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是觉悟/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老爷子,这瓷瓶到底什么来头呀!说给我们听听呗!”

“哈哈,各位稍安勿躁。”江嵩满脸笑意的摆了摆手,随后道:“刘东带来的这个藏品,叫南宋官窑釉青大瓶,南宋官窑大家都知道,现存的藏品极其稀少,而去年北京拍卖的就有一个类型和刘东这个差不多的瓷瓶。只是那个瓷瓶无论是品相,色泽还是大小都无法和刘东这个相提并论,而且最要命的是瓶子还有个豁口,可即便如此,也拍出了六千万的天价。”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哗然一片,而当事人刘东虽然一脸谦卑,但眼中的那一股得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过了会江嵩挥了挥手,待众人安静下来后他继续道:“刘东的这个瓶子色泽如玉条纹明亮,而且瓶体如此之大却保存的如此之完好真可谓是一个奇迹,这等珍品连老夫家里都没有几件,足可见此物的珍贵了。”

坦白的说,我对宝王这个名头是没有什么兴趣的,现在我唯一想得到的也不过就是九世铜莲罢了,可是见刘东如此得意,我忽然有了股莫名的快感,因为我很想知道刘东看到这副画后是什么表情。

“这副画你真的要拿出来吗?”心中正猜想着呢。身旁却忽然传来了墨兰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墨兰此刻眼中带着股遗憾,说道:“一旦被世人看见了,可就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

“无妨,画是死的。”我轻声安慰道,随后我想了想,脑海里却忽然蹦出了一个人名,随后我冲着墨兰说道:“民国四公子张伯驹出身名门,继承先辈遗产后更是富可敌国,可他为了挽回先辈的文化财产倾耗巨资收购海外文物,随后更是把那些文物全部捐献给了国家,但无奈遭遇浩劫导致晚年穷困潦倒,但依旧内心清明从未悔恨过什么,若是他将那些古玩留着,晚年早已是富甲天下的一方豪绅,之所以无偿捐献那么多国宝级文物为的是什么?与他相比我们显得何其阴暗渺小,不过是一幅画而已,如果不是为了发丘经的话赠予总参又如何?”

墨兰愣了一下,随后自嘲的点了点头。说道:“说到底还终究是我着了相。”

我拍了拍她的肩头以示宽慰,随后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鉴宝大会上。

“嗯,现在也只剩最后一件了,那就是张掌印的藏品。大家拭目以待吧。”台上的江嵩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画筒上的黑布,但看到这个画筒后他皱了皱眉头,随后才缓缓的打开盖子,并把里面的画卷给拿了出来。

由于《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篇幅太过巨大,所以江嵩看了半天却始终不敢打开,而场上许多人看了半天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眼神明显变的异常轻视。

这其中的原因我知道,因为自古以来除了少许异类外,很少会有一幅画的篇幅会这么长,这不仅看一个人的功底和手法,更多的还是考验一个人的毅力和耐心,中华上下五千年,可能媲美《清明上河图》那种艳丽风光的画卷又有几幅?而为数不多的几副类似画卷也大多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所以他们不信,不信我拿出来的这副画会是那种殿堂级的名画。

“张掌印,故宫博物馆里面的《清明上河图》不会被你拿过来了吧?啊?哈哈哈!”其他人还懂得含蓄一点。可是刘东却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见场中局势不稳,江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打开了《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

等这副版幅辽阔。内容磅礴大气的风水画被完整的打开的时候,即便我已经看过数次,却依旧被画中喷涌而出的一股气势给震的屏息片刻,那股气势仿佛是江潮。也仿佛是迎面打来的浪风,让所有人倾倒在它的风采之下。

画圣吴道子,不负圣名,我心里赞叹一句。不禁产出了些许不舍。

众人紧紧的盯着这副画,场上一时间针落有声,仿佛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一样,江嵩和龙九愣愣的看了这副画许久许久。半饷,江嵩颤抖的伸出手,仿佛是想要摸一摸这副画一样,可是伸到半空他便情不自禁的收回了手,随后他看着那个落款,缓缓的抬头冲我看了一眼,说道:“这等气势,这等篇幅。应当是画圣吴道子的成名作,《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了吧,初三,这副画你从何而来?”

江嵩说完这句话后,场上依旧没人敢打破寂静,我冲着刘东看了眼,发现此刻他也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我,我冲他微微一笑,随后说道:“江老爷子,这副画纯属是初三侥幸得来。”

“侥幸得来?”江嵩叹了口气,随后又将目光投向了《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说道:“这等福缘,也真是让我眼热呀,只是……这副画成就了一代画圣的千古芳名,在民间传说里也是因它而毁了一代画圣的呀,这其中意义之大简直重若千金。”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根据民间传说,吴道子一日创作了《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而震惊帝都,连李隆基都为他的画技而拜倒,最后让其非有诏而不得画,可是又有什么比不得画更能折磨一个爱画之人的呢?

“此画一出,画类文物第一的《清明上河图》地位不保呀。”江嵩似是感慨的说了一句,随后便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初三,你也真是舍得呀。”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江嵩的意思我也明白,毕竟现在画已现世,别说我了。即便是龙一也保不住这副画,但转念一想到张伯驹我心里就坦然了,不就是一幅画吗,我家里还有副比这更邪门的呢。

“各位。宝王这个名头我看也没必要再评选了吧?”龙九冲着姚九指和江嵩笑道。

“这事二位决定就好。”早已知道的姚九指面色没有丝毫意外,为了避嫌给果断的把担子推了开来。

“确实没必要再评选了。”江嵩感慨的点了点头,说道:“皓月已出,其他的星辰我已经看不到了,恐怕以后的宝王评选大会,我也不会有今日这般激动了,得见传说中的神画,也算了了我人生中的一憾呀。”

姚九指点了点头,随后冲着场上的众人大声道:“鉴定结果已出,今年的宝王归属者就是东城张初三,藏品为《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

也就是这时,众人才缓过神来。随后无数人纷纷凑到台前观仰着传说中的殿堂级画作,而我的身旁一时间除了墨兰外竟然也没别人了,我向四周看了眼,发现刘东此刻仿佛还没缓过神来一样,愣愣的看着被众人簇拥的《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发呆。

莫名的,我心里有了股恶趣味,走到刘东的身旁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刘掌印,《清明上河图》我带不出来,但不知道这副画够不够份量。”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刘东铁青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说道:“你以为把这副画拿出来后,你还能藏的住吗?说起来你也真是个傻子,得此神作不藏着掖着,还光明正大的拿出来显摆,等会有你哭的!”

“谁说我要继续藏着了?”我大笑了几声,随后冲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刘东说道:“这副画我要拿出来赠予总参,怎么,你有意见?说起来你知道你和我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是觉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