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古城的真实身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了会,我决定在找到双鱼玉佩之后,要么把它藏在一个永远没人能找到的地方,要么把它给毁掉,无论如何,它都不能再重回世间了,因为,这是不属于这个纬度的东西,就比如潘多拉魔盒一样,一但打开,那么灾难就会降临世间。

想到这,我就把双鱼玉佩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去,毕竟现在连小命都快不保了,那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想别的事情。

接下来的时间我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到了四周的二型复制人身上去了。但是我发现他们一直在我们身边徘徊,有种要守上一夜的感觉,这让我不禁暗自叫苦,因为在原定的计划里,我们是要佩戴夜视仪,然后在雷达手表的帮助下在夜晚伺机潜入古城地下的,可是复制人如果要在这里守上一夜,那我们夜晚肯定就不能行动了,白天也得窝在这里一动不动,那滋味肯定无比痛苦。

“走吧,他们有可能已经向圣城而去了,毕竟这群老鼠只敢在夜间活动。”

“嗯,行。”

就在我心里暗自焦急的时候,那群复制人忽然要放弃我们所处的位置。向更深的地方搜捕,这让我心里暗喜,接着耳边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声音已经渐渐远离了我们。

当脚步声再也听不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想要起来,但是出于警惕之心,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想先用雷达手表看一看,当我打开雷达手表的时候,我赫然发现四周有五个红点一动不动的在守株待兔,这让我浑身起了一层冷汗,心里暗骂二型复制人鸡贼,如果不是有雷达手表的话,那么我此刻还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关掉手表后。我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如今的情形已经很明朗了,那群复制人就是想要和我们打一场毅力战。

然而趴久了,我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因为罗布泊地面多数都是碎石,所以趴一会没什么,但长时间趴在地上的话,全身麻木不说,还有一股刺痛感,而且因为防毒面具不怎么通风,长时间佩戴还会很闷,如此之下,我感觉心里非常的毛燥,有种不顾一切的跳起来大吼一通的冲动。

这个冲动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我知道,这次做的唯一下场就是,被二型复制人捉住并且送往古城。

虽然在咬牙忍耐,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周围的气温也逐渐变的越来越低,即便有伪装布的存在,寒气也从地面向我侵袭而来,那些尖锐的碎石,此刻也越来越冰,我只感觉身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就连意识也渐渐模糊……

就这样,我竟然在这种环境下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醒来的那一刻我下意识的想活动下身体,但是这一年来锻炼的敏锐感觉还是瞬间制止住了我的这种行为,缓过神来后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幸好睡觉的时候没折腾出什么动静,不然凭借二型复制人敏锐的直觉,我此刻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

虚惊一场后我连忙打开了雷达手表,在屏幕上我发现。那五个二型复制人依旧徘徊在周围寻找我们,而金大发和墨兰他们也暂时没被发现,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高温席卷大地让我犹如一块放置在铁板上的鱿鱼一样,但即便这样,我也咬牙坚持了两个小时,一直到中午十二点,那五个二型复制人骂了几句后,就向腹地疾驰而去。

等他们走远后,周围已经没有复制人的踪影了,大部分的复制人要么在外围组织防线,要么在空降地点搜寻其他幸存者的身影,通过雷达我数了一会,发现幸存的空降小队已经只有二十出头了。

见周围没有复制人了。我连忙掀开伪装布站了起来,在我站起身的那一刻,金大发和墨兰他们也连忙站了起来,尤其是金大发,此刻他狂拍着后背,嘴里依依不饶的骂道:“我真是造了孽了,那几个鳖孙子也忒特么有耐心了吧。我这背都快被烤熟了,初三!你帮我看看后背有没有烫伤的痕迹。”

金大发一掀开上衣,连我都有些不忍直视了,因为他的后背满是尖锐石子长期戳刺的痕迹,这些痕迹密密麻麻而且还已经紫了,让我这个密集恐惧症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背后也是这样子的,我就有种想骂娘的冲动,毕竟如果换作一般的人,在这里被蹲守半天,肯定早就没命了。

缓了一会后,宋云鹏打开手表看了一眼,说道:“这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复制人了,我们趁这会赶紧赶路吧。”

我点了点头,把防毒面罩脱下后。便从包里取出了梁萧雨送给我的药丸,掰开一粒放到舌头下面的时候,我感觉从嘴里升起了一股寒气,这寒气从嘴里一直冲到鼻子里和喉咙眼,让我不禁有些憋气,但是因为犹如纯薄荷一样太过冰凉,所以我的鼻子都有些麻木了。

这样一来,那些瘴气的味道自然小了许多,再加上药物的因素,所以我即便还是很难受,但是也达到了可以勉强忍受的程度。

宋云鹏自己也用了一枚后,便扭头冲我们说道:“因为二型复制人的嗅觉非常的敏锐,所以一旦发现二型复制人接近我们,便要立马把药丸吞进肚子里面,而且尽量放缓呼吸的节奏。”

虽然很麻烦,但是为了小命着想我还是点了点头,接着来我们都关掉了雷达手表,只留下了宋云鹏的那一只,金大发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情形后,咂舌道:“我的天呀,空降小队那边损失的人员也太严重了吧。按照这个情形,恐怕有没有能靠近古城都不好说呀。”

墨兰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个时候除了总参和那些特种队友之外,已经没有洛阳的土夫子想要继续行动了,因为他们根据雷达手表也能看得出来,我们和他们行动方向不一样,一旦知道自己是炮灰之后。他们肯定就会愤恨,会不满,到时候不反水就不错了。”

“不会的。”宋云鹏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后,笑道:“除了我们之外,我在其他人的手表上都做了手脚,他们只能看得到其他人的位置,却看不到我们的位置。我们对于他们来说,是‘隐形人’。”

金大发愣了一下,接着他警惕的看着宋云鹏,语气不善的说道:“宋云鹏,你该不会在我们的手表上也做了手脚吧,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真的动了手脚的话。那这破手表我们不要了,这任务也由我们三个人去完成,至于你,该去那边玩就去那边玩吧。”

宋云鹏愣了一下,接着他苦笑一声,说道:“放心吧,你们才是解决罗布泊梦魇的希望,我是不会对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毕竟我们也算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金大发点了点头,面上的表情虽然放松了不少,但眼里还是充满了警惕。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暂且不说宋云鹏这样做对不对。只是他对自己人的手表都做手脚,那也太不择手段了点吧,在我的心里,宋云鹏的危险等级又上了一个层次。

走了一会后,身旁自从来时就没怎么说过话的墨兰忽然抬起头,对着前面的宋云鹏问道:“宋云鹏,来到这里都已经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肯告诉我们古城的详细资料吗?自从上世纪淘金者癫狂之后,军方开始在这里驻军,那就表示军方肯定知道了些什么,连军方都知道的事情,你可别告诉我你们总参不知道呀,如今正如你所说,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那你如今是不是应该坦诚相见的和我们聊一聊了。”

墨兰的话让我为之一愣,之前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是因为西域三十六国太多,其中还有不少无名的小城,所以一些古城遗迹一时间鉴别不出真实来历也是很寻常的事情,毕竟不是所有古城都如楼兰和精绝那样出名的,之前宋云鹏没有跟我说。所以我也就当他不知道了,可是如今墨兰猛一提问,顿时我心里早就埋下的疑惑种子瞬间就生根发芽了。

见我和墨兰已经金大发都停住了脚步,宋云鹏一个人在前面站了会,沉默了半天,他忽然转过身来看着我们,说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关于这个古城我们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而你既然这么问了,那我肯定会把知道的东西全部说出来,至于信不信,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墨兰点了点头,用清冷的嗓音说道:“没事你说,至于信不信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了。”

宋云鹏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从前西域有条河名为注宾河,这条注宾河途经墨山国南,又东经注宾国南,最后又东经楼兰而东注,这其中有一个古国,根据记载和地理位置判断,应该就是我们所发现的那座古国。那古国的名字,和注宾河差不多,叫注宾国。”

说罢,他咂了咂嘴,继续解释道:“这注宾国和楼兰差不多,它处于丝绸之路东西和南北交通要道的十字路口上,因为繁华的贸易所以国内十分繁荣,可是跟楼兰一样,它的繁华犹如空中楼阁一样,在一夜之间,这个曾经繁荣的国度便犹如滴在沙漠中的一滴水一样消失殆尽,连留下来的史料和典籍都非常的少,如果不是一本默默无闻的古籍《注水经》的话,那么恐怕都没人知道这个国度曾经存在过。只是根据《注水经》上的记载来看,这个注宾国虽然繁华昌盛,但是也没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按照常理来看,是不可能会出现第十一纬度这种超越人类理解的东西,说实在的,双鱼玉佩和注宾国一直是一个迷团。连我们总参都知之甚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国度里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具体是什么秘密,恐怕要等我们亲自进去之后,才能得以解答。”

听完后,我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因为能出产双鱼玉佩的地方,居然是个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要知道即便是巫显,虽然在历史上同样都没能留下什么波澜,可是因为它曾经至高无上的权势,在各个古城遗迹中也有迹可寻,就比如我们曾经发现的所发神像一样,但这个注宾国,却犹如一团迷雾一样,让人根本就看不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