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史前文明/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这阵战鼓声而来的,是那百鬼鸣泣之声,这一刻我心如死灰,因为这很显然,我应该是触动了天官印里的百鬼夜行,这样做虽然能救我一命,但却少了十年阳寿。

帝弈此刻迅速抽回双手,并且左右跳跃显然是要逃走,这让我更加绝望了,等百鬼夜行之后,帝弈如果再回来,那么还有谁能阻挡他?我们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罢了。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从空中忽然传来一个老人的大喝,那呵斥声让我浑身一震,从上到下齐齐的打了一个激灵,然而最惨的还是帝弈,只见它听到这声呵斥后浑身一震,接着吐出一口鲜血就朗朗跄跄的向前跑去。只是见那速度明显比之前慢了许多。

待帝弈跑远后,金大发跑去查看墨兰的情况,我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心里却犹如翻江倒海一样,因为如今回过神来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晕倒,头上的发丝也没有因为透支生命力而变得发白,最让我吃惊的是那一声吼声,如今仔细回味,我发现那个老人的音线和我爷爷的异常相似!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刚刚那个救我的人正是已经变成了大妖的爷爷!

其实上次爷爷在江家也帮我解过围,所以我一直坚信爷爷就在我的身旁,而如今爷爷出手更是让我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虽然之前在乐山也遭遇过各种各样的危险,但爷爷不出现肯定是想保护我,如今遭遇帝弈这样一个近乎无解的对手,爷爷知道我毫无胜算所以才断然出手的。

因为知道爷爷目前的处境,所以我没有大喊大叫的去呼唤它,而是走到金大发的身边想要看看墨兰情况如何,万幸的是。金大发在检查好墨兰的伤情后,只是得出了短暂昏迷这样一个结论。

得知墨兰并无大碍我心里一松的同时又有些害怕,要不是墨兰反应迅速把折钢军刀横在了自己的胸前,那么此刻铁定已经死了,想想帝弈那犹如鬼魅的速度和堪比铜甲尸的力量我就有些头疼,因为除了爷爷和慕容云三之外,恐怕连蔣明君都不是他的对手。

在等待墨兰醒来的期间,我跑到帝弈吐血的位置看了一眼,发现在黄土地上有一滩绿色的粘液,因为不确定是什么东西所以我不敢乱碰,而是召来金大发和宋云鹏这两个见多识广的人。

金大发见到这滩血液后愣了一下,接着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铁棍,在粘液里面翻了一下后把粘着一些绿色液体的小铁棍放到了鼻前,嗅了一会后忽然一皱眉头,说道:“这不是尸毒,也不是尸水,看起来更像是……血液?”

宋云鹏用手指也沾了一点,接着他打量片刻后忽然把手指放进了嘴里,这举动让我有些犯恶心,但是没想到宋云鹏本人很是淡定的说道:“嗯,里面的细胞活性还很大,如果没有出错的话,确实是血液,看来刚刚那个所谓的帝弈,应该是个和人类略微不同的生物。”

略微不同?听到宋云鹏的结论我不由有些咂舌,因为这那里是略微不同呀!就那速度,就那力量,如果帝弈能去参加奥运会的话,那么除了个别几个项目,他都能包圆了好嘛!

和我吐槽不同。金大发此刻沉思了许久,半饷他抬起头,看着宋云鹏说道:“老宋,我们国家貌似从古至今也没出现过这样的生物吧,而且你听他之前的话语,说双鱼玉佩也是他们族群里的圣物,要知道双鱼玉佩这种远超如今人类理解能力的神物,居然是帝弈一族的,如果帝弈族群也仅仅只是意外得来的还好,如果他们是自己创造出来的,那他们的身份岂不就是……”

金大发的话让我愣了一下,很快我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如果帝弈是属于后者的话,那么他岂不就是传说中的外星人?!

关于外星人这个东西,我心里还是相信存在的,毕竟宇宙这么大,人类不可能是孤独的,但你要是跟我说外星人就在我眼前。那么我一时半会还真的不敢相信!

可是除了这个解释之外,也没有其他的线索能给帝弈的身份一个更合理的解释了,如果说,帝弈的身份真是和我们猜想的一样的话,那凭借我们的力量,真的能与之抗衡吗?

“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宋云鹏皱眉想了一会后,摇头道:“其实,无论他是不是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把双鱼玉佩给带出来,或者说,帝弈他们到底有几块双鱼玉佩。”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苦笑道:“好吧。那我们就谈点别的,就比如帝弈说的,我们的祖先曾在远古时期跪俯在他们的脚下,那这个时间线肯定就是很久很久之前了,最起码不是原始人时代,就是黄帝所处的那个时代了。而帝弈出现在这个地方,我不认为是偶然,那也就是说,帝弈很可是当年那个所谓神族的幸存者的后裔,而注宾国下面的圣城,很可能就是帝弈一族的老巢。当年注宾国之所以会一夜之间消亡,很可能就是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事情,就比如说,这个地下古城。”

金大发的话语让我沉默了很久很久,因为这里面的含义实在是太大了,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我们即将面对的,很可能就是一个类似于亚特兰蒂斯的史前文明了,往更远点说,就是域外文明……

在这种文明面前,我们四个人连蚂蚁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粒渺小的尘埃。即便不说那个史前文明里有没有蕴藏着什么武器,就算帝弈一个人出手,没有爷爷或者蔣明君的帮助我们也撑不下来,所以这一刻我真的有些动摇了。

死不可怕,就只怕没有意义的死亡。好在我这个想法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我很快就想起了梁萧雨,江夏兄弟和那些战死的士兵们,如果我现在跑了,那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岂不都是白瞎了?

和我有一样觉悟的还有宋云鹏,在讲解了一番利害之后,金大发也只得乖乖的少数服从多数了,不过真正让他做出决定的,还是已经醒来的墨兰。

听完我们的谈话后,身边一直躺在地上休息的墨兰忽然睁开了双眼,接着她艰难的爬起身来,看着一脸激动的金大发说道:“大,大发,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过去了。其实不仅仅是为了江夏和江思越,更是为了当年在这里枉死的前辈们,他们之所以会来古城地下,很可能就是发现了什么东西,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进去看一眼,如果圣珠真的在这里,那我如果放弃会后悔一生的。”

其实看着墨兰那张倔强的脸我也非常心疼,此刻我明白了在西丘的时候,墨兰为什么会那样任性了,因为可以这样说,那枚珠子有可能在秦始皇的墓里,也有可能在一个行夫走贩的墓里面,甚至都有可能在一户人家的阴暗角落里,所以说墨兰绝望的有些病态了,有时候连我都会这样想,如果那枚珠子在这个古城里面,而墨兰最终没有坚持进去会怎么样?也许知道真相的她会后悔一生。

再者说了,那枚珠子虽然我没见过,但是听墨兰的口吻来看也不是个简单东西,很有可能就是和双鱼玉佩一样的存在,那样的东西在这个古城里面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发现,最起码,比乱找希望要大很多。

金大发面对墨兰倔强的眼神也沉默了许久,最后也只能沉默着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我们原地修整了一会,因为这条通往圣城的路普通复制人不敢过来,所以我们只需要担心帝弈的突然袭击就好了。

吃完饭喝完水又回复了下体力,我们便接着向前方走去。因为有前一次的教训,所以我们这次没有刻意节省夜视仪电量,虽然这样做电量可能支撑不了我们走出古城。但是为了安全我们也只能咬牙坚持。

不过一路上,地面上不断有一些绿色的液体洒落,可以看得出帝弈受伤不轻,而有了这条轨迹的追踪,我们也不必担心帝弈会突然袭击我们,就当我心里刚放松下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因为从很远处的洞口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熙熙攘攘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先让我们一愣,但接下来头皮却不禁有些发麻,因为要知道这是地下古城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通道,可以说是专门运兵的,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刚巧碰到了一批制作出来没多久的复制人,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想到这,我下意识的想要趴在地上伪装起来,但是身旁的宋云鹏一把将我拉了起来,轻声骂道:“你有没有脑子呀?你想被踩成肉饼吗?”

说罢,他就跑到面前的岩壁上。接着用伪装布把自己的背后给伪装了起来,在夜视仪下,我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很难发现他!

有了他的榜样,我连忙也挑了一块岩壁然后站着趴了上去,因为背后系着伪装布,所以这样正好可以把我整个人给伪装起来。

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远处的脚步声也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虽然只能听到脚步声,但是根据声音的规模来看,这一批复制人数量最起码也上千了,这个数量的复制人如果发现了我们,那我就算再长出两条腿,也逃脱不了……

当然了,如果是帝弈的话,只凭借两条腿就能很轻松的跑出罗布泊,可惜,这玩意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现实不容我多想,很快那群复制人就路过了我的身旁。听着那震耳欲聋的脚步声我别说呼吸了,恨不得连心跳也龟熄下来,不过幸好在场的二型复制人太少,而人多一杂乱肯定就会干扰二型复制人的判断,所以借此我们四个人才能逃脱复制人大军的追捕。

复制人大军经过我身边用了十多分钟,但是这十多分钟却犹如十天一样难熬,等他们走远之后,我从墙上瘫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心里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如果不是我们有伪装布的话,如果不是在场的复制人太多的话,如果不是运气好没有复制人擦到我们的话,那我们此刻是凶是吉还真的不好说!

和我一样的还有金大发,金大发这时也躺在我的身边,见复制人走远了他哆嗦着从兜里抽出半包烟,见宋云鹏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他悄悄塞给我一根,说道:“初三来,放松放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