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绝路/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云鹏面色一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直在他背后潜伏的零二就忽然拿着手中的军刀一刀捅向了面前的宋云鹏。

然而宋云鹏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失措,他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嘲笑的笑容来,随后从身旁铁柱下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枪响,那零二浑身一颤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在了地上。

“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小心思?”宋云鹏笑着走到了零二的面前,看着一脸不甘的他说道:“刚开始你故意逼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你的不对劲了,我只是有些好奇,双鱼玉佩制作出来的复制人除了帝弈全都必须遵循我的命令行事,而你外出几年,回来后怎么就如此反常了呢?”

零二嘴里吐着血沫。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宋云鹏,半饷,他勾了勾手指示意宋云鹏过去,宋云鹏愣了一下,接着便大大方方的俯到了零二的面前,过了一会,宋云鹏了然的抬起了头,只是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复杂。

“你我同为一体。这又是何苦呢?”说罢,宋云鹏从零二的手里拿过了那把军刀,接着他看了零二一眼,就抚上了后者的眼睛。接着一刀划在了零二的脖颈上。

我们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却完全无法做出什么动作来,因为从那一枪以后,我感觉从四周都传来了一股气机。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里,有数把狙击枪此刻正在瞄着我们的脑袋,这感觉让我脑门生疼,也让我不敢做出丝毫举动,只能看着零二死在宋云鹏的手下。

“来到罗布泊后,我只制作了两具复制人,这两具复制人一开始都是抱以打入人类内部的想法所制作的,其中第一具复制人在整容过后凭借多年潜伏终于打入了总参的内部,当时我借助他也达成了许多目的,可惜零一在来罗布泊和我汇报工作的时候被不明其身份的复制人给围杀了,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制作零二,一开始他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愿,代替已经死去的零一进入到了总参之中,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

宋云鹏把军刀从零二的身上拔了出来,接着他甩了甩还流淌在刀刃上的鲜血,笑道:“你们还真是有本事呀。居然能策反和人性中善的一面完全相反的复制人,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为你们感到叹服,只不过可惜的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们的小伎俩实在是太可笑了。”

沉默,绝对的沉默。

面对已经死去的零二,我的精神有些恍惚,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他之前和我们说过的话。他说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现在他真的给了我们一个交代,只是这种交代让我完全无法接受,因为就在不久前。我还误解了他,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的想和他说一句抱歉。

深吸了一口气,我看着对着我们似笑非笑的宋云鹏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我扭头看向金大发和墨兰,笑道:“不好意思,这次连累你们了。”

“说的那里话。”金大发一边笑着一边从身后抽出军刀,接着他试了试刀锋。说道:“之前一直看不起老宋,没想到现如今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这口气老金我是咽不下去,所以老宋的这个场子。我一定要给他找回来。”

见到金大发如此坦然我笑了笑,没有丝毫的意外,接着我看向墨兰,发现她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那平静的眼瞳却说明了一切,这时我有些庆幸了,庆幸在人生的最后一途中,有这两个挚友能和我相伴。

“有意义吗?”宋云鹏站在我们的面前依旧非常淡定。仿佛已经提前预知了我们的拒绝,此刻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说道:“据我所知,军方和总参对你们洛阳土夫子一直不是很友好。你们何苦要为他们卖命呢?真正应该为这一切负责的人,此刻要么在后方搂着女秘书,要么在胡吃海喝,为这种人。值吗?”

看着真正的宋云鹏我摇了摇头,用零二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反驳道:“这世界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蛀虫,有些会落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有些或许能安度一生,凌驾在法律和道德之上,但是这种人终究是极少数,我为的,是身后的朋友,是身后的家人,是真正想要守护的一些人。”

宋云鹏愣了一下,接着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遗憾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我依旧感觉自己的方案比较具有可行性,本来打算让你们心服口服的和我合作的,但是如今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了。那没办法了,只能按照帝弈说的做了。”

说着,他活动了下脖子,笑道:“你们以为我会用这些复制人擒住你们吗?那也太小看我宋云鹏了。也罢,就让你们看下我在罗布泊生活几十年的成果吧。”

说罢,他就把自己的工作服猛地给撕裂了,但是宋云鹏的身躯却让我猛地一惊。

因为我以为宋云鹏的身体会非常枯槁,毕竟像他这种年纪的人不说是弱不经风但武力值也不会太高,如果在二型复制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他生擒的话,那我们还是有一线生机的,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宋云鹏并不高大的身躯竟然通体黑色,就犹如黑铁一样,而且上面棱角分明跟他那苍老的面庞完全不相符!

“澎……”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宋云鹏就猛地一踩脚下的黑铁地面,在上面踩出一个凹坑之后向我身旁的金大发扑了过来,那速度虽然不如帝弈那样变态,但也非常让人难以反应过来,而且那力道之大甚至掀起了一道拳风!

接着只听澎的一声,金大发的刀锋和宋云鹏的拳头猛地撞击在了一起,随后只见金大发退后几步,最后单膝跪在地上左手颤抖不已,尤其是那手掌。因为震伤了虎口所以鲜血顺着刀锋流淌下来看起来颇为震撼人心。

再反观宋云鹏,他看着跪在地上的金大发笑了笑,接着挥了挥毫发无损的拳头便向金大发又冲了过去,在此过程中他击退了想要助阵的墨兰。把地上的金大发一脚踹向了远处,被踢飞的金大发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就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猛地一紧,接着下意识的挥刀冲宋云鹏的后背砍了过去。结果正在和墨兰交战的宋云鹏一闪也不闪,结结实实的吃了我这一刀,然而还没来得及高兴,我这一刀就犹如砍在了钢板上一样。巨大的力道通过刀身反弹到了我的手上,让我手掌一麻差点连刀都掉在了地上。

仿佛是认定我对他没有威胁,宋云鹏专心致志的对付着犹如蝴蝶一样灵敏的墨兰,时间一长,即便墨兰不断更换身法不于宋云鹏正面交锋,但是一力降十会的宋云鹏依旧让墨兰打的无比吃力,甚至隐隐让后者有了支撑不住的苗头来。

终于,因为力竭而出现了一个失误的墨兰被宋云鹏一拳打飞了出去,在空中留下一抹鲜血后,就和金大发一样被击飞了出去,这下场中还能站着的人,也就我和宋云鹏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宋云鹏缓缓转身,向一脸愤怒的我笑道:“因为你是主菜,所以我可不能伤了你呀,不过为了避免意外,你还是配合一点吧,不然缺胳膊少腿了,对我的计划也是有影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