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鬼眼/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虽然有禾刀这把凶兵,但用的并不娴熟,而刘戎手上也只有一个可怜兮兮的黑驴蹄子,这种组合下我们真心自保都难。

“嘎嘎嘎……小娃娃,要不你乖乖的跟着我走吧,这样也免得受皮肉之苦岂不两全其美?”那个鬼仆一边向我们二人逼近,一边从嘴里发出阵阵尖锐渗人的话语。

我撇了撇嘴,连回话的心情都没。只是我早已暗暗把龙王戒的开关给打了开来,到时候如果这鬼仆敢近我的身,那我就可以用灾血阴它一把了。

脑海里正想着计划呢,我腰间的玲珑玉佩里忽然钻出了一股凉意,我暗自叫痛的同时心里也是为之一亮,毕竟我不光有灾血还有蔣明君这个大助力呀,现在我只需要为蔣明君创造一个突然袭击的机会,就能令细阳候今晚的布局破产!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老爷爷我心狠手辣了,反正即便你变成了鬼,我们也是不会放过你的。”说着,走到我们不远处的鬼仆身形就猛地一动。

凭借着风声,断定鬼仆的方位后我挥动着手中的禾刀向面前砍了过去,接着只听一阵斩金之声,鬼仆出现在不远处吃惊的看着自己断了半截的利爪,说道:“好邪门的刀。”

看到这一幕我情不自禁的瞅了瞅手中的禾刀。发现斩断了鬼仆利爪的它刀锋居然依旧光亮如新透着一股寒气,这时我才总算明白为什么慕容云三会对这把刀有那么高的评价了。

“小心!”正感慨呢,身旁传来了刘戎的一声厉喝,正在看刀的我心里猛地一凉,还没做出什么反应呢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阴风,这时我再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一时间我悔恨不已,在这种情况下还去赏刀的我可谓是死有余辜,甚至死了都非常憋屈。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风吹过后竟然没了什么动静,我回头一看,发现鬼仆惊疑不定的蹲在楼梯上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我身旁的刘戎。

等我看到身旁刘戎此刻的状态后心里不禁猛地一炸,随后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见刘戎左眼上的眼罩已经被摘掉了,只是他眼罩后面的眼睛却不是什么废眼,相反……那是一双异常邪恶的眼睛。

那只眼睛大多都是黑色,只有眼瞳的位置有一搓非常耀眼的猩红色,就仿佛是黑夜里的一朵曼陀罗一样,看了半天我连忙收回了眼睛,因为你盯着那双眼睛的时间久了,那双眼睛竟然好似转过来在盯着你一样。那猩红的眼瞳仿佛能吸纳人的灵魂!

“鬼眼刘老三……果然名不虚传,真不知道你这只眼睛究竟是怎么得来的。”楼梯上,缓过神来的鬼仆看着刘戎笑了两声,说道:“只是。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养虎为患这个词。”

刘戎没有回话,不知道是心里紧张还是什么原因,刘戎在摘下眼罩后没过多久就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了,这时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那只鬼眼和另外一只眼睛极不协调的看着我转了几下,这让我心惊的同时也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我感觉这只眼睛好似和刘戎不是一个身体的一样,反倒像……寄生在他身上的。

“你,你在这里等着,我尽快把它给解决掉。”就这么一小会,刘戎额头上已经满是细汗了,而且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连神色也透出丝恐惧来,见到这幕我有些担心刘戎,但我知道这时候不是该矫情的时候,把禾刀递给刘戎后我就退到了一旁。

刘戎接过禾刀接着转过了身。随后他犹如宣泄一般的大吼了声,声音中充满了暴虐,接着他身体一弓犹如一只猎豹一样向着鬼仆冲了过去,那速度和后者甚至已经不相上下了,这时候我总算明白了,那只鬼眼出现后刘戎各方面的机能明显得到了一个质的提升,只是……任何东西都是相对的,刘戎得到了这么多的东西。那他相应的肯定也要付出一些东西,这代价我不敢去想!

在鬼眼和禾刀的帮助下,即便是鬼仆面对刘戎也只有招架之力了,但鬼仆仿佛也知道刘戎使用鬼眼所要付出的代价。所以它变的和细阳候一样,开始避战拖延时间,随着时间缓缓的流逝刘戎已经越发不对劲了,一方面是他的精神变的越来越暴躁,另一方面则是他的那只鬼眼,那猩红的眼瞳已经越来越大了……

我站在一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时候我心里不禁有些焦急,再这样拖延下去很难保证刘戎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于是我用手轻轻的摩擦玲珑玉佩,嘴里也焦急的轻声道:“姑奶奶快出来吧,再不出来就要出人命了!”

然而面对我的催促玲珑玉佩里面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变化,这也让我越来越焦急,因为现在刘戎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简单来说他已经即将失去理智,而那只眼瞳……也已经占据整个露出来的眼球的一半了……

“算我求求你了,出来救人呀!大不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了不?!”看着行动越来越像野兽的刘戎我焦急的搓着玲珑玉佩,祈求蔣明君能出来拯救大局,但这次我还是失算了,从始至终玲珑玉佩从最开始的异动之后就没有任何声息,仿佛那股寒意仅仅只是我的一个错觉而已。

“吼!吼!”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面前的刘戎又发生了异动,只见他鬼眼渗血,那双猩红的眼瞳更是已经占据了整个眼帘,乍一看他仿佛已经成了黑暗中的野狼,也仿佛是那噩梦中的梦魇……

不仅如此,刘戎鬼眼渗血仿佛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一样,自从那猩红眼瞳占据整个眼脸之后,他的身体就传来了一阵阵响动,刚开始我还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可最后刘戎的上衣被鲜红的血给浸湿后,状若厉鬼的刘戎一把就把上衣给撕了开来。

但见到刘戎赤裸的上身后,我心里先是惊恐,最后就变成了想哭的悲切。

只见刘戎的上身已经是鲜红一片了,他的皮肤跟随着衣物被一起扯了下来,露出了那鲜红的肌肉纤维。而刘戎看到自己的上身后也愣了一下,随后他身形一停,冲着自己的上身愣了半饷。

紧接着,刘戎发出一声凄厉如鬼啸的吼声。随后他抓了抓自己的脸皮,那原本还算正常的皮肤却被他轻易的给一把扯下。

见到这幕刘戎仿佛彻底崩溃了一样,他先是大吼了几声,接着他冲着远处幸灾乐祸的鬼仆看了一眼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向鬼仆冲了过去,鬼仆下意识的想要闪避却没料到刘戎的速度一下子提升的这么快,意料不及就被刘戎给缠上了。

尝试几次逃跑未果后,鬼仆的胸膛被刘戎狠狠的砸了一拳。接着便是一阵骨折的卡擦声,鬼仆落在远处打了几个滚以后,便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解决鬼仆后,已经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刘戎愣在了原地,接着他迷茫的向着四周看了一眼,但当他的目光扫到我身上的时候,他却仿佛被激怒了一样,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吼叫声后,刘戎猛地向我冲了过来。

我愣在原地没有动弹,因为我知道,刘戎已经死了,而害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我,所以我不想躲避,也没理由躲避。

欠债还钱,欠命偿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