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灭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个普通人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如今我们已经没法回归普通人的生活了。

在路口打了个出租车后,我们向最近的一个盘口走去,因为对长沙不熟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只是看着窗外越发古老的建筑我暗自判断应该是去往老城区类似的地方。

终于,出租车停在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旁。我走下车后向四周看了看,当看到那斑驳早已露出水泥的墙壁,还有地面上雨水掺和大雪所产生的黑泥冰时我不禁有些疑惑,因为把这样人迹罕至的老城区当情报据点虽然安全,但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也很难向外求援的呀。

“小心点。”走下车的慕容云三皱眉向四周看了看,说道:“这四周有许多人刚死过不久,徘徊在这里的怨气极重。”

“怨气?”金大发一听这俩字顿时从包里掏出了黑驴蹄子,接着他一脸慎重的看着墨兰,问道:“墨兰姐。你赶紧给盘口打个电话,看看他那边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好,我这就打。”墨兰没有犹豫。但打了一个电话后她脸色微变,说道:“那边没人接。”

这话语中的内容让所有人都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半饷,金大发咂了咂嘴,说道:“要不……要不我们先找个酒店落下脚,然后从长计议?”

“不行,来都来了怎么说也要进去看看。”墨兰摇了摇头,随后她看了眼慕容云三,说道:“慕容前辈,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没事。”慕容云三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进去吧,我在周围护着你们。”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一行人便向小巷子深处走了过去,因为长沙刚下了大雪,所以雪花掺和雨水变成了又冷又脏的冰泥。人一踩上去就会发出啪叽啪叽异常清脆的踩水声,这声音让我有些不安,因为这个盘口的人如果真的全部被人杀害了。那来袭者针对的目标无疑会是我们,万一他们就在盘口里守株待兔的话,我们现在岂不是非常危险?

来不及多想,墨兰走到一扇木门前犹豫了片刻,接着她敲了敲门,三长两短的敲击节奏无疑是暗号。

然而回应墨兰的是一片死寂,墨兰等待了一会后又敲了敲木门,但这次木门的后面忽然发出咯吱一声,犹如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样露出了一条缝隙……

这种异动让我们所有人都警惕的退后了两步,但等待了一会后,里面依旧是一片寂静……

“应该,应该是风吧。”金大发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小巷后强笑道。

慕容云三撇了金大发一眼。接着他走到木门的面前,用手用力一推,木门就从中分了开来。

当我看到里面的场景时,即便我去过罗布泊这种血肉地狱,胃里却依旧有些想吐的冲动。

这个情报堂口是一个在旧长沙十分常见的小院子,只是此刻里面已经成了一片人间地狱,各种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雪水里,把原本黑色的雪水染成了红色。

不知道为什么,大门打开前我们闻不到丝毫味道。可大门开启后从里冲出一股扑鼻的腥臭,让人犹如置身于屠宰场中。

“这味道……不对劲呀。”金大发捂着鼻子非常不解的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把肉放在外面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坏。可是这尸体怎么腐烂的这么快呢?墨兰姐,你最后一次和他们取得联系是什么时候?”

墨兰拿起手机看了眼,说道:“早晨来时我才和这里的负责人打过电话,他们说李梦洁曾经找到他们打听宋老鬼的下落,说可以为我们提供线索。”

“那就怪了,就算他们打完电话就被宋老鬼派来的人给杀了。那这半天功夫尸体也不至于腐烂的这么快呀。”金大发皱起眉头想了想,说道:“难道……这里面有鬼?”

“哼!”慕容云三冷笑一声,说道:“自然有鬼,这里怨气徘徊不散必有诡事发生,而且这些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枉死的,看来。布下这个局的人真是用心良苦呀。”

“看……”我还没从吃惊中缓过神来,身旁的金大发就指着地上的一具尸体大叫道:“这具尸体应该是宋老鬼他们派来的人!”

我顺着金大发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发现雪水中躺着一具尸体,这尸体看似和别的尸体没什么两样但细看下却格外让人心凉。

因为这具尸体表面完好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但皮肤黑紫七窍流血看上去好似是被毒杀了一样,墨兰蹲在地上看了半饷后摇头道:“魂没了,是被生生吓死的。”

说罢,她从尸体上拿出了一把安装着消音器的手枪,把手枪的弹夹打开看了眼后。说道:“没错,看来把我们的情报人员给一锅端的人就是他们了,只是不知道事后发生了什么。这群人看似是被灭口了。”

“对,而且你发现了没有。”金大发指着一具表面有枪伤,但皮肤颜色正常的尸体说道:“这具尸体应该就是我们情报人员的其中一位,他身中三枪而死,但表情痛苦却并无恐惧,而且瞳孔是正常的溃散并不是因为极度恐惧而放大性的扩散,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虽然金大发这番话看似很不能理解,但其中的含意足以让人毛骨悚然,正常来说人死后瞳孔都会溃散,但受到极度惊吓的人瞳孔则会在一瞬间放大数倍,死后瞳孔也和正常而死的人的瞳孔不同。

那么依照现场的情况来看,我们东城情报盘口的工作人员应该先是被宋老鬼的眼线给发现了,接着便惨遭杀戮,然而等杀光所有目标之后这些刽子手又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以至于在极度恐惧中死去。

至于能让人在极度恐惧中死去的。数来数去也就那几种情况了。

“是……宋老鬼灭的口?”众人沉默了半饷,接着墨兰轻声问道。

“不可能……”金大发摇了摇头,很是干脆的说道:“即便在洛阳,我们四方龙头也没有多少这样的手段,更妄说一个小小的宋老鬼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慕容云三看了看四周后忽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接着他冲着我问道:“初三,我问你件事,那个宋老鬼对那个宋青有多宠爱?”

“这个我知道。”比我了解要多的墨兰抢先说道:“宋老鬼无子,只有这一个女儿,因为对他已逝妻子的思念所以宋老鬼格外宠爱这个女儿,说是掌上明珠也不为过,可是正是处于对自己女儿的保护,宋老鬼对他女儿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的好,外界很少能得到有关于他女儿的消息,可是前几年有段时期宋老鬼脾气变得异常暴躁,一点小事都能让他发火,后来经过分析我想宋青正是那时候来到的洛阳,结合以上几点和宋老鬼和我们开战来看,这个宋青在宋老鬼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数一数二。”

“那宋老鬼联合南北两家真的能打败你们东西两家的联合吗?或者说,宋老鬼能逼迫姚九指把初三给交出来吗?”听到这样的回答慕容云三脸上的笑容就更诡异了。

“不可能。”墨兰想都不想的就摇了摇头,说道:“想要让我们把初三给交出来,恐怕他不止要打败我们,还得消灭我们才行,但就凭他们目前的实力来看,即便想取得上风都是件困难的事情,何况还有军方和江家在一旁给我们帮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