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此去泉台招旧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因为金大发为了避免被宋老鬼的眼线发现所以刻意的选择了一条乡间小路,所以我们的速度也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等到天色已晚的时候更是身处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里。

“今晚是在车里休息一夜等第二天一早再进市区还是继续赶夜路?”开了一天车精神略显疲惫的金大发问道。

我冲着四周看了看,只见车窗两侧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顺着车前灯照耀的地方看去路的两旁更是长满了杂草,虽然这条乡间小路异常的坑洼,但这种场景让我下意识的联想到了荒村,虽然不想在这停留但鉴于金大发已经开了一白天的车所以我保持了沉默。

“在这休息一夜吧。”墨兰想了想,随后说道:“夜里最好潜入但宋老鬼不会想不到这点,再加上晚上没几辆车进城所以我们的目标就会变大,保险起见还是在这休息一夜吧。”

说完墨兰又看了眼慕容云三,问道:“慕容前辈。您感觉呢?”

“嗯……”慕容云三点了点头,说道:“这附近没什么异常的,你们就放心大胆的休息吧,我来帮你们守夜就是。”

知道慕容云三是阴尸不需要休息所以我们也就没有拒绝。把车停靠在路旁金大发打了双闪后我们就各自进入了梦乡,但夜晚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躯体越来越寒冷,最后甚至被冻醒过来。

当我醒过来发现金大发和墨兰二人也醒了过来,正当我有些疑惑的时候一旁的慕容云三忽然严肃道:“小心点。附近有东西。”

“有东西?”我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问道:“慕容前辈,你不是说这附近没异常吗?”

“那时候是没异常,但人家主动找过来我又有什么办法?”慕容云三很是不屑的白了我一眼。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温度变的越来越低,甚至让身穿棉袄的我感觉犹如赤身裸体的躺在雪地里一样,我一边打着哆嗦一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心里却忍不住有些紧张。因为看这等异像来的东西显然不是寻常之辈,虽然身旁有慕容云三这样一尊大神但我心里依旧有些发虚。

“大发,身上带家伙了没?”终于,我忍受不了这种气氛向金大发开口问道,虽然要些辟邪之物可能没什么用处,但放在手里心中多少会踏实一点。

“哈……哈……有……”金大发向掌心里哈了口气后,便颤颤巍巍的从背包里给我掏出根黑驴蹄子来,我接过后只感觉手里犹如握了块寒冰似的,那寒气直往肉里面钻。

“啪……”

因为要保护我们所以慕容云三不能下车,就在局面呈现僵持的时候车前灯忽然发出一声轻响,随后熄灭了!

唯一的光源熄灭四周顿时伸手不见五指,我下意识的一惊但还没反应过来,从远处就传来了一阵军鼓的声音。

“轰……轰……”

这军鼓整齐而嘹亮,一下一下仿佛敲在我心头似的让我心乱如麻,这军鼓的音色不像是现代的鼓那样清脆,那沉重宏大反而有些像是古时的牛皮鼓!

“杀!杀!”

仿佛为了应和这些鼓声一样。鼓声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一阵阵充满杀气的喊杀声,听到这些声音我有种错觉,就仿佛自己正置身于即将开战的两军阵前一样,那一声声气势磅礴的喊杀声犹如魔音一样盘旋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有种眼睛发黑将要晕过去的错觉。

“捂住耳朵,小心着了对方的道。”黑暗里忽然传来了慕容云三的嘱咐声,我听到后立马捂住了耳朵,虽然这样依旧能听到那些声音但对比之前无疑是好了许多。

犹如万马奔腾一样,刚捂住耳朵的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黑暗之中隐藏着的军队便仿佛按耐不住内心的杀意一样向我们发动了冲锋!

马蹄如雷,旌旗如风!

一阵阵马嘶人吼的声音让我心跳猛地加快,就仿佛我的面前正有一支万人骑兵在向我们发动冲锋一样,那黑色的洪流无坚不摧,我们在它的面前就犹如几只小蚂蚁一样无力!

听着那犹如雷声般轰鸣的马蹄声,我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给紧紧捏住了一样,随着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那只大手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不知不觉我已经满头大汗,甚至有种将要窒息而亡的感觉!

当声音传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嘴里只能发出一阵微弱的喘息声,就犹如一只被捏住脖子的公鸡一样,而胸膛里的心脏也仿佛停止了跳动,那只无形的大手也许在下一秒,就能捏碎它!

“滚!!!”

正当我即将昏迷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犹如天雷般的怒斥,随着这声怒斥那些马蹄声,战鼓声也戛然而止,消失的没有一丝预兆,而捏在我心脏上的那一只大手也猛地消失,让珍贵的空气重新涌入了我的胸膛。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虽然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但我依旧能体会到那样。因为长久缺氧而眼前发黑的后遗症,甚至连耳鼓都在发鸣!

等我好不容易才缓了口气后,我看着四周有种不敢置信的劫后余生感,刚刚还天雷滚滚万马奔腾,可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周围就只剩下大口的喘息声了,除此之外安静的简直有些不像话了!

过了会,黑暗中不知是谁打开了车灯。当四周有了光亮我下意识的冲着四周看了一眼,只见墨兰和金大发和我一样,脸上都惊疑不定仿佛刚刚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随后我没有问什么,而是把目光对准了前方。但窗外那随着夜风缓缓摇晃的荒草又让我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那战马呢?那军队呢?怎么什么都没?

“慕容前辈……刚刚发生了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金大发冲着慕容云三问道。

“没什么。”慕容云三摇了摇头,只是脸上的神色并不轻松:“只是某个存在派来试探我们的马前卒罢了。”

“马前卒?”我喃喃自语,但心里却有些不太敢相信,究竟是谁的马前卒能有这等威势?而那等存在又怎会和我这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过不去呢?

“诶,事情有些棘手了。”慕容云三说完后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接着他往长沙方向看了一眼,说道:“看来真是万鬼朝宗呀……如今帅已入局,也不知道长沙那边的六魁首和总参有没有察觉,如果没有察觉的话,这势必又是一场浩劫。”

“慕容前辈,万鬼朝宗究竟是什么呀?”一旁的金大发心有余悸的向窗外看了眼后,忍不住冲慕容云三问道。

“万鬼朝宗……怎么说呢。”慕容云三皱着眉头想了会,才解释道:“此去阎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如果你非要让我给你解释的话,也只有这样说才比较合理一点了。”

此去阎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这句诗初一听有些豪迈之气,但结合目前的形式竟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十万鬼兵斩阎罗,可如果十万鬼兵乱阳间呢?那又会是一场怎样的浩劫呢?

明白这一点的不只有我一个人。金大发低头想了一会后浑身打了个寒颤,随后他看着慕容云三强笑一声,说道:“慕容前辈,没那么严重吧,毕竟是先辈,不过做出这种……”

“哼,妇人之见。”慕容云三不屑的看了眼金大发,随后说道:“旌旗十万是有些夸张了,但是百鬼夜行对尘世间也同样是一场灾难呀,有些先人自然值得尊重,可也有些大奸大恶之辈就顾不上你是不是他子孙这点问题了,就例如杀人百万的黄巢,你感觉他即便是变成了鬼会不会做一个好鬼呢?”

“不会……”金大发很老实的想了会后摇头道。

“这不就行了吗?”慕容云三把两手一摊,颇为无奈的说道:“像他这种人,即便当鬼也要当鬼雄,何况这种人在历史上还不是少数。”

“那怎么办?”这时候我有些心虚,因为还没到长沙呢就已经被人狙击了,那到长沙后岂不是更凶险?所以这时我已经有劝说墨兰回去的心思了。

“放心吧,问题还不大。”但慕容云三可能没听懂我的意思,他此刻悠哉悠哉的摆了摆手,说道:“我说了,有我在这天底下能动你的人没几个。”

“嘿嘿,有慕容前辈这句话大发我心里就踏实了不少。”金大发听完后笑容满脸的搓了搓手,说道:“那您看今天晚上是继续在这休息。还是赶往洛阳呢?”

“今天这一劫已经闯过去了,就没必要再走了。”慕容云三摆了摆手,说道:“它们也仅仅是过来试探一下我们的而已,现如今吃了点苦头也不会再这么鲁莽了。”

慕容云三这样一说那我们就决定继续留在这里了。因为刚刚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所以我们三个躺了好几个小时才终于合上眼休息,这一睡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十点多,等我起来的时候,金大发已经把车开到了长沙市区。

把车停靠在一处相对偏僻的街角后,我们四个人便下车换乘了公交,因为墨兰对东城各堂口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则由她带我们去长沙的情报盘口上打探消息,如果李梦洁真的来了长沙的话,那她到达地方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在这里的情报盘口打听消息,而我们此刻则想借助这一点打听到李梦洁的下落。

不得不说,一般人确实接触不到土夫子的世界,而土夫子也很难融入到正常人的世界之中,走在街道上我看着身旁路过的白领,学生和情侣后心里不禁有些唏嘘,曾几何时我和他们一样,每天要么为了前途而奔波,要么就思考着如果过好生活,可如今竟然走上了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的一条道路,有时候再回首的时候甚至不禁有些羡慕他们了,最起码他们活的比我轻松的多。

“虽说长沙已经即将大乱,可是在这里丝毫都看不出来呀。”和我一样,金大发冲着身旁的人看了两眼后颇为感慨的说道。

“废话。”墨兰忍不住白了金大发一眼,说道:“如果这事牵扯到了普通人,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也是……”金大发颇为尴尬的笑了笑,但眼神看到一对小情侣时却不禁透出些羡慕来:“但有时候不得不说,当个普通人也蛮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