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跳洛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三你怎么了?”金大发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推了推我,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

我冲着金大发勉强一笑,说道:“没有,就是喝的有些多了,胃里有些不舒服。”

“那你接下来少喝点,等会我送你回家。”金大发知道我的酒量,见我这样一说顿时也就深信不疑了。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角落,在酒精的作用下不禁开始了胡思乱想,一直以来被我刻意压制的负能量此刻喷涌而出并吞噬了我的内心,我甚至有了个想法,那就是如果找不到九世铜莲那此生我就永不婚娶,干脆到凌云寺出家当和尚算了。

“小夏哥。你今年年龄也不小了,什么时候结婚生孩子呀,这样也让老家主能安心在家带孙子了。”聊着聊着,金大发就红着脸向江夏调侃道:“对了。我看那个南宫小可人就不错,小夏哥你难道对人家就没有一点意思?”

“诶,别提这件事了。”江夏摆了摆手,苦笑道:“你看我这样子,有哪个闺女能看上我呀,再说了,我要处理的事情还没忙完,在此之前我也没这个心思。”

“谁说的!”和我酒量相当的江思越此刻立马大声嚷嚷道:“我哥心肠好不说还家世显赫,那个姑娘能嫁给我哥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说着,江思越就一脸不善的看着金大发,反问道:“老金呀,你今年岁数也不小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到时候我绝对给你随个大礼!”

金大发愣了一下,接着挠着头脸上的笑容也消散殆尽。

我自然知道金大发心里在想着什么,在负能量和酒精的驱使下,自暴自弃的我忽然说道:“大发呀,墨兰人就不错,你……”

“啪!”

我话还没说完,脸上就忽然一疼,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墨兰冷着脸收回了手,寒声道:“你们开玩笑就开玩笑,但别牵扯到我。”

说着,墨兰就扭头走了。

我捂着脸在沙发上愣了许久,刚开始我的念头就是,还不如撮合墨兰和金大发让我绝了这个念想,但是没想到一向随和的墨兰此刻居然发起了火来。

墨兰走后,酒桌上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江家兄弟二人纯属是在一旁看的尴尬,而我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挽回这个局面,再反观金大发。此刻他捂着脸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是想来他心里应该也和我一样难受。

“初三。”就在所有人都有些束手无策之际,金大发忽然抬起头,随后看着我嗓子沙哑道:“这是我车的钥匙,你追上墨兰姐去看一看吧,别把大家以后的关系搞僵了。”

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金大发的眼睛异常的红,我犹豫了一下就接过了钥匙,毕竟金大发说的对,我和墨兰以后还是要见面的,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在两个人的心里打下一个死结。

因为这场酒一直喝到了深夜,所以洛阳街头也没什么人了,我驾驶着金大发的悍马心急如焚的打着墨兰的电话,但是对面提示的永远都是用户已关机,当我跑到墨兰姐的时候,我发现早已离开酒吧的墨兰并没有回家,这让我更加心急如焚了,毕竟墨兰再怎么强悍也终究是个女人,现在大半夜的……

找了一圈后我彻底死心了,把车停在路边我有种想哭的冲动。一直以来所受的委屈此刻通通涌上了心头,我承认我不是金大发和墨兰,从小到大也没经历过他们所处的那个环境,自认也没有他们那样坚强。

但是一路上,为了不拖队伍的后腿我强迫自己成熟起来,如今我以为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了,但是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变,我依旧如同最初那样的幼稚。依旧如同最初那样的无助。

这一刻,我无比想念我以前的家,也非常渴望大哭一场,但是残存的理智制止住了我。

冷静了一会后,我决定去那天晚上的大桥上吹吹风,不为别的,只是想单纯的过去看一下,因为我感觉,自今晚之后,我和墨兰的关系恐怕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驾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我很快就来到了那天晚上身处的大桥上,但是远远的我看见了一辆车,而且那辆车无比的眼熟!想了一会后,我发现那正是墨兰的车子!

我立马把车停在了路边,心里不禁有些纠结,一方面我想过去和墨兰解释一下。自己刚刚只是酒后失言,另一方面我又有些想逃避墨兰,但是这种逃避只是单纯的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她的那种逃避而已。

想了半天,我最终鼓起勇气走下了车。在路旁我又揉了揉脸,不想墨兰看到我发红的眼眶,接着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向着倚靠在护栏旁的墨兰走去。

在夜风下。墨兰的黑发被高高扬起,让她显得有些像是即将离开凡尘的嫡仙,看着那张在发丝下若隐若现毫无瑕疵的绝美面庞,站在一旁的我竟然有些哑然。

“那个……”犹豫了一会,我硬着头皮向从始至终没看我一眼的墨兰说道:“刚刚我真的是喝醉了,所以……”

“所以呢?”墨兰头都没回的说道:“所以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的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拱了拱手,苦笑道:“大小姐,我真的错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原谅你?”墨兰冷笑一声,随后她指了指面前的洛河,说道:“你跳下去给我游到崇安桥,我就原谅你。”

我看着面前黑漆漆的洛河愣了一下,因为此刻已是寒冬,洛河的水虽然没有结冰,但也是冰凉刺骨,即便是冬泳高手也不会选择在夜晚进行冬泳的,不然只需要几分钟,人就会被冻的全身麻木,在水中一旦肢体僵硬,那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犹豫了片刻我猛地一咬牙,在西丘,在罗布泊,在乐山,那一次我不是险中求活才撑到了现在,如今只不过是跳次河而已,我不信我会撑不过去,于是我立马翻下围栏。冲着面前了无灯火的洛河纵身跃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通体便被一阵寒冷给包裹住了,虽然有了思想准备,但是洛河的寒冷还是超出了我的意料。我下意识的想要浮出水面,但是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我穿的是棉袄!

棉袄一沾水立马变得无比的沉重,这重量感让我用尽全力也无法浮出水面得到无比渴望的空气,再加上夜间水寒,我感觉力量犹如流水一样迅速脱离我的肢体,渐渐的,我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就在我即将昏迷的时候,我感觉左手忽然被一个人给拽住了,接着一片异常柔软的东西贴上我的嘴唇,带来了救命的空气,我下意识的掏出了舌头,结果腰间一痛,被那个人给打了一拳……

恢复意识之后,那个人把我拽上水面,随后一步一步的把我拖上了岸边,不等我反应过来,我的上衣便已经被人剥落,接着一具异常炽热的躯体躺入了我的怀中,并且双手还紧紧的抱着我,把我勒的有些不能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想时间最好停留在此刻,但是等我身体缓缓恢复知觉之后,那个人还是离开了我的怀抱,随后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还没等我缓过神来,脸上便又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

“这种时节跳洛河,张初三,你脑袋里面都是屎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