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事态失控/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了想,我把刘莉所做的一切都告诉给了刘戎,刘戎愣了一下,接着他面上浮现出了一股怒色,说道:“这死丫头真是不知悔改!初三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别别别!”我连忙摆了摆手,毕竟如今有求于刘戎,自然要给他点面子,于是我想了想,说道:“刘莉虽然有些调皮,但终究还是年龄不大的原因,刘叔您只能诱导她改变。如果方式不当只会适得其反。”

“诶……”刘戎愣了下随后叹了口气,说道:“我家刘莉要是有你一半成熟我也就放心了。”

说罢他让出身子,冲着我们笑道:“也罢,今天贵客登门我们就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赶紧进来坐吧。”

我们一行人坐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后,刘戎让佣人给我们倒了杯茶水后,说道:“初三,你在这种非常时期来长沙恐怕是有要事要处理吧?”

我呡了口茶水后苦笑一声,说道:“可不是吗,现在宋老鬼满大街的找我,要不是为了找人我还真不敢来呢。”

“找人?”刘戎皱了皱眉头,问道:“究竟是谁能让你亲自来长沙找呢?恕我这个当长辈的直言,以初三你如今这种地位来看,在这种非常时期来长沙可真是有些不明智呀。”

“刘叔说的是。”我颇为苦恼的揉了揉鼻子,毕竟要不是为了墨兰的话我还真的不会来长沙,如今刚到长沙没多久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心里的烦躁可想而知。

“算了不说这些,你要找的人究竟是谁?我可以动用关系帮你寻找一下,至于能不能找到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听到刘戎主动要帮我找人我心里一松,感激的同时也忙说道:“多谢刘叔,其实我这次来长沙是找一个叫李梦洁的下属,不知刘叔你这次有没有什么线索?”

“李梦洁?”刘戎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他摇了摇头,说道:“没,等下我打电话让下面堂口帮我查一查,你安心在这里等消息就可以了。”

“行,那就多谢刘叔了。”事情到了这里我也就终于能松一口气了,和刘戎闲聊片刻后,我试探性的问道:“对了刘叔,我有件事不知道方不方便问。”

“怎么了?”刘戎笑了笑,随后挥手道:“放心吧,想问什么就直说。只要刘叔知道就定不会瞒着你的。”

“行,那我就直说了。”我想了想,说道:“今天我刚来的时候去找了东城在长沙的一个情报堂口,结果去的时候发现那里的人已经被杀光了。当时现场有两批尸体,除了我东城的人之外,还有另外一批不明人士的尸体,根据现场残留的线索来看,我推测那批不明人士在杀光我东城的情报人士之后,就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给灭了口,刘叔你说……这代表着什么?”

“不干净的东西……”刘戎愣了一下,接着他脸色剧变,惊道:“你确实?!”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把用手机照的几张照片递给了刘戎看,照片上那尸体七窍流血,满身青紫的特征让刘戎额头上起了一层薄汗,过了半天他颤抖着把手机还给了我,说道:“没想到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看来万鬼朝宗已成定局,这事我必须立马上报总参。还有宋老鬼那里也是一样,现在这种局面下我们不能再内斗了,不然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我心里苦笑一声,之后庭院里出现的那个无形人的事我没敢告诉刘戎,不然他知道后恐怕会更为惶恐,其实从一开始长沙的事情就是一个局,现在我已经有些怀疑了,那就是宋青的死。李梦洁来长沙,以及墨兰的倔强是不是都被对方给猜到了,所以才一步一步的把我引进了长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真的糟糕了,因为从一开始,我们所做的一切就都被对方给料到了,如果是一盘棋的话,那我们无疑已经失了半城!

“刘叔。这事我们已经报告给总参了,所以您也别那么急。”趁我发呆的空隙,墨兰对着略显紧张的刘戎说道:“只是,问题的重点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刘叔您想想,如果从一开始,宋老鬼和我们的宣战本身就是一个圈套,那事情岂不……”

“不可能!”墨兰话还没说完。刘戎就猛地摇了摇头:“宋老鬼这个人的脾气虽然不好,但无论如何也不是这种勾结异族的人,如果长沙和洛阳出了什么问题,那这个千古罪名他背不起,何况宋青是真的死了!这个小妮子在宋老鬼心中的份量极大,甚至说是他妻子死后心中唯一的寄托也不为过,所以宋青死后他反应这么大也不是不能理解,你们不要把问题想的这么严重!”

我和墨兰无奈的对视一眼,其实现在不是我和墨兰把问题想的太严重,而是刘戎不敢把事情想的太过严重。

“刘叔,您想想!”我看着已经冷静下来的刘戎说道:“如果宋青真的是宋老鬼心中唯一的寄托,那宋青死后宋老鬼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我们都不能保证。何况这东西事关重大,我们不得不想的深一点呀!”

我说完后刘戎并没有第一时间的表露态度,他站起身背着手表情异常凝重的在客厅里走了几圈后,才转头冲着我说道:“也罢,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如今确实不可掉以轻心,刚刚你们也说了,如今这件事情总参已经插手了,那事情最后结果如何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好,但宋老鬼如果真的如你们所说的那样的话,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洛阳包括我在内的五魁首都不会再帮助宋老鬼,相反,我们会自己清理门户的。”

听到想要的答案我心里猛地一松,只要另外五魁不帮助宋老鬼的话,那仅凭他一个人的势力确实不足为虑。如今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那个所谓的候爷……它究竟在背地里,布下了怎样的局呢?

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有慕容云三在我身边,想必即便那个候爷亲临我也不惧才是,一想到这我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因为刘戎说让我们在他家暂且避避风头,所以我们一下午都待在了他的别墅里面,为了保险起见他还调派了不少保镖过来,把别墅前后都看管了起来,见此情形我们无疑都安心了不少,只是下午一通电话的到来打破了我们的等待。

那时我还正在午睡,兜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打来的人居然是江夏!

略一惊讶后我就点开了接通键,但刚一通话对面就传来了江夏那焦急的声音:“喂,初三你们赶紧回来吧!洛阳那边的情况不对!”

“怎么了?”听到江夏语气的我心里猛地一震,紧接着心中有了股不祥的预感。

“中午刚接你们电话之后,我就派人去问话宋老鬼,可是派出的那批人一点音信都没了!之后不久,总参设在长沙的分部也失去了联络,那个分部覆灭前甚至只来得及传回一段求救信号。现在那里我们总参的力量已经接近真空了,总部那边也已经下达一级战备,正在调兵遣将赶往长沙呢!总之,事态已经失控了!”

听完后我心里猛地一震,因为我没想到,刚来长沙一天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甚至总参在长沙的分部都遭到了歼灭,现如今事态已经明朗了,宋老鬼那个人绝对有猫腻,但候爷呢?它在这次的事件里又占据着怎样的位置呢?它这是想和我们开战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