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最亲近的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一只异常冰冷的手拧住了我的耳朵,随后我的耳边就传来了蔣明君那阴森的声音:“你还会回来吗,嗯?”

我愣了一下,随后立马明白这就是当初我对刘莉说过的话,想到这我心里不禁苦笑一声,这是要秋后算账吗。

见我不说话蔣明君手上微微一用力,我立马疼的龇牙咧嘴,处于无奈我只能求饶道:“我对那个刘莉又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为了刘叔临终前的所托罢了。”

“你对那个小蹄子有没有意思关我什么事。”说着蔣明君冷笑道:“临终前所托,可以呀张初三,既然你刘叔死前把姑娘托付给你了。那你赶紧出国去把人家追回来呀,放人家一个小姑娘在异国他乡多不安全呀。”

“这是刘莉她自己的选择我也无法干预。”说着我捂住蔣明君的手苦笑道:“明君,有话好好说你先把手放下行不。”

“怎么了,你愈合能力不是很强吗?让刘莉砍一刀都没事让我拧拧耳朵还受不了了?”说着。蔣明君的语气就更加不善了。

见今日无法善了我干脆就放弃抵挡了,毕竟只是拧耳朵而已,反正蔣明君又下不了什么死手,如果不让她把气出了的话那以后就有我的苦头吃了。

果然,见我犹如一只死鱼一样一声不响的躺在轮椅上,蔣明君拧了一会就略感无趣的松开了手,随后她躺在床上把自己的绣鞋给脱掉,露出了那双小巧白晳的脚丫子。

“这次回来后你要多加留心下了。”躺在床上的蔣明君捧着下巴似是无意的说道。

“我知道,细阳候那边我肯定会多加注意的。”鉴于最近很多人都跟我提过这事,我也就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我说的不是细阳候那边。”蔣明君回头看了我一眼,凝重道:“我说的是白万行,在你没去长沙之前他就很明显的预料到了一切,可是你难道一点都感觉不到奇怪吗?”

我摸了摸下巴,心里却陷入了深思,诚如蔣明君所说,这白万行的言行举止确实显得有些奇怪,明明说是帮我爷爷办事,可是之前却一直跟踪着我,而且他孤身一人情报却比龙一和姚九指都要详细,细阳候开展计划前连长沙六魁都没察觉,可这白万行却仿佛未卜先知一样的提醒了我,不得不说这人身上每一处都充满了神秘。

“可这白万行神出鬼没行踪不定,如果他不想出来见我的话那我也找不到他,不过说来他这个人虽然很奇怪,但仿佛从来没有害过我。”半饷,我冲着蔣明君摊了摊手,无奈道:“不管怎样,下次再见到他时我一定要让他拿下面具。到时候面具后的人是不是白万行就一目了然了,如果是假的白万行那自然是敌人,可如果是真的白万行的话,那他对我应该没什么恶意。”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心隔肚皮,这白万行身上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总之每次遇到他都会让我有一股心悸的感觉,所以哪怕他是真的身上也肯定藏有一些秘密,初三,你记住,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一件大事,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会有无数人围绕在你的身边,这些人外表看上去要么对你心怀善意,要么就一副很看不惯你的模样,可是不到最后千万不能下定夺,在此之前别说白万行了,哪怕金大发和龙一你也不能完全的信任,虽然这番话很残忍,但你必须这样做,因为任何一点风波。都有可能打翻你这艘小船,为了你爷爷的梦想,也为了你自己,你必须时刻让自己保持警惕。懂吗?”这一刻,蔣明君十分严肃的看着我,以至于让我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最后我只能点了点头,以借此来让蔣明君放心,虽然蔣明君说的都是对的,可是人如果真如蔣明君所说的那样活着未免也太累了,从人类还是猿猴开始就是群体性生物,这也就注定了每个人活在世上身后就必须有些可以倚靠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的能用金钱代替,而有的东西则永远是金钱代替不了的。

例如人生三大情:亲情,友情,爱情。

如果真的让我连龙一和金大发都怀疑上的话。那我还可以信任谁呢?

可即便如此,蔣明君似是依旧有些不放心,她犹豫了下,随后看着我说道:“如果,如果未来有一天,你身边最亲近的人捅了你一刀,你会如何?”

我愣了一下,因为我完全没想到蔣明君会问出这个问题。最后我想了想,笑道:“转身抱抱他,他既然是我最亲近的人,那想必已经照顾我许多年了,这么多年的陪伴换这一刀,不亏。”

蔣明君很是无语的看了我一眼,半天从嘴里蹦出俩字:“煞笔……”

我微微的笑了笑,随后我揉着依旧火辣滚烫的耳朵划着轮椅走到了床边,把蔣明君往里面推了推后,我才艰难的爬上了床,接着我扭头看了脸蛋微红的蔣明君,笑道:“所以呀。你现在先给我揉揉肩,等照顾我几年后,才能得到捅我一刀回个抱抱这样的好事。”

说罢我也没当真,毕竟让蔣明君这样的姑娘妥协无疑是难于登天。回头刚闭上眼没多久,我就感觉有双小手在搓揉着我的肩膀,力道不大不小刚刚好,我眯着眼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在即将进入深度睡眠的前一刻,我耳旁却传来了一句呢喃。

“我不想捅你一刀,我只想,成为你最近的人……”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龙一叫醒的,床边龙一看着一脸睡意惺忪的我说道:“下面有人找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龙一说出这番话时面色有些古怪,我疑惑的挠了挠头。问道:“老爷子,谁找我呀。”

“不认识。”龙一摇了摇头,说道:“是个挺漂亮的女娃娃。”

我挠了挠头,在洛阳我的朋友就那么几个。墨兰龙一肯定是认识的,那来的人究竟是谁呢?难道是……孙蓝衣?

想来八九不离十的我随后答应了一声,等龙一走后我坐在床上缓了半饷,脑海里总有一句好似是蔣明君的呢喃。

应该是……做梦了。我苦笑一声,肯定是蔣明君太会撩人才让我做梦梦到了她,随后我不再犹豫,穿衣起身后便下到了一楼。这时屋外的天色已经是傍晚了,在客厅沙发上,龙一的对面坐着一个有些面生的妙龄女子,我看到她后愣了一下,随后站在原地想了半天,才发现这是当初被蔣明君附身给我解围的那个小姑娘。

“对,对!就是他!”然而见到我后,刚才还正和龙一交谈的妙龄女子忽然站了起来。随后指着我大声道。

我揉了揉鼻子面色有些尴尬,不过最后我还是抬起头冲她看了一眼,并装作茫然不解道:“这位姑娘,我们认识?……”

“别装了!那天我就是和你一起走的!”见我不承认,那女子异常愤慨的挥了挥手,说道:“怎么?这才几天呀,现在就装作不认识我了?”

“你……”

“初三呀……”我话还没说完,龙一就咳咳两声站了起来,随后他看着我一脸责怪的说道:“男人,就是要敢做敢当,你要是真把人家那个了,就要站出来勇于承认,现在装作一问三不知可不是你的风格呀,男人,做错事情不怕,可就怕你做错了还不敢站出来!”

“就是!”那妙龄女子冲龙一感激的看了一眼,随后耀武扬威的将目光对准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