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真假铜莲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切这个字,据龙一说也就是毁,为什么望闻听切中最后一个字是毁呢?而龙一为了给我解释则说出了一则故事。

据说民国时期有一人得了一件至宝梅花瓶,据说乃是康熙年间龙德窑的一件孤品,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这人得到这件梅花瓶后大为欣喜,可是有一日这人在一个眼爷(专门捡漏的人)聚会中,另一人却拿出了一件和他手里一模一样的梅花瓶,连瓶底下的款和年份都是如出一辙,这也就是说二人手里肯定有一个人的梅花瓶是赝品!但经过在场所有人的鉴定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两个人手里的梅花瓶居然全都是真品!

可是要知道,龙德窑里面出产的瓷器可都是进贡给皇室的,而这些瓷器中又以梅花瓶最为珍贵。这其中的原因就是龙德窑里出产的梅花瓶都是每年皇室祭祖大典里面需要用到的,所以龙德窑为讨皇室欢心,每年出产的梅花瓶里只挑一件品相最为好的。而另外的梅花瓶则全部毁掉,也就是说,每年出产的梅花瓶只有一个才是真品。而他们两人手里所持的梅花瓶不仅落款,连年份也是一样的,而且在场的众人还都分不出真假来。难道说,当年龙德窑破例产出了两件梅花瓶?

这二人不甘心,为了弄出自己手里梅花瓶的真假四处拜访鉴定大师,可是一经周转竟然无一人能分辨出这两件梅花瓶的真假来,后来二人一合计,居然商量出一个有些耸人听闻的办法出来。

那就是其中一个把另外一人的梅花瓶给买下来了,随后他竟然把收购而来的这件梅花瓶给当场砸碎!在碎片中,围观的众人才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同一年龙德窑会出产两件梅花瓶的典故了。

其实这两件梅花瓶都是真的,也确实是龙德窑出产的,只是那一年龙德窑主的女儿出嫁,龙德窑主心里一琢磨,就想给女儿带点有份量的嫁妆。于是他便从那一年生产的梅花瓶里面截下来一件,送给女儿当了嫁妆!但是众人为什么会发现龙德窑主的小秘密呢,原因则在于龙德窑主当时为了给后人留一个解释。所以特在送给女儿的那件梅花瓶内壁打下了个私章,这在瓶子完整时无法看出,但既然瓶子碎了,那真相就大白于天下了。

当时听完这个故事的我不由有些好笑,既然那两件梅花瓶都是真的,而且平时还看不出来,为什么那二人一定要打碎其中一个呢?难道他们也有强迫症?

然而听完我的调侃后,龙一居然面色凝重的向我解释说,望闻听切这四个字是真正的鉴定大家一生都在追求的事物,望闻听这三个字只要有天赋,肯下苦工一般都能有所成就,但最后一个切字却能让无数鉴定大家一生不得其要义。但这个字说白了,也就是一个真字。

这个真即是一件东西的真假,也说的是一个人较真的性格。从古至今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既然龙德窑出产的是孤品那两个梅花瓶自然就要分出个高低,不然这个真字从何而来?

除了一味的追求真字。龙一末了还对我笑了笑,颇为鸡贼的说道:“砸了那个梅花瓶的人是个聪明人,如果他砸的那个是假的,那剩下那个真的肯定就会身价倍增,而如果他砸的那个是真的……可剩下那个也没人能看出是真假来呀,只剩一个还是会身价倍赠。这其实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当时听了这件事的我还不以为然,仅仅把这当个故事来听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天晚上离奇的事情居然临到了我头上。

因为蔣明君不理我,所以心情烦闷的我一晚上都待在姚记当铺帮龙一的忙,可是晚上十点五十我们即将关门的时候,门外却又传来了敲门声。

我向龙一看了一眼,询问着是关门打烊还是再接一位,而龙一则点了点头。意思让我去开门,而我开了门后,发现门外站着个把全身都裹在黑袍子里,打扮和白万行有三分相似的怪异男子。

那人没理我,提着油灯径直走到了龙一的面前,龙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便把桌上的蜡烛给吹灭了。室内本就昏暗的光线顿时为之一暗。

“物件呢?”龙一提着油灯对着那人沉声道。

那人后知后觉的从身上的黑袍子里掏出了一个黑包裹,把包裹放在桌子上后便一层层的打了开来,当我看到包裹里是什么的时候。却险些惊叫出声!

因为包裹里装着的,赫然是一个铜莲台,和我们在王莽墓里发现的那个铜莲台简直是一模一样!

即便是龙一,瞳孔也忍不住为之一缩,随后他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把铜莲台捧了起来,看了半饷后他才把铜莲台放在桌子上,随后冲着黑袍男子问道:“客人这东西是从那弄来的呀?”

“怎么?我记得你们这里卖东西是不问来历的呀。”黑袍男子摇了摇头,以一种异常浑厚的嗓音说道。

“哈哈,物件来历好,这不是更能卖上价吗。”龙一笑了笑,似是无意的说道。

“无妨,您老直接给个价吧。”黑袍男子摇了摇头,他话里的意思更是让我不禁提起了警惕之心,因为从来都是卖方报价,那有让买方直接报价的道理呀,看他这身怪异的打扮也不像是初来乍到的新人,不会连这点规矩也不懂呀,这个人绝对有古怪!

“这东西我拿捏不住,还是你说个数吧。”龙一笑了笑,似乎根本不介意一样。

“哦,那我可就报了呀。”黑袍男子顿了顿。随后继续道:“我不要钱,我只要一个人的命。”

“你是在开玩笑吧。”龙一笑着眯了眯眼,眼中的神色让我分辨不清。说道:“买命这种事,我们这行可是不做的。”

“你不做,自然有人做,我想南北两城的当家掌印应该会很有兴趣和我合作的。”说着,黑袍男子卷起桌上的铜莲台就要起身往外走,而龙一挥了挥手,说了一声且慢。

等黑袍男子重新坐回去后,龙一想了许久,才说道:“说吧,你想买谁的命?”

“今天我暂且不说,等时机到了我再告诉您。”听罢,龙一的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怒色,但黑袍男子却摆了摆手,笑道:“您放心,这东西我先放您这,至于那个人是谁……以后您自然就会知道了。”

说罢,黑袍男子就起身离开了,似乎毫不担心我们会吞了他的货一样,他走时我冲龙一打了一个眼色,询问要不要派人去跟踪那个黑袍男子,而龙一没有理我,一双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个铜莲台,仿佛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全然不在意一样。

我站在一旁心里却犹如火烧的一样,要知道再拖会,说不定那人就走远了。

“不用派人盯梢了,那人不一般。”就在我即将按耐不住的时候,龙一连头都没抬就冲我吩咐道。

“可是老爷子,那人的来历我们就真的不查查吗?这铜莲台是真是假我们都还不知道呢?”我冲着龙一忧虑道。

“没必要查,查你也查不到。”龙一很肯定的说道:“这铜莲台八九不离十……应该是真的,可是这世上为什么会有两个铜莲台呢?”

说着他凝眉想了想,片刻才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给九指打个电话,让他把另外一个铜莲台带过来,到时候东西是真是假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