第二百九十七章 惊人的真相/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梁萧雨咽了口水,说道:“在一开始的时候,大概就是罗布泊第0方面军刚成立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还没现在这么被动,相反被动的是复制人,可是经历了许多次的围剿,那些复制人的数量仿佛无穷无尽一样,让我们死伤惨重都没有攻入古城地下,可是即便在那段时期,复制人也只是采取防守的姿势,甚至我们在进攻之中,很多复制人都不忍心对我们下手!不对,不是不忍心,而是仿佛得到了某种命令一样在疯狂的克制自己,所以在那段时期的局势异常的怪异。在进攻前期,我们可谓是异常的顺利,说是势如破竹也不为过,可是一到复制人的防线即将崩溃的时候,它们才会采取反击!所以那段时期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复制人在当时也许只是为了……自保!”

“自保?!”我愣了一下,随后竟然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那些复制人暴虐,无情,可以说是反人类反生物的杀人机器,可如今梁萧雨竟然说他们当时仅仅在自保,所以我有种三观被颠覆的感觉。

犹豫了一会后,我看着梁萧雨小心翼翼的问道:“会不会……它们当时只是实力不够,所以为了争取时间养精蓄锐。才进行防守的呢?”

“不会的。”梁萧雨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复制人的数量因为食物这一因素,一直在维持着一个平衡,不会多的没谱,也不可能会被歼灭,再说了,如果它们仅仅只是为了争取时间的话,那么在我们进攻的时候,为什么它们都不对我们下手呢?当然了,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也就是这件事,让我对罗布泊以及罗布泊第0方面军的存在和意图产生了怀疑。”

我点了点头,接着便开始认真的倾听。

梁萧雨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在那段时间,不断有复制人派出来的使者,想要和我们的上级进行交流,可是每次它们还没接近营地,就被上级的命令给消灭了,这在当时让我感到非常疑惑,在之后的战斗中,我得知了一件让我非常惊讶和毛骨悚然的事情,因为那些复制人见派出使者没有用处,便开始派人在战斗中喊话,你知道它们说的是什么吗?”

看着梁萧雨的眼神我忽然有些不寒而栗,半饷。我咽了口水,随后摇了摇头。

梁萧雨也沉默了一会,在此期间他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复杂,有悲哀,有愤恨,但是最终他还是说了:“他们说,制作他们的人之所以会拿出双鱼玉佩,是因为双鱼玉佩在科研的过程中显现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有不少野心家想要借此力量来统治全球,甚至……统治全人类。当时复制人背后的黑手感觉到以双鱼玉佩的力量,不应该交到某个人的手中,不然强大的力量会让那个人膨胀,在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之后,那个人肯定会追求至高无上的权利。而人类,不应该屈服在某个人的脚下,然而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他接到了一个命令,命令上说让他把双鱼玉佩妥善保管起来,随后会有专人来接管,那个人感觉不能让那些野心家得逞,所以他带出玉佩潜逃了,之所以会开展第一次夜袭,是因为驻守在古城周围的军队想要清剿他,而他后来之所以会抵挡我们,是因为他怕走出去后,玉佩依旧会落在某个野心家的手里,所以他号召我们不要为了一些人的阴谋而白白送命,也让那些上级通报高层。尽快把那些幕后黑手给揪出来。”

从梁萧雨嘴里得知了这么大一个秘密的我不由遍体生寒,因为结合雷虎的情况来看,复制人当初所说的事情恐怕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真相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震惊了一会后,我才缓过神来。接着我看着梁萧雨,继续问道:“那之后的事情呢?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复制人大军会主动进攻我们?”

梁萧雨叹了口气,说道:“后来,那些喊话的复制人无一例外全被杀了,随后上级告诉我们。复制人只是为了扰乱军心所以才这样说的,刚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那些复制人可能是见喊话没有作用还是怎么滴的,过了段时间它们忽然转守为攻,而且异常的凶残。那时候我以为,复制人是阴谋败露,所以才不屑于再掩藏真面目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开始感到越来越疑惑了。因为凡是那段时期走过来的,没有退役或者申请调离的老兵,都被派往了最危险的地方执行任务,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那段时期活到现在的老兵已经屈指可数了。”

看着梁萧雨我沉默了许久,只是内心却仿佛经历了寒冬一样,因为梁萧雨的这番话里透露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之所以把这些老兵送往最危险的地方,是不是想着杀人灭口从而掩盖真相?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梁萧雨的这次行动岂不也是……

一想到这我就再也不能保持冷静了。随后我晃了晃梁萧雨的肩膀,急切的说道:“那梁哥,你现在岂不是也要……”

梁萧雨不在意的摆了摆头,随后他点上一根烟,神情坦然的说道:“我现在只为人民而战,即便真如你说的那样又如何?意义很大吗?我从小就没有父母,唯一爱过的人也嫁作了人妇,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说着,他指了指周围的那些老兵,说道:“如今还留在这里不走的。情况大概和我都差不多,其实我们已经是一群行尸走肉了,唯一坚持我们活下去的,也仅仅只是信仰罢了,死了。对我们何尝不是另一种解脱呢?”

我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正当我想无论如何,再劝劝梁萧雨的时候,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你就别劝我了,相反你应该管好你自己,你的任务我知道意味着什么,我也知道你如今非常迷茫,不知道自己坚持所做的事情是不是正确的,可是我要告诉你,你正在做的事情无比的正确,因为我们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国家。只是为了人民,只是为了这面我们先辈用血染红的国旗!”

说罢,他想了想,扔给我一根烟后继续说道:“小子,你可要好好活着,我的心愿还等着你来给我实现呢,不过老子预感一向很准,我感觉,你能解决并活着走出罗布泊。”

看着梁萧雨那坚定的脸庞,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劝说他的打算。只是见他提起预感这个东西,我不禁多看了他一眼,问道:“那梁哥,既然你的预感这么准,那你知道你的心愿最后是个什么结果吗?”

梁萧雨愣了一些。接着他弹了弹烟灰,脸上略显哀伤的说道:“有些事情,即便你知道结果如何,但还是忍不住去做,难道不是吗?”

“何况。”他咂了咂嘴。说道:“我希望这个预感是错误的。”

看着梁萧雨的那张脸我的心口有些发闷,于是我将目光转向了窗外,想要借机分散注意力,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愣住了。

因为在我视野里的整片土地颜色都是暗红的。而且遍地是白骨,密集的仿佛下了雪一样,我情不自禁的打开窗子想要仔细看清楚一点,结果刚一打开窗子,从外面飘来的腥臭味浓烈的差点让我昏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