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细阳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受到慕容云三的怒火那公公音的男人顿时不作声了,但还没等我松口气呢,意外就发生了。

“老先生,同为一族犯的着这么大的火气吗?”那个公公音的男人之后,从黑暗里就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是听到这声音后我不禁愣了一下。因为这男人仅凭声色来判定年龄的话应该还十分年轻,声音中更是充满了淡然和从容,可能是身居高位已久,所以这男人话语中还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

“同为一族?”听到那声音后慕容云三又是一声冷笑,反驳道:“我为旱魁,而你不过是一具阴尸成灵而已,这同为一族又是从何说起呢?”

“哈哈哈,老先生说笑了。”男子笑了笑,仿佛对慕容云三言语中的轻藐丝毫不介意一样,说道:“老先生常年行走于阳世间,怎能不知道江河归海这个道理呢?而且当今统治中原的,貌似是个叫zhong国的帝国吧?他们虽有五十六个民族,但都自认是帝国人,这和我与老先生的状况岂不一致?其实这个道理我想老先生心中透亮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接着笑了笑,说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后辈,只是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来看,他们还是你的后辈呢,那你这个先祖又为何向后人下手呢?这岂不有违人伦?”

“嗯,老先生教训的是。”说话男子不仅没有被慕容云三惹恼,反而出奇的应和前者,只是最后它话锋一转,说道:“可俗言道,人既已死,那就当落叶归根,可老天爷偏偏让我成了如今这副活不活死不死的模样,那本候又能如何呢?这世间已让于后人千年。如今我们也是时候接管一段时间了,最不济也要觅得回阳之法还我一具人身吧,这样我细阳候即便成为一介布衣也无怨无悔。我已承受数千年的孤寂,如今是时候讨回来了。”

“哦……果然呀,你们终究是抱着回阳这个念头来的。”慕容云三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可天道终有循环,这世间终能如愿的又有几人呢?你们与其继续这样盲目而痛苦的追寻下去,何不寻求解脱呢?”

“不,我等如今已不茫然。”说着,那个叫细阳候的男子忽然一阵大笑,笑声开怀又带着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就在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的时候,从别墅靠近火炉的一个角落里忽然卷起了一股风,那阵风把火炬里的黑灰卷起犹如一个小型龙卷风一样。接着从风中竟然走出两个人来!

这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鞠弓着腰犹如一只大虾一样,它面目灰黄枯皱的犹如一块橘子皮,那眼珠子也是浊黄一片看着让人胃里不禁有些翻涌。

而少的看模样不过三十多岁,面目虽然有些发灰但是眉目英俊有型也可见昔日神采,只是二人身上的衣服有些怪异。最起码让熟读历史文化的我都分辨不清是那朝人士。

那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现身,就冲着慕容云三笑道:“老先生,其实您也应该知道,自上个千年之后,如今已是一个新纪元的开端了,而传说中的九世铜莲。也会在不久后真正的重现世间,九世铜莲中所蕴藏的机缘和秘密自然是无穷大的,只要找到它。您还敢说我们是盲目寻找吗?”

细阳候话里的意思让我心里一个埋藏了很久的猜测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那就是,我找寻九世铜莲一路上的遭遇究竟是机缘巧合还是早有安排?细阳候说的纪元又有什么含义呢?一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一千年后的今天又要发生什么?隐隐的我有种害怕的感觉,因为之前我一直认为命运是可以改变的,而无尘大师和秦行天的话语更是为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可是今天细阳候似有所指的话语,又让我感觉到自己仿佛是一颗齿轮一样,自以为逃脱了命运的摆布可依旧身处在这个局里,并身不由己的被推动,被安排,最后驶向悲剧的深渊里。

“是非功过我已不想去评定。一千年前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甚至九世铜莲有没有传说中那样的神奇我也没有兴趣。”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接着看着不远处的细阳候二人说道:“但是。无论如何你今天也不能把这个叫张初三的人给我带走,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候爷,就是秦皇亲临也要踏过我的尸体才行!”

“诶。果然是白费口舌。”细阳候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无奈道:“虽然我只是一个探路先锋,但凭借我在长沙的布局多年你以为能轻易的带上那个累赘脱身吗?虽然不想和旱魁一族交手。可如今看来也是不可避免了呀。”

说着,细阳候原本还算俊朗的外形忽然一变,那躯体犹如被放了气一样迅速干瘪下去。最后痩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细阳候抬起那只鸡爪样的手臂在眼前看了看,随即才用阴冷怨恨的话语说道:“看吧。这具让人作呕的躯体,我早已受够了这种感觉,我要重临人世间。谁挡我,我杀谁!”

说完,只听澎的一声巨响细阳候就消失在了原地。而身旁的慕容云三也身形一闪不见了踪影,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空中就传来了一阵暴响,我抬头一看只见慕容云三和细阳候竟然在空中已经互过了一招。没等我继续观战看看谁优谁劣,面前就传来了一阵风声……

一年来不断锻炼的反应能力在此刻救了我一命,当风声来袭我下意识的把禾刀横在面前。随后只听一阵铿锵之声一股巨力从刀身传到了我的手臂上,我虎口剧痛立马就有血液渗了出来,接着就只见一个比细阳候还要可怖的干尸正耷拉着一条犹如布条样的舌头脑袋离我不足一尺远!

我头皮一炸立马就一脚把它踹了开来,而反应过来的众人也纷纷持着手中的武器向那具干尸围攻过去,见最好的机会流逝那干尸发出几声嘎嘎怪笑后,就用迅捷无比的身影在别墅里来回游走等待着下一个机会。

房屋内,慕容云三和细阳候还在不停的交手,只是看起来慕容云三的武力还要更胜后者一筹,但细阳候虽然打不过慕容云三却犹如一条毒蛇一样围着慕容云三来回游走,不和后者交手却把慕容云三给缠住了。

而细阳候带来的这个老仆虽然论武力除了慕容云三之外我们谁也打不过,但因为人数众多所以它也拿我无可奈何,这时见局势稳定下来我心里不禁一松,因为只要时间一长等慕容云三把细阳候给解决了,那剩下的一个老仆人显然也就不足为虑了。

可这次我还是高兴的太早了,那个老仆见久攻不下忽然从嘴里发出了一声厉叫,随后门外立马风声大作一时间从我们四周都传来了阵阵鬼啸声,还没弄明白状况呢,四周的窗户和大门就被无形的东西给撞破了,见此情形我们即便再傻也知道这个老仆是叫帮手了,无奈之下墨兰和金大发只得分开去帮我抵挡鬼物,而原地就只剩下我和刘戎两个人了。

人一少,我和刘戎的压力自然就变大了,而那个鬼仆见金大发和墨兰走了,更是停下脚步光明正大的向着我们二人缓缓走了过来,见到缓缓逼近的鬼仆我紧握着禾刀,但嘴里却不禁苦涩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