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傀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心里一紧,给江夏和正在路上的姚九指分别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小心行事之后,我才忐忑不安的挂掉了电话。

“初三,现在应该怎么办?”金大发皱着眉头看了我眼,说道:“宋老鬼现在态度不明,候爷更是明摆着在长沙布下了陷阱等着江夏他们跳下去呢。我们难道只能在这坐以待毙吗?”

“不然还能怎么办?”我苦笑一声,说道:“光凭我们总不能跳出去和候爷决一死战吧?现在只能等大部队到达长沙之后,我们再看下应该怎么破这个局,不过我现在疑惑的是,这候爷手里究竟握着什么样的底牌,能有信心一口气吃了我们。”

想着想着,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我立马叫住刘戎,说道:“刘叔,你现在再给另外四个魁首分别打个电话,让他们今天晚上小心一点,我怕有人对他们不利。”

刘戎愣了一下。接着他显然也想到了什么,一脸担忧的给四个人分别打了一个电话后,我发现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半饷,他愣愣的挂掉手机,说道:“没,没人接……”

众人短暂的沉默了一会,金大发才一脸紧张的干笑一声,说道:“会,会不会是信号有问题?”

“不可能……”刘戎缓缓的摇了摇头,接着才一脸凝重的说道:“他们四个人绝对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不肯接电话的。”

我坐在沙发上愣了半饷,心里却越来越凉,因为这时候即便是傻子也能察觉到些不对劲,宋老鬼手机打不通也就罢了,可另外四个人的手机也打不通这就有鬼了。想着想着,我心里忽然冒出了一种可能性,只是刚一想。我的背后就不禁冒出了一阵冷汗。

“刘叔,你现在立马给你下面的堂主打电话,我怀疑你们六魁首都进了一个局里!”我找到刘戎径直说道。

刘戎沉默了半饷,只是他的额头上却布满了汗水,等他掏出手机拨出了几个号码之后,他面色才猛地一变,说道:“完了,也打不通。”

当我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被掐灭之后,我整个人犹如掉进了一个冰窟里面,现在的局势真的有些失控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恐怕不止宋老鬼一个人。长沙的六魁首如今可能都是一个傀儡了!

一想到长沙土夫子被蒙蔽后,向总参洛阳开战的后果我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因为这样无论是那方获胜,国家土夫子的中坚力量都会元气大伤,想必那个所谓的候爷从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不会吧……”听了我的猜测之后,金大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道:“每个魁首下面有三个堂主,那整个长沙也有十八个堂口的堂主了,难道这十八个人都被候爷给收买了嘛?这也太特么扯淡了吧!”

“是呀初三,你问题会不会想的太严重了。”刘戎想了想,随后说道:“别的人我不知道,可我手下就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堂主。难道那个所谓的候爷从四十年前就开始着手这个计划了?那它的毅力和决心未免也太大了吧。”

“未必。”我摇了摇头,因为从上次蔣明君的表现就能看得出,一个正常人也是可以被夺舍的,夺舍后身体完全不受本人控制,如果那些堂口的堂主也是如此的话,那这个庞大的计划也没有金大发所想的荒繆。

“可……它们如果有这样的能力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夺舍六魁首本人呢?”听完我的分析后金大发挠了挠头。很是不解的说道:“这样岂不是省时省力方便的多了。”

“不,这样的原因其实也非常好理解。”早已准备的我立马说道:“六魁首是整个长沙土夫子的领袖群体,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有无数人关注,连总参,和各地的眼线大多也会盯在他们的身上,如果真的选择夺舍六魁首的话。那很容易就会露出马脚,而选择更低一级的堂主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了。”

“这……这倒也是。”金大发愣愣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呢?要知道没了堂主的协从即便是魁首也和孤家寡人没什么两样。只要堂主说魁首要干嘛干嘛,底下的人也大多会选择盲从的,如果到时候我们洛阳和总参的援军来了,那些堂主说洛阳要和我们宣战,那打起来也没人会去追究事情的真相呀,这样反倒着了那个候爷的心意。”

“不管如何。先给江夏和九爷打个招呼再说。”我颇为头疼的掏出手机,给江夏和姚九指分别打了一个电话并把我的猜测告诉给他们之后,我才挂掉了电话。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偷偷再找个地方藏起来。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呢?”这时金大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的问道。

我挠了挠头,心里也没了主意,我们在长沙无依无靠也没个落脚点,离开刘戎家后还能去那里呢?而且出去后会不会被候爷的人给盯上,如果已经被盯上了那现在出去情形显然会更糟。

“啪啪啪……”

正纠结时,别墅的大门忽然被敲响了。我们一行人立马警惕的看着大门口,墨兰和金大发甚至已经把手偷偷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谁。”刘戎故作淡定的问道,但也把手伸向了自己的眼罩。

“刘爷是我。”门外传来了保镖的声音:“李堂主刚刚给我们打了一个电话。说让我们回去不要打扰到您的休息,所以我赶过来想要问一问您的意思。”

“什么?”刘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说道:“没有的事,你们把别墅各处都给我看好,不许任何人接近别墅,哪怕是李虎你也不能让他进来,如有硬闯者直接杀无赦!现在你们只接受我的直接命令,其他任何人的调动都不能接受,懂吗?!”

“是的刘爷。”待保镖走后,刘戎狠狠的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说道:“没想到呀,我这三个堂主还真的有问题!”

“诶……”我叹了口气,随后抱着一线希望的问道:“刘叔,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手段可以命令底层下属吗?”

“没了……”刘戎苦笑一声,无奈道:“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档子的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管理方面出了这么大的漏洞,除了三个堂主之外我竟然没有别的什么渠道去命令手下人了,如果能渡过这一劫我一定要整改整改!”

“现在我们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一旁的金大发苦笑一声,说道:“现在怎么办?对方看样子已经盯上这里了,如果再不走的话恐怕就晚了。”

我想了想,发现最安全的地方还是这里,因为对方既然盯上了这里,那我们即便现在逃跑对方也能跟上来,这大半夜的外面还不一定有这里安全,最起码这里还有一群保镖呢。

当然了,我心里最大的倚仗还是慕容云三了,依靠他超高的武力说不定我们真的能渡过今晚等到援军的到来。

想到这我抬头看了慕容云三一眼,随后苦笑道:“慕容前辈,您有信心护我们一夜平安吗?”

“平安?”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说道:“对方明知道我在这里还敢过来,就表明有抗衡我的底牌,所以与其求我还不如想想事不可为的时候应该怎么撤退呢。”

听慕容云三都没有底气的话语,我心头已经凉了半截,毕竟他说的话也有道理,对方既然敢来,就肯定有与之匹配的自信,看来,今天晚上还真的不一定能安然渡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