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命运外的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要九世铜莲做什么?”墨兰盯着帝弈一脸凝重的说道。

“没什么。”帝弈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说过,我们一族的族人会受到位面的抵制,只有寻找到某些东西,才有可能逆转自身的气运,对于这方面你们比我懂,所以也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我心里一寒,因为帝弈的意思很明白了,气运这东西玄之又玄,不过气运能影响一个人最飘渺,又最重要的东西――运气。

因为帝弈被位面所排斥,所以说他是世界所憎恶之人也不为过,这样的人办任何一件事都会特倒霉,从而引发各种各样的意外,导致计划的失败。

就比如说罗布泊的复制人事件。即便双鱼玉佩的能力很强,帝弈的个人实力举世无双,可是如果运气很坏的话,那也会出现各种或大或小的意外的。

就比如拿破仑当年远征俄国的时候,因为俄国地幅辽阔天气寒冷,再加上法军的衣服扣子都是用锡打造的,而锡一旦受到极度的寒冷就会变成粉末,这样本就补给不足的法军顿时一个个袒胸露乳了,因为这种小小的纽扣,法军冻死冻伤无数,而俄国人趁机反击,致使拿破仑惨败。

关于这种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而影响了一场战争的胜负的例子不在少数,如果帝弈被世界所排斥的话,那么也是会发生这种意外的。

沉默了良久。我抬头看了眼帝弈,说道:“你应该也知道的,我们现如今也仅仅只是得到了一些线索,想要找到九世铜莲还遥遥无期。”

“没关系。”帝弈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说道:“只要你们配合我,那我就可以制作出一些以你们为本体的复制人,再加上据我所知,你们也有能得知铜莲下落的密宝,只要你们臣服于我,找到九世铜莲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看着帝弈我心里感觉有些怪怪的,但是那里怪了我却说不清楚,想了一会后,我继续问道:“罗布泊是不是有两枚双鱼玉佩?”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帝弈短暂的愣了一会,随后点头道:“没错,有时候为了避免长时间的孤寂,所以我会选择沉睡,几十年前你们的探险家发现了有穷国,随后从中带走了一瓣双鱼玉佩,虽然他们被死亡之花侵染,但是还是顺利的把双鱼玉佩给带了出去,之后有个人类又把双鱼玉佩给带了进来,也幸亏了他,我的计划才能得以实施。”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现如今看来。这双鱼玉佩是有两瓣之分,只有两瓣合二为一,才算是真正的双鱼玉佩,只是合二为一的双鱼玉佩,究竟有什么功能呢?我不禁陷入了深思。

首先,当初淘金者刚把双鱼玉佩带出来的时候,双鱼玉佩的复制能力也是有的,只是我从其中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就比如淘金人的复制者和科研人员的复制人都显得很混乱,很没有指挥。所以我推测,单片的双鱼玉佩很可能只有复制能力,而一对双鱼玉佩才能指挥复制人,当然了,这仅仅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想到这我忽然又有些疑惑。那就是当初把其中一瓣双鱼玉佩带到罗布泊的科研人员如今在那呢?而且听帝弈之前的语气来看,他似乎对那个科研人员颇为的不屑。

听到我的疑惑后,帝弈脸色有些不自然,过了会他摆了摆手,说道:“你问他干嘛?我在这里和你谈难道还不够吗?”

盯着帝弈的脸庞我有些沉默了。因为此刻我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但帝弈见我沉默还以为我在犹豫,于是他不耐烦指了指外面,威胁道:“我只是因为惜才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听你说废话。如今神罚系统已经开启了,每一枚炮弹的威力都不亚于你们口中的核武器,只要我想,我随时都能把你们所谓的第0方面军给消灭掉,之前之所以隐忍,也不过只是为了等待一个机会而已。”

“那个机会就是我们?”盯着帝弈我冷不丁的问道,随后只见帝弈面色一僵,不等他说什么,我就继续逼问道:“这一次从洛阳来的土夫子不在少数,其中不乏能力比我们更强的老前辈,那么,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呢?”

随后,我死死盯着沉默不足的帝弈,因为我心里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帝弈绝对知道些什么。

过了会,帝弈咂了咂嘴,露出一个颇为惊悚的笑容,说道:“好吧,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解释给你听好了,相信你自己也知道,你祖上曾经犯下过大罪孽,那些业果被你的祖先用风水宝穴压到了你这一代,本来你是必死的,可是有人代你而死。从命理上,你就已经逃脱了自己的命运。”

说完,他看着一脸不解的我继续解释道:“在西方,相传上帝会在每个新生儿出生的时候投掷一枚硬币,如果是正面,那这个新生儿的一生就会幸福美满,如果是反面,那这个新生儿的一生就会相当坎坷,但无论如何,他们的命运轨迹都已经被规划好了,可是也有一种概率极小的意外,那就是那枚硬币在落到地上后竖了起来,而这种新生儿,他们的命运连上帝都无法掌控,如果把世界比作是一个游戏的话。那他们就是游戏里面的漏洞,bog,而你,其实和他们是一样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谁也无法决定你的命运,从有人代你去死的那一刻起,你就站的比我们更高,也有希望去完成一些别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我需要你的这种力量。需要你这种能创造奇迹的力量。”

说着,帝弈的目光异常的炽热,犹如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样,这种目光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过了会。帝弈伸出左手,一脸诚恳的对我说道:“来吧,你和他们不同,你的存在性是奇特的,是无可比拟的,所以我邀请你,邀请你加入我们,等我成功之后,你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主宰!到时候九世铜莲我也会留给你的,在气运的加持下。你的帝位将无比的稳固!”

坦白的说,帝弈的话说的我都心动了,倒不是那个帝位有多么诱惑,而是如果双鱼玉佩能复制出以我为本体的复制人的话,那么接下来再找寻九世铜莲无疑会轻松许多,那时我就能完成我的心愿,也能让在地下的爷爷含笑九泉。

想到这,我内心竟然有些打鼓了,于是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金大发和墨兰,发现他俩都沉默不语,而宋云鹏就有些怪异了,他紧握着拳头,脸上似是异常的激动,看到我的目光他毫不畏惧的迎了上来,随后冲我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心里微微一愣。随后想起了很多很多,比如说宋金刚,梁萧雨,还有以生命护送我们进来的那群特种兵,想到这我心里有些愧疚,因为就在刚刚,我居然动摇了一下。

“我已经拿出了我最大的诚意。”见到我的目光帝弈似乎也猜到了一些东西,他看着我脸色不善的说道:“希望你能为你接下来所说的话负责。”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我抬头看了眼帝弈,随后我指了指他身后黑暗的宫殿深处。说道:“我自然会为我说的话负责,只是我是不是应该和你身后的人好好谈一谈,或者说,和你的主人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