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砸场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声音我愣了一下,因为……这个人竟然是墨兰!

下意识的我想说一声卧槽,但是想一想这种时候桥上除了墨兰之外好似也没什么见义勇为的雷锋了,于是我不禁有些尴尬,跳洛河也就跳了,最终还是被人家女孩子给拖上来的,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接下来我默默的和墨兰回到了车里,打开暖气缓了一会后,头发湿淋淋的墨兰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回去以后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你就等死吧!”

我哦了一声,心里却莫名有些失落。

“但是……”说完后,墨兰撇了我一眼。说道:“这次你好歹也算跳了,所以我就原谅你了。”

我松了口气,随后浑身无力的倒在了座椅里,千方百计总算把这位姑奶奶给哄开心了。也不枉我跳河一场。

接下来墨兰把我送回了姚记当铺,我目送她离开后便叫开了房门,龙一打开门一看到落汤鸡似的我明显愣了一下,说道:“小子,你……你干嘛去了?”

我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刚刚和金大发他们洗了个温泉浴,结果打闹过头衣服也掉了进去。”

“哦……”面对我如此蹩脚的理由,龙一面色古怪的指了指门外,说道:“刚刚……是墨兰那小丫头的车?”

我点了点头,龙一便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我上楼的时候,龙一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们老了,也不懂你们年轻人想玩什么,但是……做好安全措施。”

我揉了揉火辣辣的脸,不知道龙一为什么能扯到哪上面去,但是因为我实在是太冷了,所以也顾不得和他解释,上楼洗了个澡后,我照镜子才发现了些许不妥。

因为我左右两边脸上,居然有个红通通的巴掌印,看那小巧修长的轮廓,恐怕龙一已经猜到了是谁打的……难道,他以为我强上了墨兰?

这一刻,我有种冲到龙一房里解释的冲动了,但是理智还是按耐住冲动,毕竟现在天色已晚。龙一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也着实经受不了什么折腾了,还是明天再和他解释比较好。

这样一想,我也就回房睡觉去了。这一次我格外温柔的把老黑抱在了怀里,因为洛河的水实在是太寒了,搞得我如今还下意识的想要抱一抱类似老黑这种毛茸茸,还暖洋洋的物件。

第二天一早,窗外的阳光格外温柔的把我叫了起来,我洗漱好后就下去给龙一买了一些易消化的早点,吃饭的时候我看着龙一犹豫了一下,说道:“老爷子,其实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和我接触了这么久,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

“哼。”正喝着豆浆的龙一放下勺子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就你小子那三脚猫的功夫还能擒的了墨兰?我是怕墨兰把你……”

说到最后,龙一面色潮红的咳了一下,摆手道:“不行了,和你这样的年轻人交谈,老头子我有些受不住。”

我此刻一边拍着龙一的背,一边心里有些无语,好歹我也是当代天官,怎么到龙一嘴里就显得那么弱了呢?

当然了,这话我没敢说出来。不然龙一听到了肯定又要对我进行一番思想教育,接下来可能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所以我和墨兰都非常默契的没有露面,这几天我也难得清闲了下来,没事就帮助龙一打理下店铺,不过心里却盘算着等大会过后,我要和总参那边商量商量,把发丘经给要回来。

清闲了几天之后。一直在姚记当铺里的我忽然感觉洛阳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了,我说的不对劲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几天古玩街陆陆续续的出现了许多陌生人,他们既不出货,也不赏眼,只是在周围瞎转悠,就好似……旅游观光的一样。

一问之下,我才从龙一口中得知是因为全国性质的土夫子大会即将在洛阳召开,所以不少在江湖上有些名号的土夫子都已经率先赶了过来,刚开始我也没在意,毕竟召开就召开,反正我也就是去走个过场的,但是没想到这天店里来了几个同行……

那时龙一正在午睡,我百无聊赖的在柜台后面玩手机,结果一向白天无人问津的姚记当铺忽然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两男一女。男的当中最吸引眼球的要数一个中年男子,他可能因为瞎了一只眼睛,所以跟电视里的独眼龙一样都戴着一个眼罩,手中还把玩着两个异常硕大的钢球。彼此摩擦之间还有一阵异常奇异的声音,总之就是听起来很舒服……

而另外一个男子平平无奇,只是看他对独眼中年人的恭敬姿态来看,应该是前者的管家或者心腹。而另外一个女人岁数看样子和我相差不大,容貌也是异常的姣好,整个人浑身上下透着股青春之气,让人的心情也不禁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起明媚起来。

这三个人无论哪一个看起来都不一般,但是我也不在意,毕竟在洛阳这地界上凡是进了这家当铺的,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因为龙一交代过,这两天里不管任何人来拜见他,哪怕是姚九指都一律不见,所以我心里也做好了拒客的准备,但饶是如此我还是站起身礼貌性的对着面前的三人说道:“不好意思,本店这两天概不营业。”

“咦,那就怪了!”那个小姑娘一听我这样说立马反驳道:“你这个店不营业为什么还开门呢?既然开门了,哪有不做生意的道理?”

“莉儿,闭嘴!”那个把玩钢球的中年人眉头一皱,对着那个小姑娘就呵斥道,待前者委屈的嘟起嘴不说话后,他才冲我笑了笑,说道:“小兄弟,我们这次来是想拜会一下老龙头的,上次洛阳一行承恩不少,这次特来拜会!”

说着,他身旁的管家就凑到我的身旁,随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小兄弟笑纳。”

我瞄了那个信封一眼,随后下意识的摸了摸,结果我眼皮一跳。因为根据厚度来看,这里面满打满算也才千把块钱,还真是……小意思。

当然了,我也只是出于好奇心才摸一摸的。别说这根本就没多少钱,就是包个几万块钱的红包给我,我也不会收的。

“不好意思。”我歉意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把信封往前一推,说道:“我家东主说了,今天身体不适拒不见客。”

那个中年男子眉头一皱,接着他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他身旁的管家就又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卡,递给我后说道:“小兄弟行个方便吧,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愣了一下,原来对方把我当成了以为钱太少而故意不通报的恶门徒了,于是我苦笑一声,说道:“这位大叔,不是我嫌钱少,而是老东主今天真的身体不适,所以您请过几天再来吧。”

“嘿,你个看大门的小伙计还使起性子来了是不?”我话刚一说完,那中年人本身已是想走的,但是他带来的那个小姑娘却把柳眉一竖,愤愤不平的说道:“爸,这洛阳都是什么破地界呀,连个伙计都敢如此对待我们了,要不我们回长沙吧,不来参加这个什么狗屁会议了。”

“呦呵。”我眉头一跳,对于洛阳有强烈归属感的我抢在中年人的前头说道:“小姑娘,嫌洛阳这地界破您别来呀,实在不行,您和举办方说下,把会议定在长沙开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