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双鱼之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摔倒地上后,宋云鹏脸色惊恐的使劲往后爬,这时他再也没了以往的淡定,只是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吼道:“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来帮他们!”

但是那拖着锁链的神秘来客没有搭理宋云鹏,依旧不急不缓的向他走去,见左脚受伤无法逃离,宋云鹏脸色一黑,随后掏出双鱼玉佩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见到这幕我心里一沉,因为宋云鹏摆明了想要大量复制自己,这样在众多目标之下,他才有机会逃离。只要逃到二型复制人大军那里,那么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拿他没有办法了。

可惜的是,还没等白光消散,宋云鹏不远处的空地上便传来一阵锁链甩飞的破空声。宋云鹏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拿着双鱼玉佩的手掌便无力的倒在了地上,见到这一幕宋云鹏更加绝望了,他对着前方不甘的问道:“你究竟是谁?!哪怕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

宋云鹏说完这句话后,那拖拽着锁链的人忽然停了下来,接着空中传来一阵晦涩难懂的呢喃,就犹如远古的字符一样让我头脑发涨。

“张初三!”谁知宋云鹏好似听懂了一样。他面对越来越近的锁链声没有再选择逃避,而是一脸怨恨的看着我,说道:“你毁我大业,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虽然我失败了,但是你也别得意太早!你也会有我这一天的,这一天不会太远的,我在地狱里等你!!!”

宋云鹏说完后,只听一阵锁链挥洒的声音传来,地上宋云鹏恶毒的话语便戛然而止了,只是这时候一副异常恐怖的景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因为宋云鹏仿佛丧失了灵魂一样瘫软在地,就犹如是一团稀泥一样,而且他的皮肤也变得灰白犹如石灰一样,看起来异常的恶心。

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的沉默了,因为祸害罗布泊多年的宋云鹏,居然就以这个凄惨的结局收场了,而且那个拉着锁链的无形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里出现呢?而且一出手,就让即将成功的宋云鹏伏诛了,这一刻,我心头思绪万千。

然而我的疑惑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那拖着锁链的神秘人在杀死宋云鹏后没有离开,反而是向我这里走了过来,这让我心里猛地一紧,因为如今我们动弹不得说是毡板上的肉也不为过。如果那个神秘人真的要对我们不利,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坐以待毙了。

“咳咳……”

就在我们紧张万分的时候,从我头顶上空忽然传来了两声咳嗽声,这咳嗽声我异常的熟悉,因为这就是之前救过我的爷爷的声音!

听到这两声咳嗽声之后,不远处的神秘人忽然停住了脚步,场中立刻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之中,接下来过了许久许久,久到我以为神秘人是不是已经走了的时候,不远处的空地上忽然传来了一声叹息,接着锁链声重新响起,只不过这一次神秘人前进的方向却和我完全相反。

逃过一劫后我不禁深深的吐了口气,这时我才知道爷爷当年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炼成大妖了,因为我这一路上实在是太过坎坷了,如果没有爷爷庇护的话,恐怕我早就已经死了。

“奶奶的,刚刚那个鬼东西有些邪门呀……”金大发待神秘人走远之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他刚出来的时候,我魂都颤了一下,这玩意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而且刚刚它还对初三有恶意,这么个怪玩意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印象呢?”

金大发说完后看了眼墨兰,问道:“墨兰姐,你们部落的密典里有没有这个鬼玩意的记载呀?”

墨兰思索了一会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甚至连和它相似的东西我都没有听说过……”

见一向以见多识广著称的墨兰都没有听说过此事,众人更是沉默了好一会。半饷,虚弱无比的江夏说道:“好,好了……赶紧把双鱼玉佩给捡起来吧,只有持双鱼玉佩者才能命令复制人,流在罗布泊里的血已经太多太多了,现在是时候终结这一切了。”

接下来,墨兰用锁骨功脱困之后便相继把我们解救了下来,面对地上的双鱼玉佩,众人商议了一会后决定让我去终结这一切,我犹豫了一下,便戴着手套捡起了双鱼玉佩,刚刚把双鱼玉佩放到手里。我就感觉一股凉意刺透手套钻进了我的肉里,那股寒意甚至让我险些拿不稳玉佩,等我适应下来之后,我发现这股凉意到达大脑之后。我的思维仿佛宽阔了许多,而且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已经能够掌控复制人的生死了。

这种感觉很美好,甚至会让心智不坚的人沉醉其中,这时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手上的表,发现距离撤退时间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了,所以我不再犹豫,拿着双鱼玉佩后我向所有复制人下达了一个命令――自杀后。便跟着众人向皇宫外面跑了过去。

一路上我思考了许多,更多的是在想双鱼玉佩应该怎么处理,其实我心中之前早已有了答案,只是这时候却有些舍不得把双鱼玉佩毁掉了,因为如果有它在的话,那么我可以制作出许多强大的复制人,寻找九世铜莲也无疑会变得轻松许多。

面对这样一股力量,我真的有必要把它舍弃吗?想了半天,我忽然停下了脚步,因为这时我想到了那些极恶之源的复制人,虽然复制人里面也有零二这样的存在,但是绝大多数都是残暴无情的杀人机器,放任这样的东西存在于世,无疑是对后人的不负责任,而且想想宋云鹏的下场,我就有些胆寒,甚至我心里有了一个猜想,那就是宋云鹏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多半也是因为双鱼玉佩。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哪怕路边的一个步枪后,我就把双鱼玉佩扔在地上,然后用枪托狠狠的砸在了双鱼玉佩的身上,在此过程中金大发他们只是在一旁默默的观看,只是从他们的眼神里我也能看出一股解脱之色。

砸了一会后,即便双鱼玉佩材质不一般,也被枪托砸成了碎末,只是在双鱼玉佩破碎的那一刻,从有穷国的每个角落里忽然传来了严肃的女声。

“这……这什么意思呀?”金大发一边跑,一边皱眉道:“零二那个家伙也不在了,现在我们可听不懂有穷国的语言了。”

“双鱼玉佩是有穷国的控制中枢,它一旦被毁,肯定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我们最好不要掉以轻心,尽快走出有穷国。”身体虚弱的江夏一边搀扶着江思越,一边向我们嘱咐道。

听到江夏都这样说了,那我们自然更不敢大意了。当我们走出中央皇宫的时候,只见遍地都是复制人的残躯,他们身体上除了脖子的一道血痕之外并无明显的伤害,可以看得出,我下达的那个命令确实起到了作用。

只是环顾一圈后,我们不禁犯了难,因为四周并无什么交通工具,而从这里要走出有穷国除了借助飞行工具向上飞行,从被神罚系统炸开的那个大洞里飞出去之外,也只能徒步从八卦阴鱼阵里面走出去了。

只是如果要选择后者的话,我们的时间显然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距离核弹来袭的时限也只有二十几分钟了,徒步逃离的结果就是,我们会和有穷国一起化为灰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