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刘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呀初三。”此时墨兰也应和道:“干脆我暗中派几个人去保护那个小姑娘吧,但是你就别亲自去了……”

“不行。”我不加思索的摇了摇头,说道:“无论如何,我都得去见她一眼,不然我不会放心的。”

见我如此执着金大发和墨兰不禁有些哑然无语,最后也不得不妥协。

“可是……我俩也不知道刘莉她人在哪里呀。”沉默了一会后,金大发忽然说道。

一听这话我头顿时疼了起来,如果不知道刘莉的行踪的话那我们如何找到她呢?要知道这里可不是洛阳,我们东城的情报盘口也已经被端掉了,在长沙我们几个已经成为了睁眼瞎,在这茫茫人海里想要找到刘莉也无疑于大海捞针。

“这样吧。”这时,就在我想着怎么才能找到刘莉的时候。一旁的江夏说道:“今天我用一用私权,帮你把那个刘莉找到如何?”

“嗯,谢了。”我感激的冲江夏看了一眼,有总参的帮助找到刘莉显然不是一件难事。

等江夏和江思越出去帮我找人以后。病房里我们四人沉默了一会,半饷,金大发忽然打破了沉默:“初三,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应该怎么办?”

“什么?”我愣了一下。接着不解的问了一句。

“现在的局势你也看到了,不止江家和总参,连那些神神鬼鬼的势力也掺搅进来了,你难道一点危机意识都没吗?”看着我金大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说,因为我之前也想了很久,可是面对这繁杂混乱的势力也深感无力,或许和慕容云三说的一样,我们现在除了走一步看一步之外也没别的办法了。

“行了。”一旁的墨兰埋怨的看了金大发一眼。说道:“初三压力已经很大了,你就不要给他添乱了。”

“我也不想呀。”金大发苦笑一声,说道:“但是这两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即便慕容前辈这么强初三还险象环生的,以后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办?要我说现在绝不能和以前一样毛毛燥躁的行事了,还有那发丘经,一定要尽早拿回来,初三现在的状况就是有爆发力,但是平常太弱,遇到危机只能搏命,虽然以前运气好都拼赢了,但运气这东西不是每次都有的呀。”

“嗯,发丘经确实要尽早拿回。”说完墨兰看向我,继续道:“初三,上次我记得宋云鹏答应过我们,说我们解决完罗布泊的事情之后可以把发丘经还给我们。现在我们从罗布泊回来这么久,也是时候把它要回来了。”

“可宋云鹏如今都死了,总参它们会遵守诺言吗?”想着想着我有些担心,毕竟回来这么久都不见总参它们表态。不会真想黑了我的发丘经吧。

“他们敢不给!”金大发猛地一拍桌子,说道:“我们舍命把罗布泊的危机给解决了,但什么报酬都没向他们要,这发丘经本就是他们承诺给我们的东西,他们要是不给以后谁还会信总参他们的承诺?要是为了一本发丘经而失去了所有人的信任,这亏可就吃大了,所以总参不会因小失大的。”

我点了点头,既然墨兰和金大发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打算等江夏回来后就跟他提提这事,随后一直到中午,江夏他们才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江夏说已经找到了刘莉的所在地,我问清地址后便挂上了电话。

挂上电话后,一旁的金大发犹豫了下,说道:“初三。你非要自己亲自去找她吗?”

“是呀,怎么了?”我点了点头,随后看着金大发不解道。

“没什么,但是你这伤势恐怕还要在床上恢复两天吧?”金大发看着肚子被纱布团团包裹住的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接着我试探性的摸了摸肚子,发现伤口处并没有传来多么剧烈的痛楚,随后我不顾墨兰二人的劝阻,让慕容云三把我搀扶到一架轮椅上,短暂的适应下后,我竟然没有任何不适!

看到我划着轮椅在病房里面遛弯,金大发张了张嘴,不敢置信道:“初三……你这恢复力简直妖孽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能力从何而来,但无论如何也应该是件好事。

适应一圈后我很快就掌握了轮椅的使用技巧,随后我犹豫了一下,看着金大发和墨兰说道:“等下……让慕容前辈陪我去就好了。”

“什么?”金大发看了我一眼,语气中满是不解:“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你一起去呀,你现在这个样子,身边需要人照顾的。”

“不用,有慕容前辈跟在我身边就好了,墨兰和你这些天为了我没少操心,今天就休息休息吧。”说着,我向墨兰使了个眼色,之所以不让金大发和墨兰跟着我去,那是因为他们有些话说的没错,刘戎虽然不是我杀的,但也是因我而死,本就是单亲家庭里生活的刘莉此时的痛苦可想而知,再加上她性格比较火爆到时候见面说不定会对我拳打脚踢,如果金大发二人跟着我去的话,难免会当场劝架,但我的想法是,让刘莉打一顿解解气也好,不然人这心里痛苦一旦无处发泄憋长久了,就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看着金大发还想说些什么,身旁早已会意的墨兰立马劝道:“行了大发,让初三出去走走也好,他身旁有慕容前辈也出不了什么乱子,我们跟上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便不再说话了。

我向墨兰点了点头,接着便扭头向病房外面走去,但这时墨兰叫住了我,我回头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墨兰犹豫了下,轻声道:“小心点。”

知道墨兰话里意思的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被慕容云三推着走了出去。

出了病房后,我发现走廊上还站着不少总参的安保人员,看似即便得知细阳候不会再来,总参他们也没有放松警惕,谢绝总参派人保护我的要求后,我和慕容云三便走出了这家私人医院。

闻着外面的清新空气,早已闻惯了医院里掺杂着药品气味的我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恰巧这时迎面还吹来了一阵清风,更是让我的心情格外的开朗起来。

“小子,别高兴太早。”身后推着我的慕容云三幸灾乐祸的笑了笑。说道:“还是想想怎么面对那个女娃娃吧,我们提前说好,她要是打你的话我不会阻拦,所以你小子今天肯定是要受些皮肉之苦的。”

“那能怎么办?”我苦笑一声,说道:“总不能对她不管不问吧,这样我以后死了怎么有颜面去见刘叔呀。”

“这倒也是,不过你下面也不是没关系呀,可以托那个李隆基对刘戎多加照抚一二。这样也能让你心里好受一些不是?”说完他想了想,继续道:“还有那把禾刀,以后没事的时候你就带在身边吧,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可以长久的和那把刀相处,虽然不知道那把刀有什么样的来历,但依照我的感觉应当不简单,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你的一大助力。”

我点了点头。说来那把禾刀现在还在我的病房里面挂着呢,以后再去寻找九世铜莲的时候可以把它带上,之前一直缺把趁手的武器,这把禾刀倒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把刘戎的事情记在心里后,我便闭目安心享受这难得的安宁时光,走了一会后我们上了一辆公车,双手把轮椅抱起来的慕容云三更是吸引了别人不少的目光,在众人犹如见鬼一般的眼神中,我们到达目标地点后便下了车,这时我的心不禁提了起来,不知见到刘莉以后,究竟会是个怎样的情形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