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再会孙蓝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那时农村普遍生活清苦,但是面前这一座泥胚房还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所谓的泥胚房,就是不用砖石,不用大梁,只用黄稀泥掺和麦杆,生豆浆等材料搭建而成的,这样的房子一时住着没什么,可是风吹日晒要不了几年便会倒塌,在我印象中我们青山村十多年前才出现过泥胚房,所以在这里看见一栋,我内心还是比较无语的。

不仅如此,这泥胚房没有院子。门前的空地因为常年没人打理而生满了荒草,最夸张的是这泥胚房通体遍布裂缝,从中还生长着一缕缕枯草,再加上两个没安木窗而犹如两张黑黝黝大嘴的洞口。我深切怀疑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人在住。

“全忠叔!有人找你!”那个带路的孩童冲着泥胚房大喊一声后,过了许久那扇已经被蛀虫侵蚀而千疮百孔的木门才咯吱一声缓缓打了开来。

接着,从中走出一位老人,这老人穿着一件沾满灰尘。而且还满是洞口的棉袄,甚至寒风一吹裸露在外已经变的灰黑的棉絮便微微起伏,这乞丐一般打扮的李全忠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当看到慕容云三时他的眼瞳一缩。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二,二位是?……”

我笑了笑,因为孩童在身旁所以我非常含蓄的说道:“您就是李全忠李叔吧?”

李全忠点了点头,问道:“我是,怎么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和这位叔伯从洛阳而来,不知李叔能否借一步说话?”

李全忠犹豫了一会,随后指了指门内说道:“行,进来吧。”

给孩童五块钱把他支走后,我便和慕容云三走进了房门,进去时我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室内的摆设也只能用寒酸来形容,随便找个马扎坐好后,李全忠问道:“行了,二位大老远的从洛阳赶到枣阳恐怕不仅是为了和我闲聊吧?”

“李叔真是慧眼如炬。”一边拍了个马屁,我一边从怀中掏出老乞丐送给我的那五张纸条,把代表他的那一页递给李全忠后,我诚恳的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李全忠。

说完后,我看着李全忠继续道:“如今秦行天秦叔那边我已经说服他了,不知李叔能否助我一臂之力?”

李全忠没有说话。他盯着那张纸条看了许久,半饷叹了口气,说道:“老黄呀,没想到修行一世却落得了这个下场。何苦哀哉?”

说罢,他站起身来,看着这四周的泥胚墙壁失落道:“我从十岁便随师傅云游四方,师傅死后我便一心追寻大道,可老黄的下场真是为我等敲响了警钟呀,修行一生却沦为一捧黄土,命呀!”

“李叔,您……”看着一脸失落的李全忠我有些哑然,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青山村的事情……”李全忠皱眉想了一下,说道:“此等邪事,其中必有天大因果,也罢……我和老黄相识数十年,你今天既然千里迢迢的来请我,那我便随你去一趟吧,顺便……也祭祀祭祀老黄。”

我心里一喜,没想到这事竟然完成的这么顺利,说服李全忠后,我们三个便赶往了另外三家,这三个人分别是华阎王,梅楚萱。邓中为。

虽然其中经受了一些波折,但在李全忠的劝说和慕容云三的武力之下,这三人终究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

耗费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距离大年初一也就仅剩几天的时间了。趁着这几天我马不停蹄的把这五个人带到了洛阳,终于在大年初一的前三天赶回了洛阳。

在洛阳给五个人开好房间之后,我便回到了姚记当铺,刚推开门。我便看到了正在打扫摆设的龙一,叫我回来了龙一愣了一下,问道:“呦,回来啦?人找齐了嘛?”

我点了点头,这次因为有慕容云三在场,所以无疑轻松了许多。

“行。”龙一见状指了指楼上,说道:“奔波了这么久,上去洗个澡吧。”

我嗯了一声,上楼洗漱一番后,便帮龙一一起把店里大扫除了一遍,忙完我们三个人坐在楼下一起喝茶,喝了会后。龙一说道:“上次那个刘莉找到了,本来刘戎还想再请你吃一顿饭的,结果那时你已经走了,刘戎走前说你要是有天去长沙的话,别忘记去他那里做客。”

“刘戎?”我愣了一下,随后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刘莉,半饷我苦笑一声,说道:“算了吧,别说长沙我会不会去,去了我也不想看到那个刘莉。”

“别呀。”龙一仿佛想起了什么趣事,于是笑道:“当初你没来你爷爷还在的时候,你爷爷还和刘戎开玩笑。要让你和刘莉结娃娃亲呢。”

“不会吧……”我浑身一紧,一想起刘莉那个刁蛮公主,我就有种头疼感,说实在的刘莉人心不坏。要怪也只能怪她从小所在的家庭环境了。

“行了,刘戎现在自身都难保了,那还记得那个口头玩笑呀。”说起这事,龙一收敛笑容叹了口气,说道:“这两年真是多事之秋呀,长沙如今出现异动,不知开封洛阳还能平静多久呀。”

我沉默了一会后,便去厨房给龙一做午饭去了。中午吃完饭后,我便和慕容云三离开姚记当铺,打算先去见一下孙蓝衣。

打通电话后我跑到了交警大队门口,没过多久孙蓝衣便穿着一身警服一路小跑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她额头上的一层细汗开玩笑道:“你之前不是当警察的吗?现在怎么调到交警大队来了?”

“感觉警察这个职业我不适合。”孙蓝衣笑了笑,说道:“可能还要再磨练几年,我才能胜任那个位置吧。”

见孙蓝衣这样说我点了点头,随后我看着她还穿着警服于是问道:“你……不用去换身衣服吗?”

“不用。”孙蓝衣摇了摇头,笑道:“不过是吃个便饭而已,换什么衣服呀,怎么?还想让我宰你一顿?”

我愣了一下,接着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孙蓝衣拉着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家沙县。进去后孙蓝衣点了一个炒饭,接着问道:“你现在毕业了吧?”

这时我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因为之前我没有把我在洛阳的经历告诉孙蓝衣,可能她还是以为我是那个穷大学生。所以刻意在帮我省钱吧。

“毕业了。”缓了下心情后,我笑道:“现在在家企业里面实习。”

“挺好的。”孙蓝衣点了点头,接着就对着面前的炒饭欢快的吃了起来,因为来之前我已经吃饭了。所以面对孙蓝衣给我点的炒饭我也没有一丝胃口,于是我撑着下巴,专心致志的看着孙蓝衣吃饭。

可能是由于良好的家教吧,所以孙蓝衣吃起饭来很快却异常的优雅。而且没有一丝的声音,让我不禁联想到了啃萝卜的大白兔,看着看着,我竟然看的发呆了。

“你……你看什么?”看了一会,我发现孙蓝衣洁白的双颊飞起了一团红晕,半饷,孙蓝衣放下筷子指了指我面前的那份炒饭,问道:“怎么了,你不饿吗?”

“我……我来之前已经吃过了。”愣了一下我很快反应过来,说道:“没事,你吃吧,吃完后我带你去逛街吧。”

其实我要带孙蓝衣去逛街还真的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因为我是东道主,孙蓝衣来这一趟我总不可能一碗炒饭就把别人给打发了吧,或许孙蓝衣感觉没什么,但是我却有些不好意思。

孙蓝衣愣了一下,接着她皱眉想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说道:“好呀……那你想好去那里逛街了没?”

看着一年来坚强了许多的孙蓝衣,我不禁内心一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