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梦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卖?”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苦笑道:“我没说卖呀,这东西给我俩胆我也不敢卖呀,但是只要运用的好,这画放着可比卖掉价值大多了。”

“你的意思是……”金大发的一番话反而把我说的云里雾里的。

“过段时间你就懂了。”金大发笑了笑,随后满含深意的说道。

我耸了耸肩,也没有过于追问,毕竟画在我那里,金大发到时候有什么计划也肯定会和我商量的,所以我也不急于一时。

转眼间,我们便来到了皇朝酒吧,这次和往常一样。因为时间还太早所以酒吧里面也没有多少人在,只是在最深处的一张卡座里,我发现墨兰江思越以及江夏都已经坐好在等我们了。

“初三!要请你来一次可还真难呀。”还没走到地方,我便已经远远听到了江思越的抱怨。

“不好意思。”坐在沙发上。我对江思越和江夏歉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昨天有事,我也刚回来没多久。”

“行了行了。”我说完后,金大发搓着手走了过来,笑道:“现在人也齐了,我们这几个人也终于能坐在一起聚一聚了,难得呀!”

金大发说着把桌上的一瓶酒给启开,随后把每个人面前的酒杯给倒的满满的,说道:“来,诸位!满饮此杯!”

待众人喝完后,江夏拿起酒又把自己和江思越的酒给倒满,接着拉着江思越站起身来,对我们三个人鞠了一躬后,端起酒杯诚恳道:“这次多亏了你们仨,不然我们兄弟俩没命是小,到时候恐怕还会祸及无数无辜的人,那样我就真的百死莫赎了,总之大恩不言谢,这件事我江夏搁在心里了。”

待江家兄弟喝完后,江思越自己又满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道:“我哥是为了救我才被擒的,说一千道一万此事全怪我,我在这里给大家赔个不是。”

我眉头一挑,要知道江思越这小子可一向以任性出名呀,如今能当着‘一生之敌’金大发的面给众人赔不是,可真的算是浪子回头了。

“行了。”金大发站起身把江夏兄弟按在座椅上后,叹道:“我们在南京巫显也算是出过生。入过死的兄弟了,说这些也太见外了,总之人没事就行。”

接下来的气氛就非常融洽了,简而言之就是金大发和江思越互爆黑历史。江夏也偶尔会说一段江思越的童年‘趣事’,就连一向淡然的墨兰此刻也嘴角带笑,可见场上气氛之融洽。

说着说着,金大发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看着江夏问道:“小夏哥,这次全国代表大会你们江家打算让谁去呀?”

江夏笑了笑,随后指了指江思越说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家主和老家主也开始隐居幕后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次的代表大会应该就是思越一个人过去了,而我,则会代表总参在旁参席。”

提起这事被众人调侃本就不太开心的江思越不由更加不耐烦了:“要说老头子也真是不让人安生,这样的场合让我哥去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要拉上个我呢!”

“我说了多少次了,以后你才是江家家主,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代表的就是江家的颜面,能不能有点担当?”江思越话音刚落脑袋上就挨了江夏的一个巴掌。

见江家兄弟相爱相杀,我和金大发不禁相视一笑,就算不论情感只谈利益,江夏和江思越的上位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对了初三。”江夏教训好江思越后,忽然扭头看向我。说道:“九爷和我们家主秘密商议了一下,这次的东海,可能我俩要陪你们一起去了。”

江夏的话让我和金大发同时一愣,因为九世铜莲可干系甚广,即便我们和江夏江思越关系好,但是也不由不谨慎呀,上次的巫显和南京一行我们是迫不得已,再加上那时江思越的目的也不纯粹。可如今在江家的指使下,此事就不由我们不谨慎了。

沉默了一会后,金大发点了点头,似是不在意的笑道:“既然九爷都答应了,那我们自然就没什么意见了,何况你俩武功高强我们当然是热烈欢迎的。”

不知道为什么,饭桌上的气氛莫名冷清了下来,为了缓解这种气氛我想了一会,随后看着江夏问道:“小夏哥,有个事我一直想问你来着,那宋云鹏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提起宋云鹏江夏也是一愣,接着他的面色变得异常的复杂,过了好一会,他才抬头道:“其实,宋云鹏是复制人这件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或者说。总参的上级早就已经知道了。”

“什么?!”江夏的话让我和金大发猛地一惊,尤其是金大发,他当场就跳了起来说道:“那怎么还让他继续在总参待着呀,不仅如此。还放任宋云鹏爬到那么高的一个位置,你们总参的负责人脑子里面都是屎吗?”

江夏苦笑一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还真的不能怪他们,因为零二这个人真的是个与众不同的复制人。在总参潜伏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便主动向上级投诚了,那时他在我们这边呆久了,深感不能让复制人破坏这个世界,他的态度最终也打动了上级,最后他也没有让我们失望,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么有帝弈在我们能否笑到最后还真的不好说,之前我和思越被抓也全是一个意外,谁也没想到宋云鹏竟然想的这么远,在零二刚被制作出来时就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

金大发点了点头,苦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们那样做也无疑于玩火呀,零二是真心的也就罢了,如果是借机想要博取你们的信任,那你们多年苦心经营的一切可全都毁了。”

“没那呢简单。”江夏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我们总参内也不乏高人隐士,那零二在当初想要欺骗我们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好吧。”金大发说着满上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随后感慨道:“老宋呀,之前我老是和你呛,没想到最后反而是你救了我们,这个交代,老金我心服口服。”

说着,金大发就把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了。

有金大发带头,我们也都默默的喝了一杯酒,接下来在金大发刻意调节下,我们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那一种气氛之内,而酒量最差的我。也毫无疑问的有些喝嗨了。

“少喝点吧。”就在我意识有些飘忽不定的时候,身旁的墨兰悄悄的拉了我一下,随后轻声嘱咐道。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略微有些复杂。因为今天有金大发在场,所以我内心不可避免的有了些愧疚,毕竟金大发暗恋墨兰这件事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知道,而他对墨兰的感情我也能够体会的到,再加上从西丘到罗布泊,金大发对我可谓是尽心尽力,所以有时候我真的不想因为墨兰的事情和这个大兄弟闹掰。

这一次,我真的被夹在二人的中间有些呼吸不得,尤其是蔣明君这个女人也让我有些难以割舍,一个女人苦等千年,难道这一世我又要让她空等一场?

想着想着,我心里不禁消极了起来,也许老乞丐和姚九指说的都是对的,我这一生在没有找到九世铜莲改变自身命格的条件下根本不能娶妻,不然也是害了别人一生的下场。

这样一想,巫显城的那一角未来顿时犹如梦魔一样向我袭了过来,如果再这样和二人纠缠不清下去,是不是未来就要应验了呢?

一想到墨蔣二人的凄惨结局,我浑身一冷如堕冰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