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幕后黑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人?”帝弈愣了一下,接着他冷笑一声,说道:“事到如今你用激将法还有意义吗?我,帝弈,就是有穷国的主人!”

听到帝弈这样说我的心里有一些慌乱,因为刚刚我之所以说那句话,也仅仅只是激将法而已,如今帝弈表现的那么淡然。反而让我的心里有些没底了。

“嘟嘟嘟嘟……”

正当气氛异常尴尬的时候,金大发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异常无语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金大发干笑两声,说道:“之前老爷子没回信息我就有点着急,迫不得已才把手机打开了。”

我强忍着揍他一顿的冲动,心里想着如何跟帝弈解释,毕竟如果他发起火来,我们一行人恐怕都得栽到这里。

但帝弈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你看吧,事到如今你以为还会有什么转机吗?”

既然帝弈已经这样说了,我也就硬着头皮拿起了电话,然而我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是龙一给我发的一条信息,信息的标题则异常的醒目――小心!宋云鹏有鬼!

看到这标题我心里猛地一震。很想抬起头看一下宋云鹏,但是理智让我故作镇定的打开了信息,只是在看信息的时候我尽量避开了宋云鹏。

“初三,昨天你拜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帮你查清了,这事以前因为是总参的内部事务,所以我也没有过于探究,但是今天刻意打探之下,我发现宋云鹏有几件事情异常的可疑,一,在罗布泊的复制人出现之前,总参和军方是有明文规定的,那就是不许总参队员前往罗布泊,因为这样万一总参队员被俘虏了,那么后续的事物就会很难处理了,可是自从宋云鹏上位之后,罗布泊不许总参队员执行任务的条规被迅速打破,而且在十五年前,宋云鹏曾经去过一趟罗布泊,并且在其中失踪了好几天,最后虽然返回总参了。但是被严格看押了几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把他放出来了,但是你也一定要小心!尤其是你说你曾经捡到过一枚勋章上面有云字,根据我的了解来看,一般勋章上面所刻的那个字中都会截取受勋者名字其中的一个字,所以那个人也有可能是宋云鹏。”

看到这我心里已经凉了半截了,因为宋云鹏前前后后的表现如今结合这条短信都变得无比可疑了起来,甚至我已经怀疑了。宋云鹏带我们来中央皇宫,是不是就抱着想要坑我们的打算呢?

“怎,怎么了?”金大发看着我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于是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我拉着墨兰和金大发跑开了一段距离,随后把手机扔给了一脸沉默的宋云鹏,问道:“解释下,这是什么意思?”

宋云鹏打开手机瞄了两眼。接着他看着我脸色有些似笑非笑的说道:“终于被你们发现了?”

“宋云鹏你特么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金大发就冲着宋云鹏吼道。

“什么意思?”宋云鹏歪了歪脑袋,看着金大发反问道:“如你们所想的一样,我确实是复制人。不好意思呀,现在才告诉你们。”

“卧槽!”金大发愣了一下,接着他盯着宋云鹏破口大骂道:“老子一早就看出你个王八羔子有些不对劲了!亏初三一直维护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之前你和我们说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宋云鹏笑眯眯的看着发飙的金大发,说道:“不然呢?我要是不那么说的话你们会相信我吗?兵者,诡道也,你们既然输了,那就要愿赌服输!再说了,主人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何苦再苦苦挣扎呢?”

说罢,他就将身体转向身后的黑暗,恭敬道:“恭迎吾主。”

看到这一幕我愣了。就连帝弈也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后大殿深处的黑暗里寂静了好久,过了会,才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当这阵脚步声走到我们面前不远处的时候。我才发现来人身穿一袭白色的工作服,只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那身工作服已经变成了暗黄色的了,再加上年事已高。所以他驼着背,满面泥垢的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零二,你也太过毛躁了吧?”来人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有些不满的看着宋云鹏。说道。

宋云鹏毕恭毕敬的跪伏在了那人的身前,说道:“时隔多年,我实在是太想念吾主了,所以这才……”

“罢了!”来人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接着他转身看向我,微微一笑道:“鄙人宋云鹏,小友幸会了。”

“宋云鹏!”看着这个衰老的似迟暮老人的宋云鹏我愣了一下,随后指着明显年轻很多的中年宋云鹏问道:“你是宋云鹏。那他呢?他是谁?”

“他是我的复制人。”宋云鹏笑了笑,说道:“因为是第二个,所以你们叫他零二就行了。”

“不对。”

看着宋云鹏和零二的面容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因为二人的相貌实在是太不相同了,要知道双鱼玉佩能把一个人的实力和外貌完美的复制下来,就比如曾经被重度烧伤的江夏一样,以江夏为本体制作出来的复制人也是严重烧伤的那种,甚至可以说是外貌不差一丝一毫!

听到我的疑惑宋云鹏犹如夜枭一样干笑了两声。说道:“我要是和他一模一样,他又如何能混入总参呢?”

我沉默了,毕竟以现今的科技来说,想要改变一个人的面貌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些绝望了,之前我看到宋云鹏的所作所为和言行举止还是比较相信他这个人的,但是没想到最后反水甚至一路诱拐我们又到这里的那个人恰恰是他,也就是我太相信他了。所以才会连累墨兰和金大发二人,一想到这,我就满心的悔恨。

“初三,你别太过自责了。谁让他的演技太好了,这样的人怎么不去当演员呢?”金大发说着就唾了一口,接着他将目光转向了宋云鹏,继续说道:“前辈呀。当年你也是无奈才携带双鱼玉佩潜逃到罗布泊的,所以您也应该是一位心怀天下的人,可是如今为什么会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计划呢?要知道战争的车轮一启,受苦的实在是百姓呀!”

“况且……”说完他看了眼外面。继续说道:“以您目前的实力,即便有神罚系统也不一定能把成吉思汗当初未完成的事情给完成了呀!”

满面泥垢于沧桑的宋云鹏沉默了许久,接着他指着自己猩红的双眼对着金大发恶狠狠的说道:“看到我的眼睛了嘛?!当初我确实!是想让天下避免纷争,所以我不惜抛妻弃子的携带双鱼玉佩潜逃到这里。刚开始!我对你们那些士兵不忍心下手,是为了自保才反击的!我也挣扎过!可是呢?根本就没人理我!他们只是一群被命令给蒙蔽的蠢猪!然而世界上到处都是这种被上位者奴役的蠢猪,而我必须要解救他们!”

说着,宋云鹏满脸激动的指着天空。吼道:“可是这个世界存在的阶级制度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所以我必须通过一场战争!来改变世间的规则!你想想,那一次改革不是在尸山血海中完成的?商鞅变法踏着多少人的尸骨,把秦国培养成了战国第一强国,就是因为这个!秦国才能扫六合而吞八荒!所以。一切的梦想都需要鲜血去灌溉!当它花开之时,将香飘十里艳惊四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