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断后/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他们的这种做法在要求达成任务的时候也无可厚非,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是我心里隐隐的还是有些不舒服,因为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冰凉无情的战争机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和复制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震撼了许久,也推翻了我之前的看法,因为就在军队奋力抵抗的时候,从复制人群中忽然窜出来了一个二型复制人,他手拿手榴弹,想要做掉机枪手后把手榴弹给扔进去。但是当他跳到坦克上,拉开手榴弹的保险环时,那个航向机枪手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机枪,接着他纵身一跃,把还没来得及把手榴弹扔进坦克里的二型复制人给牢牢抱住,接着二人身形一个不稳,摔下坦克后没过多久,身后的黑暗里便轰的一声传来爆炸的轰鸣声。

那个航向机枪手的举动让我愣了许久许久,因为我此刻才明白之前那些看似冷漠的老兵其实并不冷漠,只是他们知道,他们身处的这里是罗布泊,而他们正经历着一场战争,尤其是,他们还执行着一个不能失败的计划。

身旁的驾驶员也看到了这一幕,随后他沉默了许久许久,连嘴上的香烟都燃烧殆尽,最后一截烟灰落在他的衣领上,他才缓缓把烟屁股扔在地上,过了会,他扭头对我说道:“你知道,那个宋长官宋金刚为什么会这么被我们尊重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很老实的摇了摇头,因为宋金刚身上有太多的疑点了,比如为什么他军衔明明只是上士,却是一个加强营的营长,之前我曾经以为他是某个二代,但是他的年龄又粉碎了我的这个猜测,而和他同期的梁萧雨,此刻军衔更是已经升至了上校,而且他的性格,他的行为都让我感到了深深地好奇。

那个驾驶员大叔笑了笑,随后讲解道:“宋金刚刚参军的时候,有个同乡好友和他一起参军了,二人的关系异常的好,可以说从小就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参军后,二人进了同一个部队,同一个营,同一个连,又都从小兵做到了班长,后来又都参加选招来到了罗布泊第0方面军,当时二人还约定,要一起当团长,要一起当将军,后来一次任务中。宋金刚的那个朋友为了救他而殉职了,而那次任务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宋金刚守夜的时候打了一个盹,结果就是那一会的时间,让几个复制人潜进了营地,他的那个朋友夜间刚好上厕所,结果发现复制人想要暗杀他的发小后立马跑过来想要救他,二人经过一番搏斗后本来就要取胜了,但是他的那个发小替宋金刚挡了最致命的一刀,所以宋金刚活下来了。而他的那个发小却死了,之后宋金刚犯起了牛脾气,虽然他在多次的任务中表现优良,军中的资历也已经足够了,最重要的是。宋金刚这个人很有指挥才能,深受师长的喜爱,本来可以平步青云的,但是他官至营长后就说什么不肯再晋升了,说什么他和他的发小约定好了,要一起当团长,要一起当将军,如今他的发小已经死了,所以他也不肯再晋升了,因为他怕地下的兄弟没面子。”

说着。他颇为感慨的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按理说,他这个军衔在我们罗布泊这边连个连长都混不到的,可是因为他的本事大,师长也很喜欢他,所以他就成了罗布泊军方的一朵奇葩,明明只是一个上士,却带着一个兵力足以和主力团抗衡的加强营,但是也没人不服他,相反,大家还都很佩服他,其实说句实在话,以他的本事和资历,如果不犯倔脾气的话,现在最少也能混个少将当当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竟然有些哑口无言,沉默了半饷后,我问道:“宋营长也太倔了吧?他要是真能当个将军,那他的兄弟在九泉之下应该会感到很欣慰才对呀。”

“谁说不是呢。”那个驾驶员大叔抽了根烟,说道:“其实在这里的人呀。或多或少都有些倔脾气,就比如我们呀,每个人其实都很倔,属于那种宁死不拖队友后腿的人,而且就如我们营长所说的一样。其实死这玩意,对于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我沉默了一会,接着点了点头,但是听到驾驶员大叔这样说我的心里却有些难受,随后我将目光转到窗外想要借此分散注意力。却发现此刻外面的夜色已经很浓了,除了车灯照耀的地方外,说是伸手不见五指都很恰当。

所以我打开手表,想要看看空降小队那边的状况如何,但是只见手表的荧幕上。我们车队的周围有许多的小红点,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红点里面,还有十几个移动速度明显比周围红点快上一截的复制人!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二型复制人!一想到夜幕之下。二型复制人袭击装甲营的后果我就全身有些发麻,于是我打开车队的公众频道,在里面说出十几个二型复制人夜袭的消息,只见顷刻间,那些坦克装甲车上面的夜照灯就向周围打了过去。但我发现的还是太晚了,只听复制人群里传来了几声枪响,接着坦克和装甲车的夜照灯就熄灭了几盏!

这仿佛只是一个开始一样,黑暗中不断有枪响从四面八方传来,这让装甲营车辆上的照明灯一盏盏的破灭,渐渐的,我身边的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见状我连忙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夜视仪后向四周看了过去,结果我发现,在黑暗中有十几道身影犹如鬼魅一样在各个车辆上来回跳动,他们手持军刀每一次挥下,就会让一名老兵的脖颈喷洒鲜血,那些鲜血在夜视仪下是格外的醒目,格外的刺眼,甚至每倒下一名老兵,都犹如在我的心口上狠狠的捅下了一刀!

那些老兵,在临死的最后一刻都没有惨叫,只是发出一声闷响,这其中的原因无非是不想影响战友们的情绪!

于是我抄起手中的步枪,刚想打开车窗还击的时候,身旁的驾驶员大叔就一把拉住了我,随后压低音量道:“你不要命了?有夜视仪你就能打的中他们?!你的任务比我们艰难的多,如果你死在了这里,那我们的死就毫无意义,毫无价值了!你懂吗?!”

听到这满含怒火的声音我愣了一下,接着我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哭了出来,因为这实在是太无力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屠戮,却无法做出什么实质性有帮助的举动。

“喂……喂,我是梁萧雨。”

公共频道上,梁萧雨好似受了伤,所以声音显得异常勉强,他缓了一会后,继续说道:“除了运送作战人员的车辆之外,所有人下车帮他们拖延时间!”

说罢。他咂了咂嘴,轻笑一声,道:“老兄弟们,我们到站了。”

梁萧雨的话让我的喉咙哽哽的,半饷,在公共频道中忽然传来了许多声轻笑,这笑声里充满了解脱,也充满了无奈。

“营长,很高兴能和你共事。”

“是呀……打了七八年的仗,终于能好好歇歇了!”

“这里是012号坦克。我这里还有三枚手榴弹,子弹打完了可以向我这边靠拢。”

“哈哈!秦白天,你特娘的可真是个怂蛋!子弹没了老子可以用牙咬!”

“是呀,老……”

……………………

听到公众频道里的欢声笑语,我鼻子一酸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些老兵,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在得到解脱的时候,才终于露出了当年的笑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