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浩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伙子,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

听到声音我扭头看了驾驶员大叔一眼,只见此刻他的泪水流满了脸庞,但他依旧倔强的笑了一声,随后叼着被泪打湿的烟,埋怨道:“营长这人,怎么尽把苦差事交给我呀。”

说罢,他就和另外三辆装甲车一起。沿着从前方车辆让开的一条通道冲了出去,我愣愣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此刻身后的黑暗里,不时有车辆爆炸,在黑夜里掀起一朵火云,我仿佛还能听到,身后那群老兵在面对死亡时,发出的那肆无忌惮的狂笑声……

“初三……”小队频道里,忽然传来了金大发那沉闷的声音:“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解决罗布泊的事情。”

说罢,他咂了咂嘴,添了一句:“这次我不止为了江夏和江思越,也不再为了江家的隐患。我只想……让他们走的舒心点。”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我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在小队频道里轻轻的说了一声好。

因为怕吸引目标,所以我们这四辆装甲车全部熄灭了车头灯。再开了一会后,身旁的驾驶员大叔把我的背包扔给我,接着说道:“里面有伪装布,虽然在黑夜里即便不用伪装布也能避开一型复制人。但是二型复制人的夜视能力还是很强的,所以等下你把那玩意披上然后给老子滚下车,不作死的话,这个晚上你们应该能熬过去。”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接着我把灰黄色的伪装布固定在身上,然后戴上了防毒面具,这时我忍不住看了驾驶员大叔一眼,问道:“大叔……我们走了那你呢?”

驾驶员大叔回头撇了我一眼,说道:“你们走了,我就回去和营长他们汇合了,毕竟当战友当了大半辈子,临走怎么说也得送送他,营长这个人爱面子,我们得下去给他撑场面。”

说罢,他看我还想劝说他,就挥了挥手。笑道:“别劝我了,管好你自己吧,罗布泊晚上的气温很冷,你自己注意一点吧。”

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毕竟就算他们几个听了我的劝说,就凭这四辆装甲车也跑不到友方的防线里,与其窝囊的死在半途。不如让他们的归宿好一点。

驾驶员大叔见状拿起对讲机,在公众频道里说道:“这里的位置差不多了,可以把他们放下去了。”

说罢,他指了指我的副驾驶车门。笑骂道:“小子,不用我请你下去了吧?”

我深深的看了驾驶员大叔一眼,无论如何,这样的人都应该被人铭记,犹豫了一会后,我问道:“大叔,您叫什么?”

驾驶员大叔一愣,好似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半饷他笑了笑,说道:“我叫秦东海,初三,珍重。”

我把这个名字念叨了两句,接着向他说了声秦大叔珍重后,便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毅然决然的跳了下去。

一瞬间,我因为速度和惯力的原因在地面上重重的摔了一下,没等我从全身的剧痛中缓过神来,身子便又在地面上打了几个滚,当我的身子终于在某一处停下来后,我忍住剧痛把身上的伪装布盖在了地上,并且咬着牙。不敢发出一点声息。

因为二型复制人因为完美继承了江夏的战斗能力,所以即便在黑夜里的一点声息,他都能敏锐的察觉到,而在这种环境下。被发现,无疑就是死路一条了。

可能是考虑到罗布泊的气候原因,所以我身上的这块伪装布异常的厚重,甚至可以说是保暖效果非常好。而且伪装布的侧面有几个通风口,这让宽大的它即能完美覆盖住我的身体,我也不用为缺氧而担心。

因为以上几点的原因,我打开定位手表看了一眼,发现金大发宋云鹏和墨兰离我的距离不是很远,但是因为怕二型复制人察觉,所以谁也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

见状我干脆看了一下空降小队那边的情况,只是当我数了数那边绿点的数量之后。我发现那些绿点竟然只剩下四十多个的数量了!不过还好,这些绿点在我数的期间并没有再熄灭,如果运气好的话,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应该还有三十左右的人能够存活。

就在我心里暗自放松的时候,从手表屏幕里忽然有几个移动速度异常快的红点向我们这里袭来,这让我内心一紧,我知道。之前被梁萧雨他们拖延住的二型复制人,此刻已经追上了我们,此刻我只能祈求伪装布能够骗过他们的眼睛!

在二型复制人赶到这里之前,我把手表关掉以节省电源。并尽量把身体摊平以让伪装布看起来没那么鼓,当我做好这一切的时候,从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暗自咬紧牙关,想让他们越过我们继续追。但是没想到那阵脚步声跑到我们周围后,居然一反常态的停了下来。

随后便有几个人在四周到处走动,半饷,我听到了江夏复制人的声音:“那几辆装甲车的轨迹到这里时明显转了一下。看来他们就在周围了。”

“嗯,你看这里,有人体从车上滚到地下的痕迹。”

二型复制人的话语让我浑身寒毛一炸,因为他们只要延寻这些痕迹,岂不是就能找到我们了。

接下来他们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四周来回的走动,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犹如等待审判的犯人一样。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因为他们如果真的根据轨迹来找我们,那我们此刻无疑是已经被揪出来了,那么,眼前的这一幕又该如何解释呢?

正当我不解的时候,耳边忽然听到了一阵风声,就是这风声吹散了我的疑惑。因为在罗布泊地势平坦,而且昼夜温差也非常大,属于白天炎热,夜晚寒冷多风的环境。在这里身体留下来的痕迹,不用过多久就会被风吹的消散殆尽,刚刚那些复制人之所以这样说,也多半想打心理攻势罢了。

“这几个地老鼠藏的还真好呀。”

“是呀。也不知道人类那边派他们这群废物干嘛。”

“刚刚那一群军人不错,貌似有个叫秦东海的,我咬断了他的十根手指头,那货硬是连哼都没哼一声。”

见我们不出来,那群复制人便开始打起了心理攻势,尤其是听到秦东海的事情,我那一刻心里燃起了滔天的怒火,甚至想掀开伪装布,冲着那群畜牲开一梭子的枪。

但是我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在没有灾血的情况下,我面对二型复制人和待宰的绵羊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这样做还有可能把金大发和墨兰引出来,所以我只能紧咬牙关,疯狂的克制自己。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松开牙齿发现嘴里一甜,细细品位才发现那是血液,最终我只能默默的把这些血咽进肚子里,并发誓一定要找到双鱼玉佩,然后把这群畜牲给人道消灭。

也就是在这一刻,我开始怀疑此行的计划目标了,因为军方给我的计划是要把双鱼玉佩给带出来,但是结合梁萧雨透露给我的消息,我深深的怀疑如果听从他们的话,那么如果这件东西落入了野心家的手里,那么对于国家,对于世界都是一场浩劫。

一群没有武器,只能依靠艰难缴获的复制人都能把国家逼到这种程度,如果某个野心家得到双鱼玉佩,给复制人再配备充足顶尖的武器装备,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那将是一场人类文明的浩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