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慕容出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姚九指对着刘东冷笑一声,接着他扭身对着那些骚动的隐士高人说道:“诸位请稍安勿躁,刚刚李前辈也说了,此事关系重大所以不便将详情告知给诸位,所以诸位就不要再逼问了。”

“难不成你信不过我们?”那个头佗男子脸色一黑,说道:“我等无欲无求之所以想知道九世铜莲的下落也不过是为了人族而已,如今你们洛阳土夫子这样就真的不怕寒了我们的心吗?”

“孙铁陀,这里不是你的黑林山。你确定要在这里放肆?”姚九指面色一黑,说道:“初三一路上经历千辛万苦,他在西丘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这个前辈怎么没出现过?他在净龙水上层找寻九世铜莲线索的时候怎么也没见到你个孙前辈?他在巫显,在乐山的时候你又在那里?罗布泊暴动的时候又怎么不见你为了人族而舍身取义?”

说到这,他冷冷的看着孙铁陀和刘东,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九世铜莲的线索我们不可能会现在交给你们的,你几个就死了这条心吧,这里有的是通晓事理的道友,你几个就继续在这哗众取宠吧,初三,我们走。”

说着,东西两城的人便纷纷起身向门外走去,而江家和代表国家的总参也跟着我们离开,原本还熙熙攘攘的大厅顿时空了一大半,看到这刘东和孙铁陀顿时就沉默了。毕竟他们也没想到,我们身后的能量会有那么大。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想了会,接着转身向一脸阴晴不定的刘东说道:“旅馆的那笔帐和今天的这笔帐以后我会慢慢和你算的。”

出去之后,江夏江思越几个人纷纷凑了上来,尤其是穿着一身蹩脚西装的金大发更是笑道:“这刘东死到临头还这么跳,也真是不知死活了一点。”

“别理他,他现在就是秋后的蚂蚱,蹦不长了。”我笑着说道,经过罗布泊的事情我能看的出,国家已经开始厌恶刘东和谭海了,虽然为了维持平衡不会去动他俩,但是打压打压国家还是不会说什么的,而且随着江家两兄弟的逐渐上位,代表洛阳平衡者的江家也逐渐倒向我们,所以我才有底气说刘东是秋后的蚂蚱。

“你最近小心一点吧。”身旁的姚九指从出来后就一脸沉重,如今见我们几个如此乐观,他便忍不住说道:“刘东今天这招着实狠呀,初三,你这几天出门要小心一点了。”

“九爷。您的意思是……”我愣了一下,这时我心里才感觉有些不对味,如今姚九指一提醒,我顿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诶……”姚九指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别把人性想的太过善良了,隐士里心系天下的不少,可是一己私欲之人也为数众多,如今你还年轻,不懂九世铜莲真正代表的意义,但你只需要记住,这是一种足以让人疯狂的神物,明面上他们自然不敢对你动手,但是背地里,这群人比刘东更阴,毕竟他们大多都是了无牵挂的孤身寡人,比刘东这种有基业的人更没有顾虑,看来,是时候给你找个护道人了。”

“护道人?”我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是护道人呀。”

“就是类似于那种武功高强的中南海保镖。”姚九指白了我一眼后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慕容云三,他武力独步天下不说,还异常的清闲,不知道能不能把他给请出山。

听到慕容云三是旱魁后姚九指愣了一下。接着他面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行呀,你要是有本事能把他请出山的话,那这天下之大。你也随处可去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也没再说什么了。

回到姚记当铺后,我让龙一上去休息,自己在柜台后面值班,接着我掏出手机给慕容云三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心里却有些没底,毕竟这么久过去了,不知道手机还有没有电。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对面嘟嘟两声后居然被接了起来,而很快手机里就传来了慕容云三的声音:“喂,小初三呀,怎么了?”

我反应过来后笑了笑。说道:“慕容前辈,这不是想你了吗,寻思着打个电话问问您身体如何。”

“呦呵。”慕容云三不屑的笑了两声,说道:“这都过了多长时间了,你还问我身体如何,你这连客套都不会怎么当龙头呀?说吧,究竟什么事?”

我想了想,随后略有些尴尬的说道:“好吧,那我也就不瞒您了,其实这次就是想请您老人家出山,因为我这边遇到了些麻烦。”

“麻烦?”慕容云三沉默了会,随后说道:“你身为洛阳东龙头还能遇到麻烦,看来事情不小,也罢,正好镇魔殿里的小家伙被我吃的差不多了,那我就出去散散心,让它们繁殖繁殖。”

我眼皮一跳,合着这老爷子的胃口是有多大呀,一个镇魔殿里的凶兽都不够他吃的,等我报完坐标后,慕容云三说了句等着便挂掉了电话。

见慕容云三答应我欣喜若狂,因为这样一来不仅我的人身安全有了保障,连青山村的事情都多了一个帮手。

正高兴着呢,从门外忽然又来了一帮人。这帮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已经来过的刘戎。

“小张爷,这次又来打搅了真是不好意思。”刚进门,刘戎就客客气气的向我说道:“不知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来吃个饭呢?也好让我为前几天的事情赔罪。”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刘叔叫我初三就好了,吃饭这件事情可以,但赔罪就免了吧。”

刘戎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推了推一旁的刘莉,说道:“还不快给人家赔罪,你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了!”

刘莉此刻苦着脸,一脸委屈的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对,对不起……”

我点了点头,对此事也没有过于计较,虽然我年龄和她差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已经生不起和她计较的心了。

“刘大叔这次来,是找老爷子的吧。”此刻我转身看着刘戎问道。

“正是。”刘戎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上次的事我还要跟老龙头赔罪呢,不知老龙头他……”

“我去帮你叫一下老爷子吧。”上次的事情发生过之后。龙一曾叮嘱我刘戎来后要告诉他,毕竟拒门一次是身体不适,拒门第二次再拒绝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上楼把龙一叫醒之后,几个人便在侧室坐了下来,这时刘戎还让刘莉给众人沏茶,本来我想这小妮子会不会借机报复,但是没想到这一壶茶居然泡的无比的清香。

“自从庆王陵一别后,我一直都没有机会来好好谢谢老龙头,这次趁着……”

“诶,陈年往事就没必要再提了。”龙一挥了挥手,打断了刘戎的话语,说道:“那件事你不提我还都快忘了,就没必要这么执着了。”

“是,老龙头豁达。”闲聊了一会后,刘戎放下手中的茶杯忽然问道:“长沙最近有些怪异,不知道老龙头听说了没有?”

“怪异?”龙一呡了一口茶水后,皱眉不解道:“我隐退已有十多年,已经不怎么过问这种事情了,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难言之隐倒是没有,只是晚辈心里有些不安。”说到这,刘戎也十分疑惑的不解道:“其实前些年头还好,但是也就是这一两个月,长沙忽然变的有些诡异了,一些事情就连晚辈也不是很懂,所以特来请老龙头看看,能不能帮我拿个主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