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聚会/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韩红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坐在咖啡馆的椅子上,心不在焉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同时向身旁的墨兰问道。

“你要听真话吗?”墨兰淡然的端起拿铁泯了一口,接着她自顾自的说道:“从一个女人的角度上来看,她的心里肯定会有一些悲伤的,只是从一个妻子,母亲的角度上来看,她不会让这份故人所送的东西,去搅动她原本平静的生活。”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接着我仔细盯着韩红的家门口,想要看看她是不是真会如墨兰所说的那样。

然而没过多久,韩红的家门就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的正是韩红,只不过她怀里放着的是梁萧雨的遗物,接着她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抱着这些东西走到了一个垃圾桶的旁边,用手抚摸了那件军装后。她似不舍,似释然的把这些东西扔了进去。

等韩红走后许久,我都没有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间面前的咖啡已经凉了,我默默的走向那个垃圾桶,墨兰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

从垃圾桶里捡起那件满是污渍的军装后,我把它抱在怀里,自嘲一笑后说道:“算了吧梁哥,这身衣服你还是送给我吧。”

说完后,我又捡起了那封信,只是信上的封口始终没人动过,可见韩红也没有拆开看一看昔日故人的遗言,我犹豫了一会后,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接着便点燃了这封信。

不是我不想看,只是这个世界上,对于梁萧雨来说,只有一个人才有资格看这封信。

而我必须尊重他的遗愿。

“接下来,去那?”身后的墨兰轻声问道。

我想了半天,随后笑道:“去罗布泊。”

墨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这次我们没有再开墨兰的车,而是给军方打了一个电话后,在最近的军用机场找了架运输机,随后直飞罗布泊。

到达罗布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和宋金刚聊了一会后,这个如铁一样的汉子也沉默了,和他分开之后我从卫兵的嘴里,才知道宋金刚那一夜足足喝了两瓶白酒。之前……他是滴酒不沾的。

虽然醉的很重,但是第二天他还是坚持和我去了梁萧雨的墓地之中,去之前我特意把军装放在了房间里,因为我不想让梁萧雨看到那身军装。

人走了。就要走的没有负担。

当来到那个墓地的时候,宋金刚指了指那片白色墓碑,说道:“这里全是宋金刚的那个装甲营里的兄弟,七百三十二人,一个没落全在这里,有遗体的留在这里,没遗体的埋身军装,总之……全没了。”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接着宋金刚把我带到最中间的一个墓碑之中,在纯白的墓碑中间,不仅有梁萧雨的名字,还贴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梁萧雨非常年轻,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阳刚之气。

沉默了一会后,我看着梁萧雨的墓碑笑道:“梁哥……韩红姐那里我已经去过了,您放心吧,军装她已经收下了,信也已经看了,看完后韩红姐还哭的稀里哗啦非要过来,被我给拦住……”

讲着讲着我忍不住哭了。因为心里全是为梁萧雨体会到的辛酸,等我说完之后,身旁的宋金刚看着这片大地叹了口气,说道:“老兄弟,那些复制人的根源已经被掐灭了,你们也可以得以安息了,之前上级想把你们遣送回故乡安葬的,但是我给拦住了。毕竟兄弟们大都了然一身没个着落,还不如留在罗布泊呢,我呀也要退役了,打打杀杀十几年我早就累了,如今……”

这一聊就聊到了中午,等我过去之后军车里的墨兰递给了我张纸巾,说道:“别哭了,擦擦吧。”

我点了点头,盯着墨兰想了很久,我忽然问道:“墨兰,你要是喜欢一个人很久,但是一直都等不来,等有一天你嫁人了,十几年后你会和这韩红一样吗?”

墨兰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发动了车辆,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一沉。竟然莫名有些难受。

“我不嫁,我会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哪天我等不动了。我就不等了。”开车的墨兰忽然说道。

我点了点头,内心终于多云转晴了,虽然知道再这样彼此纠结对双方都不好,但是这一刻我还是沦陷了。

在罗布泊的野战机场休息一夜后。第二天我们就乘着军机赶回了洛阳。

回到姚记当铺后,坐在柜台后面百无聊赖的龙一看了我一眼,疑惑道:“怎么出去一趟,回来脸色这么差呀?”

我呼了口气,对龙一面前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老爷子没事,就是出去遇到了点烦心事,不过已经解决了。”

龙一点了点头,也没有过于深究此事,过了会他指了指楼上,说道:“去楼上歇歇吧,过几天全国会议就要举行了,趁着这段时间你养养精神,别丢了我们洛阳土夫子的脸。”

我没有拒绝龙一的好意,上楼休息了一白天后,晚上我刚给龙一做好饭,金大发就驾车来了。

“初三!忙完了没呀!”金大发进来后先是向龙一打了个招呼,随后拍着我的肩膀笑道:“今天晚上来我那玩一玩?”

我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因为梁萧雨的事情所以我这两天心情非常低落,自然没什么心情和金大发出去潇洒。

“别呀!”见我拒绝金大发连忙上来揽住了我的肩膀,说道:“今天江夏和江思越都来了,说是为了感谢我们的救命之恩,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咱能不去吗?”

听金大发这样说我有些哑然,因为江家兄弟都这样说了,我不去还真的有点不像话。

身旁的龙一此刻看了我一眼,说道:“行了。你跟着大发去玩一玩吧,这店铺我打理了十几年,一个人也忙的过来。”

我思索了下,随后点头答应了下来。

和龙一告别后。我坐上金大发的悍马车上向皇朝酒吧开了过去,一路上金大发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见状我有些好奇,扔给金大发一根利群后我问道:“大发,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嘿嘿,我还真有件事要和你说下。”金大发一边说着一边从卡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扔给我后笑道:“上次去巫显我随手顺了几样东西,从罗布泊回来后那几样东西也出的差不多了,得到的钱我分成了几份,你和江夏墨兰他们都有。”

我拿着那张卡有些犹豫,因为上次从罗布泊带回来的东西都是金大发自己拿的,我从中分羹好像显得有些不大合适。

见我犹豫,金大发把脸一板,严肃道:“初三你不懂,我们洛阳的行规就是这样,只要是一起下斗的人,无论是放哨的还是摸金的必须人手一份!因为只有这样人心才齐,虽然我们之间没有那么生份,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

见金大发把话说死了我索性也就把钱收下了,把卡装到兜里后我莫名有些兴奋,因为之前不想用龙一和姚九指的钱所以我一直没有买什么物件,现在甩掉这个负担我也就能买一些自己之前一直想要的东西了。

见我把钱收下了金大发脸上也重新有了笑脸,他指了指我随后嘱咐道:“还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那《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和那颗珍珠你可千万要保存好呀,说不定以后要用的。”

“要用?”虽然那俩样东西我一直没动,但是见金大发刻意说了我还是很好奇的问道:“《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可是国宝呀,你难不成真想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