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帝弈/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宋云鹏的话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才重新谨慎起来,毕竟这条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通往那圣城的唯一一条道路,如果这里面没一些东西在看守的话我自己都不信。

见众人安静下来宋云鹏面色一松,随后放缓语气,说道:“这一路下来我们的夜视仪电量都已经不多了,考虑到返程所以必须要节省点使用,接下来就轮番使用夜视仪,如果遇到战斗的话再开启,你们感觉呢?”

思考了一会后我感觉宋云鹏的提议合情合理,于是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接着阵型变成了箭头阵。由宋云鹏戴着夜视仪在前方来路,而我们三个人则摸黑跟在宋云鹏的身后。

在黑暗里,要摸清周围的环境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脚下的泥土太过坚硬,所以我们只能摄手摄脚的尽量放缓自己的脚步,以免发出太大的噪音。

走了一会后,前方的宋云鹏忽然停下了脚步,随后轻声道:“别出声,你们听……”

听到宋云鹏的话我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接着只听面前的山洞里,忽然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喘息声,见状我悄悄的带上了夜视仪。随后只见在夜视仪的黑白画面里,出现了一副骇人的场景。

一个身高一米八几,两根手臂长的垂在了小脚位置,还有一双在夜视仪里明亮的有些扎眼的怪人此刻就站在我们不远处!

看着这个浑身赤裸且盯着我们一动不动的怪人我心里产生了一股悸动,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但是生物天生具备的本能让我对这个怪人暗自警惕了起来,同时我也有些疑惑,那就是宋云鹏为什么在怪人即将走到我们面前时才预警呢?通道就这么大,宋云鹏应该也不瞎呀……

“跑……”

就在我们和怪人相僵持的时候,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墨兰忽然轻声说道。她的话语让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结果发现她此刻满头大汗,浑身还止不住的在微微颤抖。

见我们都疑惑的看着她,墨兰艰难的扭头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大叫一声:“跑呀!”,就率先扭头向身后跑了过去。

如梦方醒的我连忙也跟上了墨兰的脚步,但是心里有些恐惧的同时又感到了疑惑,因为我们四个人别的不说,即便面对两个二型复制人也不至于吓得落荒而逃呀,难道这个长臂怪人真的这么厉害?

不等我多想,夜视仪里显示的前方忽然白光一闪。结果面前不远处就又出现了一个长臂怪人!这场景让我头皮一炸,因为我完全没捞出来那长臂怪人是如何出现的!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未知的恐惧,尤其是此时前有狼后有虎,局面更是危急到了不行。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墨兰并没有感到太过的诧异,她见前路出现了一个长臂怪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立马拉着我的手就又往后跑!

这时我很想推开墨兰的手,告诉她后面还有一个。但是当我回头的时候,发现身后的山洞通道里居然空无一物!短暂的惊讶后我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个真相让我内心惊讶的同时,又不禁感到了一阵绝望。

因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长臂怪人。不过那犹如鬼魅的速度却让人心生绝望,要知道即便是镇魔殿里的饿死鬼,速度也没有这个长臂怪人那么快速呀!

接下来还没等我走几步呢,面前的通道里又是白光一闪,速度快的甚至让我捕捉不到一丝行动轨迹,仿佛只是一眨眼的事情,那个长臂怪人就又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见状墨兰也明白已经跑不掉了,所以她松开我的手。拔出军刀后面色凝重的说道:“每两人一组,一前一后准备应敌,记得,要拿出你们最快的反应速度!”

金大发和宋云鹏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后也没有丝毫废话。从腰间掏出军刀和消音手枪后,就站到了我们的背后,这下我和墨兰两个人正面应对那个长臂怪人,一时间因为压力太大所以我满头大汗。几乎将前额的头发都给打湿了。

之后再反观那个长臂怪人,他见我们调整阵型后没有丝毫的动作,也不知道是没有灵智还是太过自信,总之他依旧双眼冒着精光的盯着我们,虽然没有动作但是光那给予的心理压力就让人有些忍受不住了。

僵持了一会后,见那长臂怪人没有动作我悄悄扭头看了眼墨兰,轻声问道:“这,这玩意究竟是什么?”

墨兰此刻依旧将那双凤眼死死的盯着长臂怪人。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它没有名字,因为在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在我部落的密典里,曾经有过他的记载,大概在两百多年前,我们部落人丁还没有现在那么凄凉,再加上出现了几个天才,所以那一世部落里的人对找到圣珠还是充满了信心的,但是那几个天才前辈组成队伍前往一个地方的时候,可能是遭遇了某些东西,所以几个人里。只有一个前辈重伤而归,并且回来后没几天就撒手西归了,从那次事件以后,族里的密典就多了一个禁地。”

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那个地方是……”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叹道:“虽然具体的方位没有,但地点正是罗布泊,而且那个前辈回来之后,提到了一个生物,它长臂肤白且眼若明灯并常居地下,虽然这种生物长的只是怪异了一点,但是它们力大无穷且速度举世无双,前辈一行人正是遇到了这种生物才全军覆没的,而那种生物,叫帝江……”

我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面前的长臂怪人就忽然笑了几声,那笑声犹如夜枭鸣泣一样异常凄厉,听完让人从骨子里就产生了一股寒意。

接着,那长臂怪人看了我们一眼,用晦涩难懂的中文说了一句话。虽然那中文很生涩,但我还是听懂了一点。

“不要把我们比作生物那种低等存在,我们对你们来说是神,而你们口中的帝江。是我的父辈,如今他虽然已经逝去,但也不容凡人亵渎。”

听到长臂怪人这么说,我们四人皆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过了会,墨兰看着长臂怪人警惕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长臂怪人饶有兴趣的看了墨兰一眼,说道:“我叫帝弈。凡人,你体内有一种很神奇的物质,对于我们来说还没什么,但是对于你们凡人来说,却无异于诅咒,毕竟你们弱小的肉体无法承载这种力量,最后只能崩溃,瓦解。”

墨兰沉默了一会后,忽然说道:“你自认为自己是神族,是伟大的存在,可为什么还要给复制人当做鹰犬呢?”

“鹰犬?!”帝弈愣了一下了,接着他的语气中满含怒火。说道:“不过是一个借我族圣物而猖狂的凡人罢了,你也敢把我比作他的鹰犬?!凡人,看来你们的骨子里已经遗忘了远古跪俯在我们脚下的那份荣誉感,你将会为此而付出代价!”

说罢,它身形一闪,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墨兰的身旁,接着他大手一挥,墨兰虽然本能的将军刀横在了自己的胸前,可是依旧传来卡擦一声,随后只见折钢军刀被打成了两截。

我亲眼看着墨兰被帝弈打飞出去,也亲眼看到她落在地上生死不知,就在帝弈又向我攻击的时候,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墨兰那样的下场,可是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下降了几十度一样,随后我的耳边忽然传来了战鼓的轰鸣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