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来袭/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怎么办?”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忙问道:“要不我们现在立马偷偷把初三给转移出去?”

“来不及了。”慕容云三摇了摇头,叹道:“估计我们把初三送到医院的途中就已经被人盯上了,现在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切不可轻举妄动,要知道敌在暗我在明呀。”

慕容云三的话语让所有人都不禁沉默了,其实心情最沉重的那个人反而是我。因为我现在不能下床相当于累赘一下,有我在慕容云三和金大发在这种非常时期肯定会备感束缚。

“我只是让你们不要掉以轻心而已,但也没必要如此悲观吧?”体会到所有人的情绪慕容云三忽然笑了笑,说道:“总参那边也不是傻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暗地里肯定还隐藏着些实力,所以无论如何我们的情形也不会比上次难过。”

“嗯。我猜也是,小夏哥做事严谨肯定不会留下什么破绽的。”金大发强打起精神应和道。

有二人的打气,我们好歹也没有刚刚那样悲观了,下午金大发和墨兰在病房里陪我聊了一会天后便出去吃饭去了,而我因为正是恢复时期所以格外嗜睡,他俩走后我打了个瞌睡,结果一觉就睡到了晚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金大发三人依旧守护在病房里面,看金大发满是倦意的神情我内心不禁涌出了一股暖流。

“大发墨兰,你们要是困了的话就去休息会吧。”我强撑着坐起了身子对着墨兰二人说道。

“我去,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起来干嘛呀!万一伤口撕裂了呢?”见我坐起身来金大发连忙制止道。

我愣了一下,接着心中竟有些微妙的怪异感觉,从很久之前其实我就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表现了,大概是在刚得到发丘印的时候,那时候我高度近视还有心脏病,可是没过多久这两种病状就渐渐康愈了,那时候我虽然感觉到疑惑可也没有深究,但这次我受伤上午还不能动弹,可晚上就能稍微活动下身体了,这愈合力未免也太强了……难道发丘印还有些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乖乖的躺了下去,毕竟这事我自己都没弄明白呢也没法子去说。见我趟回去了金大发才松了口气。说道:“医生说了,你这伤情最起码也要修养一个月,所以你就消停消停吧。”

“不会吧?”我略带诧异的问道。因为我感觉以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和愈合力来说,最多一个星期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你就别废话了。”金大发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说道:“好好修养几天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我们就转院回洛阳。”

“行。”答应下来后我就顺手打开了面前墙壁上的电视机,看了会无聊肥皂剧后便索然无味扔下了遥控器,看我有些无聊身旁的慕容云三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想出去逛一圈?”

我很老实的点了点头,以前还没感觉到什么,但现在我无比的想开车去兜兜风。

慕容云三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身旁金大发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为了让我们听到金大发按开了扩音键,随后电话里就传来了江夏的声音。

“喂,是大发吗?我这边已经找到了失踪洛阳土夫子的行踪。”

“找到了?”金大发愣了下,随后忙问道:“这么快!今天中午不还没信的吗?”

“这事说来也巧。”电话里的江夏笑了笑。说道:“把所有废弃建筑检查完之后,我们便把目标放在了足以藏匿大量人员的荒地和树林里了,结果在东城我们发现了一个老农民,他告诉我们附近这两天来了不少陌生的城里人,我们顺着这个线索在周围搜查了一番,结果在一个荒山旁发现了大量的脚印和轮胎痕。调集大量兵力后我们就对这座荒山展开了搜寻,最后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这群土夫子,你没来所以不知道。一个不大的山洞里面满满当当塞的都是人,那些土夫子神智恍惚犹如废人,应该是被细阳候做了手脚。如果再晚一会的话估计这些人都会被细阳候操控,那时候就真的麻烦了。”

“那现在怎么样?情况控制住了嘛?”听江夏这样说金大发松了口气,随后继续问道。

“问题不大了。”江夏语气轻松看样子心情不错,说道:“那些土夫子还没被完全操控所以并没有攻击我们,我们现在正依次对他们的身份进行核查,不过有一点你们需要小心。那就是至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细阳候的行踪。”

“嗯行,我们这边会24小时不间断的保护初三的,你就放心忙手里的事情吧。”

挂掉电话后我们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毕竟如果土夫子都安然无恙的话,那就不需要担心洛阳和总参的整体实力会遭受多么大的损失,如果只剩下一个细阳候和鬼仆的话。那对于高手云集的我们来说也不是太过棘手。

可就当我们有说有笑心情明朗的时候,多过多久金大发的手机就又响了,这次打来电话的人依旧是江夏,金大发略显疑惑的接通电话后,另一边的江夏就急道:“大发,我们这边情况有些不大对劲。你们要小心点了。”

“怎么了?”金大发一听这话立马坐起了身子,连脸色都变的紧张不安了。

“山洞这边我们搜查完毕了。”江夏缓了缓后,继续道:“可是人数有些不大对,我们现场盘点了一下,发现这里面的长沙土夫子只有四五百人,而且山洞最里面我们还发现了一个血池。里面装满了人的鲜血,这血池具体的用途尚不明确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绝不是什么善物,而且剩下的土夫子里面都是些六魁首所属的底层人员,那些骨干精英不在其中,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总之你们那边一定要万事小心。我现在就带人上你那边去,但愿今天晚上不要发生些什么……”

江夏挂掉电话后病房里一片沉默,半饷金大发拿起桌上的一个对讲机冲里面说了几句话。话里无非就是所有人员提高警惕,说完后他挫了挫脸,强笑道:“应该没事吧……”

我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是一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有一股不详的预感,随后我抬起头看着金大发问道:“大发,我们现在的位置在哪?”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回答道:“在城西城郊,因为之前考虑过细阳候可能会来袭击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在城郊一片没有多少用户群的地方现场改造出了一家医院,你从这里看不出什么,但这里以前是栋废弃的写字楼,本来按城市规划再过不久是要拆迁的……”

我面色一变,因为这里距离城东可不远呀,即便江夏他们再怎么赶,最起码也要半个小时以后才能过来,如果细阳候想要袭击的话那最好的机会就是在这个时间段了!

在场的人不止我一个人想到了这一点,金大发和墨兰的脸色都是齐刷刷一变,然而还没等我们做出什么行动来,整个大楼却忽然猛地一震!

“喂喂喂!楼下怎么了!”金大发扶着墙壁拿起对讲机就冲着里面吼道。

“门口有两辆垃圾车冲了进来,把大门都给撞坏了!现在情况不明你们一定要保护好目标人员,楼下就交给我们!”对讲机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喊话声,只是即便从这里,也能听到楼下那嘈杂的不明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