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地狱的恶鬼/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我差点被熏晕过去的时候,身旁的梁萧雨猛地一把拉开我,随后他把车窗给关闭,扭头冲我说道:“你不要命了?”

我坐在地上缓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接着我下意识的冲窗外看了半饷心里才恍然大悟,这里的战争进行了这么久,那大地恐怕就是被鲜血染红的!

想到这我心里有一些庆幸,因为这么多的腐肉被阳光暴晒。形成的瘴气足以让人致命!要不是梁萧雨及时把窗户关上,恐怕我就要在医院躺上个几天了。

梁萧雨看了我一眼,随后无奈的从装甲车里的一个工具箱里掏出了一个防毒面具,这时我才注意到在车外的那些老兵当进入到这个区域的时候,都把随身携带的防毒面具给戴到了头上,这让我不禁有些惊奇,因为我不知道那数万复制人是不是也如他们一样,需要佩戴防毒面具呢?如果是的话,那么此行的成功率便会大上不少,因为我们完全可以凭借佩戴相同的防毒面具而混入古城地下,当然如果反之,那么就糟糕了……

听到我的疑惑梁萧雨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复制人体质有些怪异,因为他们能不断的适应周边的环境,例如战争初期我们曾使用毒气弹,刚开始的效果确实很理想,只是越往后,毒气弹的效果就越差,最后那些复制人甚至免疫了各类毒气弹,这些瘴气也是一样的,复制人同样能够免疫。”

“当然了,你也不要太过悲观。”可能是看到我的脸色不对,梁萧雨从兜里掏出两板非常奇怪的药丸,递给我后解释道:“这是为你们专门研制的防瘴气药丸,虽然不能完全让你们免疫,但是晚上休息的时候佩戴防毒面具,白天行动的时候把药丸置放于舌下,这样就可以防止昏迷了,当然了,那股味道还是非常难闻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有药物可以防范我的心里才猛地一松,因为我就是怕大白天的行动还得戴上防毒面具,那在复制人眼里和靶子有什么两样?随后我把药丸和防毒气面具放好后,刚准备在问一些问题,梁萧雨就指了指窗外,神情严肃道:“前面就是战区了。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谈,但是现在没时间了,你在里面坐好,我出去指挥战斗。”

说罢,他抄起一具防毒面具佩戴好后,才打开天窗钻了出去,我张了张嘴。放弃了劝说他留下来的打算,只是看着窗外那些原本异常懒散,但是此刻却犹如利剑出鞘一般的老兵,我有种想和他们并肩作战的冲动。只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我的战场不在这里。

叹了口气后,我将目光转向窗外,发现远处的地平线上腾起了一股沙龙,不时还有炮弹落地的轰隆声传来,让坐在装甲车里面的我也能感受到脚下的波动,当即将靠近那里的时候,身旁的装甲车忽然打出了一发信号弹。那信号弹拖着滚滚红烟飞上天空,犹如一条蜿蜒的火龙一样显眼。

正当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的时候,从我背后的某个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接着我听到头顶的天空传来了一阵阵气啸声,因为视野问题所以我看不到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所以我索性钻到了副驾驶座上,这才看到面前的天空出现了一条条白线,只是这些白线跟导弹和飞机的气流线相比要更细一点!

那几十道不明物体越过我的视线,接着砸到了远处的地平线上,随后只见远处腾起几十朵小型蘑菇云,身旁的驾驶员看了我一眼,笑道:“203毫米榴弹炮,虽然因为不适合现代战争所以前些年放弃研制了,不过当时还是生产了几十门,这玩意应付复制人还是挺自如的,所以全拉到这里来了。”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论这种榴弹炮实不实用,但是就这种威力还真是让人着迷呀……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还是给予了我极大的震撼,因为只听一阵蜂鸣声的传来,身后的天空出现了无数拖着火尾的火箭炮。这些火箭炮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飞过我的头顶,随后砸向了远处的地平线上,一时间本就黄沙滚滚的远方此刻更是汹涌,腾起的黄沙几乎遮蔽住了半边的天空。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胃菜。因为罗布泊这几天可能要迎来‘雨季’,所以天空上还是有不少的浮云,然而只听布满了整个天空的发动机的轰鸣声传来,从远处的云朵中忽然钻出了一些小黑点。这些小黑点数量极多,它们彼此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方阵,犹如一朵黑云一样向远处压了过去。

我目送轰炸机群飞向另一个方向之后迟迟不肯收回眼神,因为战争的力量不仅让我感到兴奋。还让我从骨子里对它产生了一种敬畏……

然而我这个呆没能发多久,因为从我们行驶方向的远处,已经能陆陆续续的听到机枪声和坦克炮的轰鸣了,这让我内心一紧。因为我意识到,自己距离前线已经不是很远了。

随后没走多远,从黄沙中就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一些小黑点,根据它们的轮廓来看,应该是坦克和装甲车组成的集群!

看到这一幕身旁的驾驶员脸色也不禁凝重起来,随后他踩尽油门,整支车队开始缓缓改变阵型,最后逐渐变成了箭头模样,而我和金大发,墨兰以及宋云鹏乘坐的四辆装甲车,被坦克和武装装甲车给牢牢保卫在了最中间。

随着距离前方的友军越来越近,事先准备的计划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只见友军从中间分开了一条道路,让我们得以从中间穿插过去,而离近之后我也发现,此时的战事可谓进行的异常的激烈,虽然不知道友军推进了多少的距离,但是我们周边已经满是复制人的尸体了,而且因为所用的口径不同,这些复制人要么被打成了筛子,要么身体被打成了几段,整个罗布泊的大地都被他们流出的鲜血给染的血红了,一时间,我仿佛进入了地狱浮屠一般……

看着那些残肢断臂,即便装甲车的密封性很好,可是在心理的作用下我仿佛还是能闻到那股血猩味,之前我不是没有见到过尸体,可是这种成千上万遍地尸骸的场景还是让我胃里一阵翻腾。不用看,我都能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煞白……

当我们终于抵达前线,开进了友军给我们让出的道路时,我也终于第一次得见前线是种什么场景了,因为后方的炮兵不再炮击,所以面前的黄沙已经小了许多,所以我隐隐能看到远处的黄沙里有无数攒涌的人头,他们绝大部分都是一型复制人。所以赤裸的身体上满是暗红色的泥泞,虽然身边的同伴不断的倒下,可是他们的双眼中依旧满是暴虐的怒火和让人毛骨悚然的怨气,他们嘴里发出一阵阵让人寒毛炸立的吼叫声一边悍不畏死的向军队组成的钢铁防线冲击而来,只是在那航向机枪和步枪组成的火力网上,他们成批成群的涌上来,又成批成群的倒下……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得以在白天看见这群复制人,所以我内心的震撼也是无法言说的,总之,看着这群犹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我引流第一次对此行的成功于否感觉到了心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