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老奸巨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在刘戎的拳头击中我的前一刻我还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可等拳风抚过我的脸颊时刘戎却没了后续的动作……

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我颤抖的睁开了眼,却发现刘戎颤抖的拳头就在我的眼前,半饷他放下了手,随后流着血泪,浑身颤抖的冲着我哀声道:“杀,杀了我……”

“刘叔……你说什么?”我下意识的想要搀扶住刘戎,后者却挥手制止了我,面对我疑惑的眼神刘戎神情极为挣扎。像是在克制自己内心中的某种欲望一样。

“我,我已经不行了,再过不久就要变成一具没有丝毫理智的阴尸了。”刘戎猩红的左眼在凶狠的瞪着我,和半睁无神的右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把手中的禾刀递给我后哀求道:“杀了我吧,不要让我死后尸体还受亵渎。”

我握着手中的禾刀看着浑身赤红已成血人的刘戎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毕竟他目前的遭遇全都是拜我所赐,如果我再杀了他的话那我的后半生会永远活在愧疚之中的。

“快!!!”刘戎一边歇斯底里的吼着一边用手抓住我的肩头,那强大的力道让我的骨骼都仿佛发出了不支的破裂声。我强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叫出声,但心中的悲切却让我的泪水不知不觉流满了脸颊。

“初,初三……”忽然间。刘戎仿佛冷静了下来,他松开手冲着我露出了一个异常勉强的笑容,但那脸上的两行血泪却让这个笑容异常触目惊心,刘戎却依旧不以为然的轻声道:“杀了我,它快要出来了,你也不必为此感到愧疚,当初我既然选择了这份力量,就早已做好了思想准备,我依靠它当上了魁首,代价就是我这一条命,这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今天我救了你一命。也算还了老龙头当年的那份恩情,今后我只希望你帮我照顾好……照顾好莉儿,那孩子被我从小宠到大。今后没我跟在身旁必将步上邪路,所以我希望你对她颇加照料,让她能……安稳度过一生,现在,动手吧。”

看着刘戎虽然狰狞却透出股淡然的脸庞我愣了一下,随后我颤抖的举起禾刀,刘戎既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也必须做出抉择了。

“滋叽……”

一声穿透血肉的声音传来,手持禾刀的我愣愣的看着刘戎被身后而来的一只利爪给穿透胸膛,刘戎艰难的回头一看,只见刚刚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鬼仆,此刻正一脸愚弄的看着他笑。

而远处正在和细阳候交战的慕容云三似有所感的冲着这边看了一眼。当看到鬼仆时他面色一变,随后冲着我吼道:“初三小心,那个阴尸隐藏了实力,它恐怕比这个细阳候更强!”

“嘎嘎噶……”看着一脸不甘的刘戎倒下去后,鬼仆甩了甩沾满鲜血的利爪冲着我怪笑两声,说道:“候爷身边怎能没个护道人。小娃娃,你是自行了断还是我帮你一把?”

此刻我心里一片死灰,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貌不惊人的鬼仆居然实力高超还如此阴险奸诈。之前面对慕容云三和开启鬼眼的刘戎它一直都避而不战,在我们轻视它的时候才一举露出獠牙,这等心机确实算得上老奸巨滑。

虽然知道生还的希望不大了,可我还是没有放弃,趁着鬼仆说话的空档我把龙王戒打了开来,放出一滴灾血后把它均匀的抹在了禾刀刀刃上。并不是我不想隐瞒王牌,而是鬼仆的速度太快,到时候真交起手来恐怕我还没来得及用灾血就被它给杀了。

“咦,这是什么?!”刚才还洋洋得意的鬼仆见到灾血后声音顿时就犹如被捏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它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看着那滴仿佛可以把人灵魂都吸纳进去的灾血不可思议道:“这是……这是王血?!不可能,你是生人怎么可能会拥有这等力量,即便是发丘天官可它的传承不是在千年前就断绝了嘛?”

我没有和它废话,抓住鬼仆发愣的这个空隙我手持禾刀就冲它当头劈去,可刚一举刀面前的鬼仆就消失不见,正当我四下寻找它踪迹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阵破空声!

我心里一震一个懒驴打滚就躲开了来自身后的这一致命一击,可还没等我爬起来呢,面目狰狞的鬼仆就挥舞着利爪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慌忙之下我只得举刀去挡,随后只听铿的一声响,我手中的禾刀巨震我手一吃痛刀就落在了地上,想要弯腰捡刀可是震裂的虎口却麻木的没有了一丝知觉……

就当我绝望之际。面前的鬼仆却看着左手发起了呆来,只见它的那只手上不知何时燃起了几缕黑色的火苗,见状我心中大喜。因为以往被灾血沾染上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脱化为灰烬的下场,这鬼仆虽然强大,但想必还不能和真龙相比吧?

然而我还是太低估它了。鬼仆缓过神后竟然没有丝毫犹豫,毅然决然的就用右手的利爪把燃着黑火的左掌给斩断了!

“好,好!”看着被烧为尘埃的断掌鬼仆冷笑一声,随后它用异常冷峻的目光看向我,说道:“今天我竟然差点在一个小娃娃的手上翻了船,看来还真的留你不得!”

说罢,收起轻视之心的鬼仆就身形一闪冲我冲了过来,我连忙想要捡起地上的禾刀,可麻木的手掌却使不上来力,这一延误我最后一丝的逃跑机会也没了,随后我感觉后背一痛,便有些温热的液体流出了我的体内。

我愣愣的往下一看。只见一只手掌从我身后穿了过来,而我的衣服也已经被鲜红的血液所浸湿,没等我缓过神来那只手便又抽了回去,我身体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鬼仆舔了舔手上的鲜血,接着它看着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我笑道:“没想到呀,你这小娃娃的血液还真是格外的甘甜,诶……也可惜了,看起来你貌似还没学得发丘经里的全部要义,不然即便是我也绝不是你的对手,可惜呀,这一切都结束了。”

我看着得意忘形的鬼仆下意识的想要骂它,但强烈的疼痛和体力流失感却让我说不出话来,最后我只能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远处金大发和墨兰焦急的呼唤在我的耳旁显得越来越微弱,我整个人仿佛都要脱离这个世界了一样。

看着一脸狞笑冲着我缓缓走来的鬼仆,我不禁下意识的扭头冲着慕容云三那边看了一眼,但当我发现他被以死相搏的细阳候拖住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放弃了求生的希望,都说希望是一个人坚持下去的动力没错,当我放弃希望的时候,早已眼前发黑的我立马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在梦中,我置身于一片混沌之中,四周非常黑,黑到没有一丝光亮,我看着四周心里非常惶恐,难道这里就是世人一直好奇且畏惧的地狱吗?难道我也要变成阴尸了嘛?

正当我惶恐不安的时候,从混沌的远处却忽然传来了一阵锣鼓声,随后只见从黑暗中有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向我走了过来。

见到有人无论是什么也足以让我感到欣喜,可当我跑过去的时候,只见那群军队竟然都是由一个个腐尸和骷髅组成的,它们身披残破的盔甲,有的还手持犹如碎布般凄惨的军旗,看到这幕我魂都要吓飞了,但就在我刚想跑的时候,从亡灵大军里却忽然传来了一声熟悉而温暖的呼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