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不明身份的援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怎么说。”仿佛是意识到和慕容云三争论无用,细阳候沉默了一会后说道:“老先生您既然知道我身后站着的是谁了,那还打算继续和我们作对吗?”

“为什么不呢?”慕容云三笑着眯了眯眼,说道:“如果你现在能把秦皇给叫出来,老夫我立马把这个小子交给你,可是你能吗?”

“哈哈哈哈!”细阳候怒极反笑冷冷的看了眼慕容云三,说道:“对付你还用得上我主出马?老先生,你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说罢,它冲着身旁的鬼仆吩咐道:“我和老前辈先过两手。你在旁边等着。”

随后它身形一闪其速度甚至在荒草丛里拉出了一道凹槽,而慕容云三此刻一脸凝重的看着前方,回头让我抓紧一点后他向着身前一处空无一人的地方狠狠的挥了一拳。接着空气中便传来了沉闷的撞击声。

“哈哈哈,老先生果然不愧是号称可以上天屠龙的旱魁一族,这等臂力还真的让本候汗颜呀。”一眨眼的功夫。细阳候就出诊在了不远处,这时他一边挥了挥和慕容云三对拳的那只手,一边笑道:“以老先生的实力。若投入我主麾下那定是一方将主,何苦还这样执迷不悟呢?”

“没办法,老夫我自由自在惯了受不得拘束,再说了我要真心想投入一方帐下,对方开出的条件也不见得会比秦皇的低。”慕容云三收回手后冲着细阳候笑了笑,看其轻松写意的作态貌似完全不急着和细阳候做出一个了解。

“罢了,既如此我也就不再勉强了。”细阳候叹了口气,随后他颇为遗憾的看了慕容云三一眼,说道:“我知道老先生在等我实力衰退的那一刻,不过可能让老先生失望了,最起码今天,我是和您站在同一个层次上的。”

说罢,它猛地一动,其速度快的几乎让我无法捕捉它的奔跑轨迹,因为我在慕容云三的后背上所以战斗激烈时根本无法看清二人战斗的情形。只是听那犹如炒豆子一样的撞击声我就知道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到了白热化。

可不得不说慕容云三确实对得起旱魁这个称号,即便是背着我让他感觉束手束脚的,可面对同水平的细阳候二人依旧是打的不分上下。可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之前一直在旁边观战的鬼仆却奸笑一声,身形一晃便加入了战场。

这时候我连破口大骂的心都有了,要说这鬼仆也真的是够卑鄙,在慕容云三和细阳候正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加入战场明显想打乱前者的攻击节奏,尤其是鬼仆本身实力不低,在二人的夹攻下背着我的慕容云三肯定是凶多吉少。

早已防备鬼仆的慕容云三见到前者加入战局后面色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怒火,但面对鬼仆和细阳候二人的前后夹击,一边要抵挡攻势一边还要分心保护我的慕容云三也渐渐落入了下风,趁着后者一个不留神的功夫那鬼仆速度猛地一加快,在细阳候的配合下便一把将毫无反抗能力的我从慕容云三的背上拉了下来。

“初三!”慕容云三大叫一声便想甩开面前的细阳候来救我,可是在后者的攻势下也无法分心,这时候我重伤未愈又在地上摔了一下顿时感觉肚子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崩裂。巨大的疼痛让我犹如一只大虾一样弓在地上,没过多久便已经满头大汗了。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一脸狰狞的鬼仆蹲在我的面前。看着痛苦无比的我脸上满是尽兴的快意。

“疼不疼?”见疼的无法说出话来鬼仆残忍的笑了笑,随后它伸出一只手在我肚子的旧伤上按了按,那旧伤迸发的疼痛更是让我濒临昏迷。

“哈哈哈!看到我的这只手了嘛?!都是因为你!”说着,鬼仆把另外一只只剩下手腕的胳膊探到我的面前,说道:“本来我打算立马杀了你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此刻已经痛的浑身无力的我根本无法反抗,甚至连打开龙王戒的开关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仆用它的利爪一点一点的切在我的旧伤上,虽然痛的死去活来却也没有丝毫办法。

因为伤口被重新切开,所以猩红的血渐渐染红了裹在我腰间的纱布,而一脸快意的鬼仆仿佛很享受这个过程一样,依旧不急不燥的想要把整只爪子切进我的肚子里。

隐约间,我只能躺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鬼仆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办法,或许是因为疼痛太过剧烈,所以我此刻反而麻木了,只是因为大量失血所以眼前开始发黑,这一刻我愣愣的看着头顶的星空,大脑里却是一片空白。

“行了。快点把他给解决了。”注意到我这边情况的慕容云三疯狂的想要摆脱细阳候的纠缠,面对搏命的慕容云三即便是细阳候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见到我这边的情况细阳候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么多天还没完成任务主上那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好吧……”鬼仆颇显遗憾的点了点头,随后它看了我眼,说道:“小子算你走运。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到了下面我依旧会好好招待你的。”

说罢它把还没完全插入我肚子里的爪子给抽了出来,接着便残忍的冲着毫无反抗力的我挥下了利爪。

可就在我以为即将要下去见爷爷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就在鬼仆抬起利爪的时候,从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风啸声,警惕的鬼仆冲后面看了眼随后脸色大变的向一旁闪了开来,也幸亏它反应的早,因为下一秒鬼仆所在的原地上就插着一根古朴的青铜矛了。

“是谁!”见有外人插手鬼仆和正在和慕容云三交手的细阳候连忙闪到了一旁,并冲着我这里厉声问道。

和细阳候每次出场的方式一样,我身旁的空地上忽然平白起了一阵大风,这风卷起无数碎草让人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只是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身披重铠手持大刀的莽汉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躺在地上的我后。这莽汉脸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意味,随后他冷冷的冲着细阳候他们看了一眼,说道:“卫平。你好大的胆子!”

“你来干什么?!”细阳候颇为忌惮的看了莽汉一眼,说道:“难道那位想向我主上宣战吗?”

“哼,怕你不成?!”莽汉唾了口水,随后他举起手中的大刀大声吼道:“段家军何在?!”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一样,从远处黑蒙蒙的荒野里忽然传来了阵阵战鼓的声音,接着一阵整齐统一犹如雷点一般的步伐声便传了过来。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也终于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了,只见一个由干尸组成的军队向着这边缓缓走来,它们手持长矛组成一片钢铁森林。配合整齐统一的步伐以及残破的战甲更是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视觉冲击感!

看到它们时我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还有种激动感,因为这一定是爷爷派来拯救我的援军,可是虽然它们身上的战甲残破不堪。但对历史有一定研究的我还是发现了些与众不同,爷爷所率领的那支鬼军铠甲样式不统一,而这支鬼军的盔甲却是一样的,这也就是说,这支鬼军不是爷爷所率领的那一支,可是……除了爷爷之外还能有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救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