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远走他乡/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慕容云三就对我脖子上的伤口进行了一番简单的处理,完事后他看了我一眼,便走了出去。

抱着刘莉让她发泄会后,半饷她松开了手,接着便默不作声的收拾着行李,我在一旁注视着她,等她把一些衣服日常用品都收拾好后,我才说道:“要走了嘛?”

刘莉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见状心里有些失落,因为我知道,刘莉这一走恐怕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我送你吧。”

刘莉没同意也没拒绝,我就跟在她后面,被慕容云三推扶着向楼下走去。

打了一辆车后。我们直奔机场而去,一路上的气氛异常的沉默,我和刘莉谁也没有说话,这样的气氛一直保持到机场。刘莉即将过安检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冲她喊了一句:“你以后还会回来吗?”

刘莉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她微红的眼睛里满是复杂的神色,过了会她在安检人员的催促下才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毅然决然的转身消失在人流中。

“小子,你不会真对这女娃娃有意思吧?”刘莉走后许久,我都在原地一动不动,慕容云三见我患得患失的模样不禁推了推我。笑道:“诶,你小子也是个风流种呀,蔣明君和墨兰的关系都没有理清楚,现在又多了一个刘莉,诶……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慕容前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心里却有些遗憾,这遗憾不是我喜欢刘莉,而是我有些怀念那个刁蛮的刘莉,在刘戎的翅膀下她可以为所欲为,可以随意使着大小姐的性子,可刘戎死后这只小鸟又该何去何从呢?陌生的异国他乡真的能让她的心得到安慰吗?想必,她也仅仅只是为了逃避吧。

这时候一想,刘莉反而和我当初差不多,父母死后我何尝不是成了疯魔,虽然在龙一和金大发他们的照顾下我的情绪没有表露出来。可我也何尝不是与这刘莉一样?一时间,一种叫同病相怜的感觉弥漫上了我的心头。

“诶,你小子的心思有几个人能摸的清?”慕容云三摇了摇头,随后便推着我向机场外面走去。这时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人流中却不见刘莉的影子,我怅然的转过头,心里却不禁对刘戎产生了一丝愧疚。

回到医院里后,当金大发和墨兰看到我脖子上的纱布后不禁立马冲了上来,尤其是金大发更是怒不可遏的说道:“那刘莉下手也真是没个轻重,这脖子是能下刀子的地方吗?”

“没事。”我苦笑着冲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刘莉这还算是好的了,这事要搁在我身上说不定我比她更激进。”

“可初三你也没什么错呀!”金大发语气中满是不值:“就算那天晚上我们没去刘叔家,可为了操控刘叔的下属细阳候他们也一样会下手的呀,那五魁不就是最好的印证吗?说来初三你也是受了无妄之灾。”

“话是这样说,可细阳候和鬼仆确实是冲着我来的也没错呀。”我苦笑一声,道:“或许刘莉不杀我,就是也明白了你说的那点,所以谁对谁错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更何况她人现在已经出国了。我们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出国了?”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便默不作声了。

“算了,回来就好。”这时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墨兰轻声安慰道:“初三你身体要是没有大碍的话,我们今晚就回洛阳吧?”

我点了点头。出来这么多天,想必龙一和姚九指心里应该急坏了,出来了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回去报声平安了。

下午的时候,江夏和江思越处理好总参的事务后也来到了医院,见人到齐了我们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坐着专车回到了洛阳。

从长沙到洛阳因为要照顾我这个伤员所以足足走了两天,当到达地方我们和江夏将要分开的时候我犹豫了下,随后冲着江夏问道:“江夏。那本发丘经现在还在你们那里吧?”

“嗯,对了。”江夏一拍脑袋,随后笑道:“这事我都给你忘了,这样吧,我向上级申请一下,过两天把发丘经还给你,这么久了也时候物归原主了。”

“多谢了。”我感激的冲着他看了一眼,接着便和金大发和墨兰他们分开了。因为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所以慕容云三推着我便走进了姚记当铺,刚进去的时候龙一还在喝茶,见我来了他站起身向我走了过来,看了看伤势后才松了口气,说道:“还行,看似伤势没什么大碍。”

说罢龙一又将目光看向慕容云三,向后者深深的鞠了一躬后,龙一如释重负道:“多谢前辈一直以来对初三的照顾,这次长沙之行要是没前辈在的话,初三这条小命恐怕就不保了。”

“没事。”慕容云三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这小娃娃虽然傻了点。但也是天性淳朴,老夫我对他同样上心的紧。”

龙一点了点头,随后便看向我,问道:“这次去长沙有什么收获?”

我一听便把身后的禾刀给拿了出来,将它扔给龙一后笑道:“一把刀还有一群盟友,虽然危机四伏但收获也值回票价了。”

“呦,好邪的刀。”龙一接过那把刀后眉头一挑显得很是惊讶,仔细看了看后他才把这把刀还给我。说道:“这把刀不一般,你妥善保管以后会对你有大用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把禾刀放回了身后,接着我想了想,冲着龙一问道:“老爷子,梦洁姨还好吧?”

“诶……”龙一摇了摇头,叹道:“她一回来就失魂落魄的闭门不出,看似受了很大的打击。之前听说你身陷重围就更加后悔提前回来了,要不是九指拦着恐怕又要跑到长沙去了,但这事貌似也成了她的一块心病,最近她闷闷不乐整个人好似都憔悴了许多。本来你不说我还想跟你提提这事呢,回头有空你就去她那一趟,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

我愣了一下,随后便点了点头。之前因为李梦洁受伤太重加上长沙局势不稳所以墨兰就趁着李梦洁昏迷的时候把她送回了洛阳,倒也没想到这事竟然成了李梦洁的一块心病。

在门外说了会话后,龙一就把我推进了房内,给我倒上一杯茶后他坐在了我的身旁,那张已经出现老人斑的脸庞笑的很开心,半饷,龙一呡了口茶水后说道:“这次你回来我和九指心里的一块大石也落了地,这眼看着就快到大年三十了。这段时间你在家里面好好待着,没事去帮九指买点年货什么的,下个星期还有个盛会需要你参加呢。”

“盛会?”我愣了一下,随后不解道:“前不久不是刚刚举办过会议了嘛?”

“那是全国性的会议,而这次的会议娱乐成分很大,算是四龙头和江家以及总参之间的联谊晚会。”龙一缓了口气后,继续道:“在这个晚会里各大势力都会拍卖一些东西,所得的金钱全部用于公益事业,总之也就是去玩的,你稍微准备下就行了。”

“刘东和谭海会参加吗?”我此刻一想到刘东和谭海之前与宋老鬼联合的事情我就想笑,虽然宋老鬼是受下属蒙蔽,可刘东和谭海也不由背上了个与异族勾结的罪名,虽然二人可以说是不知道,但是总参和东西两家会不会放过他们这可就难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