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大难不死/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三……初三……”

这呼唤我的人,竟然是爷爷!

这时,军队从中分为两半,一辆由八匹骷髅马所拉拽的青铜战车从军队深处驶了过来,在战车上站着一个人,他头戴青铜候冠身披盔甲腰间还挂着一柄三尺青铜剑,这人的面貌看似不过三四十岁,但模样却让我有些似曾相识……

看着那张和我爸异常相像的脸庞,我认了半天才敢确定,这人恐怕就是我的爷爷。只是此刻的爷爷浑身沐浴黑血,盔甲上也布满了刀劈斧凿的印记,好似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般……

“你是……爷爷?”虽然心中已确定了七八分,但我依旧谨慎的问道,因为要知道爷爷死时已经七八十了,但这外表怎会如此年轻呢?

“嗯,初三你长大了。”爷爷灰黑色的面庞充满了欣慰,他用那双略带疲惫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道:“别怕,继续往前走吧,爷爷在这里,为你挡住那些强敌。”

得到确定的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冲着爷爷冲了过去,因为我之前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爷爷临死前我都没有和他好好的交流过。所以在后来得知爷爷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的时候,我内心一直非常愧疚。

可我的手刚触碰到爷爷的身体,面前的景象就好似玻璃一样碎裂开来,我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但这次向我袭来的不再是那混沌消极的黑暗。而是一股异常刺眼的阳光!

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面,这时正好是中午,屋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向我撒来,一时间不适应强光的我只能微眯着双眼。向四周的环境打量过去。

“呦,你小子够命大的呀!”这时,身旁传来了慕容云三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发现慕容云三坐在我隔壁的一张床上正吃着手中的一根香蕉,见我向他看去慕容云三笑了笑,说道:“诶,细阳候走后你小子都快没气了,那时我都以为你是不是命数已尽了,正打算回乐山的时候心里盘算着再来看你小子一眼,没想到你竟然硬撑过来了。”

我下意识的想要坐起来,但腰间传来的一股剧痛制止住了我,我伸出酸痛乏力的手摸了摸额头,冲着慕容云三疑惑道:“我这是在哪?”

“嘿,当然是在医院了!你小子不会以为自己死了吧?”慕容云三很没素质的把香蕉皮往地上一扔,笑道:“不过呀,都说傻人有傻福,你晕过去的时候那个细阳候犹如狗皮膏药一样的粘着我,所以我也没办法过去帮你,眼看你就要死了的时候那个叫蔣明君的女娃娃忽然出来了。细阳候的鬼仆促不及防之下被蔣明君重伤,之后便只能和细阳候退走,说来你也真要好好谢谢人家,不是她的话再晚一会你就没命了。”

我苦笑一声,难怪之前蔣明君无论如何也不肯出来。恐怕那时候她就发现了鬼仆的不对劲,虽然刘戎的死在我心里是个疙瘩,但无论如何也确实应该好好谢谢蔣明君了。

正和慕容云三说话呢,金大发和墨兰就从门外走了进来,见我醒了他二人松了口气,随后金大发坐到我的床旁冲我笑道:“初三,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还死不了就是。”我苦笑一声,随后想起刘戎我犹豫了下,接着便心存一线侥幸的问道:“对了,刘叔他……”

“死了……”一提到刘戎金大发和墨兰的眼神顿时暗淡下去,就连嘻嘻哈哈的慕容云三也不禁幽幽一叹,最后金大发看了眼手机,说道:“你昏迷了三天,刘叔他人都已经下葬了。”

“那刘莉呢?”提起刘莉我心里不禁有些头疼,刘戎临终前让我多多照顾刘莉,只是以那丫头的性格恐怕现在已经恨死我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化解两人心中的隔阂。

“她……”金大发顿了顿,随后无奈道:“把你送到医院后我们又回去了一趟,结果在楼上一个小房间里发现了她,那时候她还蹲在墙角哭。看见我们根本就不理不睬的,之后把刘叔的葬礼料理好了,她就说要出国留学,这时候正在学校办手续呢。”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恐怕刘莉之所以要出国留学也是为了逃避现实,只是这让我很难做,如果刘莉出国了,我又怎么完成刘戎的遗愿呢?

“算了算了,如今你大难不死我们就不要说这些了。”说着金大发摆了摆手,接着他把护士叫来给我换了瓶药后继续道:“你昏迷的这三天内长沙一直都风平浪静的。那细阳候也不知道去了那里,只是那六魁首除了刘叔已经身死之外其他五魁也都不知行踪去向,连六魁首所属的骨干下属也跟着他们消失了踪迹,这段时间群龙无首的长沙倒斗界已经乱上天咯,特别是剩下的那些歪瓜裂枣。更是想染指魁首之位,你说这事搞笑不搞笑?就算他们当了魁首又如何呢?手下有人吗?还不是个光杆司令!”

“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嘛?”我苦笑一声,要知道长沙倒斗界虽然整体实力比不上洛阳,可也算得上是全国范围中的行业佼佼者了,这其中六魁首下所属的精锐骨干足有上千人之多,这么多的人一下子都不见了踪影,可以说长沙倒斗界已经名存实亡了,这不仅是长沙的损失,可以说整个圈子都伤筋动骨了。

“是呀。”金大发颇为感慨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想了想。便补充道:“这么多的人一夜之间便消失确实有些蹊跷,不过这里面也不是没有漏网之鱼,有个魁首下面的骨干说,那天晚上他的所属堂主给他打电话让他赶过去开会议,但因为他生病住院所以也没有去成,这段时间江夏也在尽力调查这些人的去向,毕竟这么多的人总不可能全部人间蒸发了,即便全死了也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的,所以我们在这耐心的等待就好了。”

说完后他咂了咂嘴,看着我忧虑道:“当然了,这事现在不管我们的事了,我们之前和江夏已经商量好了,鉴于你的伤情我们三个会留下来二十四小时的照看保护你,细阳候那边的事情就交给洛阳和总参组成的联盟去解决就好了。”0

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毕竟以我目前的状态连下床都是件奢侈的事情就更别提去参战了。不过即便这样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毕竟细阳候和鬼仆的目标再明显不过,即便我躲在这里恐怕也不一定会安全。

看到我的表情心细的墨兰好似猜出了什么,她看着我轻声安慰道:“放心吧,总参那边调派了不少的人手过来,这座大楼里里外外都有他们的高手在看管,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的,而且总参那边也承诺了,只要我们这边发生危急状况他们那里会立马增援的。”

听到墨兰这样说我心里倒是安定了不少,毕竟总参里面卧虎藏龙调派来的高手想必也不是无名之辈,有他们的保护我的安全应该问题不大。

中午尝试吃了点饭后,到下午风尘仆仆的江夏就过来看望我了,一进来他就脱掉面具冲着我抱怨道:“诶,一千号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呢?”

“怎么了小夏哥?”金大发看着疲惫的江夏不禁笑道:“到现在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别提了。”江夏摇了摇头,说道:“根据几处路口的监控来看。那些人应该是出了市区,可市区外面凡是能藏匿大量人员的建筑我们都搜查了,但就是找不到他们的踪影,这么多人不吃不喝难道都在深山老林里面藏着呢吗?”

看着一向冷静沉着的江夏也露出烦闷的表情我不禁笑了笑,随后安慰道:“放心吧。除非他们死了不然早晚都得露出马脚来。”

“嗯,也是。”江夏点了点头,随后他扭头看了我眼,问道:“怎么样?伤好点了没?”

“应该好点了,伤口那边都痒痒的。”我看着被裹起来的肚子笑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江夏说着冲着四周看了眼,随后他指着外面说道:“为了你的安全我可没少下功夫呀,这四周明里暗里我布置了不下一百的人手,每个窗户旁边都有我们的人,还有各处走廊都有装备灵能感应的摄像头。可把我们的安保人员给累坏了。”

“不会吧……这么慎重?”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的我心里不禁有些受宠若惊。

“你说呢?”江夏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个细阳候可是冲着你来的呀,你小子要真死了那上级还不得活扒了我的皮?”

“好吧好吧。”我苦笑一声,随后问道:“对了江夏,你们总参一向消息灵通,那个细阳候的底细你们弄清了没呀?”

“嗯,这个弄清了。”江夏缓了缓,随后向我讲解道:“这个细阳候其实是春秋一个分封国的候爷,他的候国叫细阳候国,历三代而亡,如果按照今天的地理位置来看,大概在安徽阜阳那一带,这个细阳候国本身不大,满打满算也才千户,所以说到底这细阳候其实来头不大,没什么好深究的。”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之所以探究细阳候的来历也完全是习惯使然,毕竟这一年里我见过王莽,李隆基等历史上著名的人物,所以听到细阳候这个称呼的时候便情不自禁的想要探究一番。

“行了。既然你没事我也就走了。”闲聊了一会后,江夏戴上面具冲着我说道:“那边的事务现在还是由思越处理,那孩子性格毛糙,我怕我离开的时间长了会出现什么岔子,你在这里好好修养,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找我,我会帮你安排的。”

送走江夏后,金大发忽然冲着我笑了笑,随后问道:“初三,你说那个细阳候还会不会来找你?”

“我想……应该不会了吧。”我想了想,随后颇为心虚的说道:“毕竟这里的安保措施做的这么好,这细阳候想要得逞也没那么容易了。”

“哼,没见识。”我话刚一说完,身旁的慕容云三就冷笑一声,说道:“我敢跟你打赌,这细阳候肯定会再来的,而且这时间还不会太长,应该会在你还卧病在床的这段时间内下手,虽然这总参安全措施做的不错,可你也别忘了,这细阳候也在长沙经营了数年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