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蓍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成成!”秦行天连忙点头,说道:“如今您是爷,说啥都成!”

我点了点头,虽然使用了慕容云三的武力,但是这第一位好歹也算是请出山了。随后我叫上慕容云三刚想转身离开,没想到秦行天拦住了我们,说道:“前辈,小兄弟!先别走呀!”

我疑惑的转过了头,看着秦行天问道:“秦前辈,您还有事吗?”

“没事,能有什么事?”秦行天摇了摇头,笑道:“只是你们二人从洛阳大老远的跑到这。我要是不请你们吃个饭也说不过去吧?现在正巧赶上饭点了,不如咱爷几个一起出去吃顿饭,然后详谈青山村的事项。”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接着我们三人乘着秦行天的公车,来到了一家档次不低的酒店门口。

熟练的和服务员打了个招呼后,秦行天就带着我们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里面,进去让慕容云三坐在主座上后。秦行天笑容满脸的开了一瓶茅台,给我们二人满上后,慕容云三站起身随后冲着我们二人笑道:“刚开始有眼不识泰山,老秦我自罚一杯!希望前辈和小兄弟不要介意。”

说罢。秦行天就异常豪爽的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了,接着他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小兄弟,虽然青山村的事情你已经跟我讲过了。但是出行能带上前辈这种等级的护道人,这等大手笔当今世上也没几个人能做的出来,不知小兄弟出自何家?虽然我无意刨根问底,但好歹也让我心里有个底吧。”

我点了点头,因为如今我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如果秦行天真想打听我的来历那也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为了化解上午的尴尬我还是很爽快的告诉了他。

“哎呦,那个洛阳小张爷就是你呀。”秦行天听完后蹭的一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接着他仔细的看了我两眼,咂舌道:“没想到呀,洛阳的东龙王居然这么年轻,小兄弟你真是年轻有为呀!”

“不敢当,不敢当。”我苦笑一声,随后便客套性的应付了两句。

“诶,实不相瞒呀。”秦行天坐到椅子上后,叹道:“其实最开始我没听到青山村的名头时我还打算帮你一把的。”

我愣了一下。难道青山村如今已经闻名到连秦行天都有所耳闻了嘛?

“是呀。”听到我的疑惑后秦行天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我秦某人会些蓍占之术,之前听说安徽某地有个青山村异常的凶险,有许多道上有名的人士要么去了不敢进村。要么进去了便犹如泥牛入海一般了无音讯时,我那时其实便有了出手之意,只是临走前我忍不住堪了一卦,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很老实的摇了摇头,期待着秦行天的后文。

“那一卦的具体形势我也没算出来,只是受了内伤在医院里躺了两周,那时候我便知道这里面因果太大,轻易沾染不得。”说到这,秦行天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些后怕之色,等他呡了一口酒水后又看了眼慕容云三,接着才将头转向我,说道:“小兄弟,我这番话真的不是危言耸听呀,如果你信我,以后就不要插手青山村的事宜了,不然恐会引火烧身呀!”

这番话说完后,连一向脾气火爆的慕容云三都忍不住沉思了片刻,过了会他忽然抬起了头,看着秦行天说道:“小子,你不是会蓍占之术吗?那这样吧。你替这小子占一卦,如果算的准,那老头我做次主就不让你去青山村了,你看这样如何?”

“行行行!”说出那番话本意就不想去的秦行天连忙点了点头。接着他从自己提着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龟壳和六枚乾隆铜钱,当看到这几样东西的时候慕容云三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接着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行天说道:“小子,福缘不浅呀。这石金甲和这六枚铜钱恐怕从乾隆年间就是一对的吧?”

“嘿嘿嘿嘿……”秦行天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讪笑道:“前辈慧眼,晚辈叹服。”

“行了行了,赶紧算吧,老头子也有好久没看到这门中的好手了。”说着,慕容云三不耐烦的甩了甩手。

秦行天点了点头,接着他将目光转向我,问道:“小兄弟,你想算什么?”

我想了想后,说道:“算命运。”

秦行天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烦请说下你的生辰八字。”

我没有太多的犹豫就把生辰八字告诉给了秦行天,秦行天听完后先是一皱眉,口中喃喃道:“阴年阳月生于亥时,运门应当是丁酉,丙申,乙未,甲午,从八字上看并无多大问题,不过仅看八字还是太粗浅了一点,待我再给你算上一卦!”

说罢。秦行天拿起龟壳并把桌上的三枚铜钱放进了龟壳里面,接着他便闭目摇晃了起来,虽然我这个外行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身旁的慕容云三却忍不住暗自点起了头来,过了会秦行天忽然把手中的龟壳往桌上一扔,那龟壳便落在桌上并不住的旋转了起来,一会过后,那三枚硬币纷纷被吐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尽是反面!

“三爻背首,此为凶,一爻老阳二爻阴爻此为变卦。凶上加凶!三爻上9位,另外两爻皆是下1位此乃断线!这……”

说着说着,秦行天咂了咂嘴,神色略有些复杂的说道:“小兄弟,我这一生行卦已有二十余载,平生凶的卦象我见过不少,可凶的这么狠,凶的这么绝的我也就遇到你这头一遭,你这种情况……理应只存于经书之上。”

虽然之前已经被人打过不少预防针了,但听秦行天这样一说我嘴里还是有些苦涩,于是忍不住问道:“有,有多凶?……”

秦行天愣了一下。随后苦笑道:“我曾给即将夭折的新生儿占过命,但是人家的命格之凶还不及你这十分之一呢,其实我现在很好奇你为什么能安然无恙的活到如今,按理说……你别说出生了。恐怕在娘胎里就应夭折了。”

“诶,等等等等!”见我情绪愈发低落,慕容云三连忙不耐的摆了摆手,说道:“蓍占之术你才进行了一半,就不要这么早下定论了。”

“这……蓍占分两行,一行算得是一个人的命格,而后行算得是这个人的命运,这两者听起来好似差不多。但是命格在你出生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这世间就好似一台机械一样,我们每个人就是机械里的一个齿轮,只能听从安排不断的往前走,即便你不走,后面的齿轮也会推着你走,而命格,便相当于在出生时便把人的一生运气吉凶给定的差不多了,命运也不过是涅于命格之上,这后一行呀,不看也罢……”秦行天说完后看慕容云三脸色不对,愣了一下后他就连忙笑了笑,拿起龟壳说道:“不过既然是前辈要求了,那这后一行我不算也的算呀!”

说着,秦行天便又把另外三枚铜钱装进了龟壳里,和上次一样他闭目摇晃了半饷后,便把龟壳往桌子上猛地一扔。

龟壳徐徐旋转,我的目光也死死的盯着它看,心中还不忘祈求这一次的卦象能好一点,虽然我心里也知道,恐怕这个希望非常渺茫,但出于挣扎心理,我还是小小的期待了一下。

等龟壳吐出铜钱后,这三枚铜钱在桌上旋转了许久,等三枚铜钱停下来的时候,我不禁被面前的景象惊呆了。

因为,这三枚铜钱竟然竖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