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伏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各位兄弟,想必大家此刻都很疑惑,为什么年会刚召开过我今天就又弄了这一出呢?其实召开这次会议没有别的,只是为了让大家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

说着,我指了指刘云鹤,以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批判道:“几年前,我爷爷见他有难不仅出资帮助他,还把他捧到了如今这个地位。可是没想到呀!他不仅贪污自身所处堂口的每年上贡,还勾结南北两城来暗害于我!”

一边说,我一边把照片和账本递给了其他五个堂主的手里面,其实这时候我心里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刘云鹤现在已经倒台了,我相信支持刘云鹤的另三个堂主不会那么不识趣的反对我。

“刘堂主!不可能吧……张爷当初那么器重他,他不可能……”

“是呀,万一是真的话这刘云鹤未免也太畜牲了吧。”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我的猜测,因为这时候得到消息的人还没几个,所以东城的普通帮众瞬间炸开了锅,场内一时间议论纷纷十分嘈杂,而另外五个堂主看到这些证据后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来。

见火候差不多了,我蹲下身把刘云鹤嘴里的抹布给拔了出来,接着笑道:“刘云鹤,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哼。”有时候我也不得不佩服刘云鹤这个人,即便到这种时刻他还是抵赖道:“伪造证据谁不会?你张初三视我为眼中钉已久,如今只不过是想借口除掉我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要杀就杀吧,即便下去见到了张爷我刘云鹤也问心无愧!”

“是吗?”我笑了笑。道:“你刘云鹤在外面包养了三个小蜜,我们现在就来看看她们是怎么说你的吧。”

说完后,就有人把刘云鹤的三个小蜜给带了上来,因为我一直不关心这种事情,所以如今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们,只见这三个人中有两个人姿色都属于上乘,但最吸引我的还是属于一个带着孩子的少妇。

这个少妇论姿色是绝对比不上另外两人的,但是她身上有种东西却是另二人所难及的――气质。

如果说另二人是花瓶,金丝鸟的话,那这个少妇就属于那种极有气质,像是古代大家闺秀一样的女人,如果真要较真的话,就是浑身充满了书香气!加上那荣辱不惊的神情即便是我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出意外,这个女人就是慕容云三曾经提到过的宋青。

刚一进来,宋青以外的另两个女人就开始哭诉,内容无非是刘云鹤有多么畜牲。仿佛自己当初是被迫屈从的一样,再加上那不知是真是假的刘云鹤黑历史和伤心欲绝的表情,即便以我的心性也有些想给二女颁奥斯卡影后奖了。

“行了,擦擦吧……”看着鼻涕泡都哭出来的二女。我有些看不下去的给了她们一张纸,随后我将目光转向刘云鹤,问道:“说吧,你还想怎么辩解?”

“呵呵……”刘云鹤惨笑一声,那脸上的神情让我有一种自己是大反派的错觉:“二奶而已,你张少爷有的是钱,稍微给她俩均一点还不是想说黑是黑,想说白是白。”

见刘云鹤如此嘴硬我有些头疼,紧接着我将目光转向了宋青,但是此刻宋青牵着她的儿子安静的站在一旁,从一开始她就没有说一句话,看着她我犹豫了一会,接着我凑到刘云鹤的身旁,阴笑道:“刘云鹤,那应该是你的儿子吧?”

本身一副无所谓的刘云鹤听到我的这句话后忽然浑身一紧,接着他刻意压低音量。咬牙切齿道:“张初三,道上规矩祸不及家人,你有什么招就冲着我来!我刘云鹤全接下!”

“呵呵。”听到刘云鹤这番话我有些啼笑皆非,“姓刘的,我刚一上任你就给我使绊子!我爷爷当初待你不薄,可你现如今居然想取而代之,你不仁,那我也只有不义了,我对洛阳这所谓的规矩不看重,相信你也看的出来。”

听到这番话后刘云鹤沉默了一会,紧接着他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张晋张爷我服,如果他还在的话我刘云鹤绝无二心,可他老人家如今已经走了,你一个二世祖我凭什么居于人后?就算是张爷当年也是踏着别人的尸骨才夺得的龙王位,既然别人能做,那凭什么我刘云鹤不能?”

说完,刘云鹤趁着我愣神的功夫又轻声道,“虽然不知道你小子使了什么手段,但如今既然输了我刘云鹤也认栽。你放我和宋青以及我儿子一马,我们一家立刻出国从此绝不踏足洛阳,作为回报,我会把这些年得来的一半积蓄还给你。不然你即便杀了我,那些钱你也别想追回来,而且你以为我的背景真的是那么简单的?杀了我,对于你我二人都没好处!”

看着沦为鱼肉还威风不减的刘云鹤我愣了一下,紧接着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他一眼,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中,我笑道:“刘云鹤,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从你在年会上和我公开撕开脸皮的那一刻起。你以为你落到我的手上还会有生机吗?我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杀鸡儆猴的机会,不把你这只鸡的血都挤出来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嘛?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背景,我也不管你的背景有多大,但是你今天死定了,唯一的区别就是,要么你把你的积蓄一个钢蹦都不留的交出来,要么我杀了你全家,这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刘云鹤沉默了许久,接着他惨笑一声,说道:“真的不能给我留有一条生路?”

我缓慢而坚定的摇了摇头,如果在今天这种局面下我还放过刘云鹤的话,那我在东城就真的毫无信誉了。

刘云鹤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饷,他抬起头用通红犹如即将要流血一般的眼睛看了看我,沙哑道:“我凭什么信你?”

“你没有选择。”看着刘云鹤我心里没有丝毫不忍,毕竟人可以有野心,但有野心的人同时又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行……我答应你。”刘云鹤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便开始把存钱的户头和银行告诉给了我,等我得知刘云鹤全部的存款信息后,我拍了拍他的肩头,接着便站起了身。

“张初三,我诅咒你不得好……”

我转身的那一刻,身后的刘云鹤猛地坐起了身子,接着便用那怨毒狠辣的语气说道,只是话还没说完,从人群中就窜出了一道黑影,这黑影一闪而过,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云鹤的心口前就出现了一个血洞。

刘云鹤愣愣的向下看了一眼,当他看到自己的伤口处犹如自来水一样不要钱的往外喷涌鲜血后,他脑袋一垂便人死道消了。

看着刘云鹤的鲜血渗进地毯里,把原就殷红的地毯染的更加猩红后。我轻轻的走到刘云鹤的身旁,说道:“咒我死的人不止你一个,你还是下去排号等着去吧。”

说着我轻轻推了下他的肩膀,刘云鹤的尸体便顺势倒在了地毯上。

见刘云鹤身死我不由松了口气,接着我看了眼宋青,只见她此刻愣愣的看着刘云鹤的尸体,脸上无悲无喜异常平静,看到我的目光后,她一边用手遮住儿子的眼,一边往后退了一步。

“好……好!张爷杀的好!”

“是呀,如此叛徒真是人人得而诛之!”

“真是狼子野心,不过幸好张爷明察秋毫,这才没让刘云鹤的野心得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