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乌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场上议论纷纷,就在这时,从人群里忽然抬起了一只小手,随后只见唐果垫着脚尖,一脸通红的举起了胸前的画板。

“好!这位小姐出价一万!有没有更高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对着众人说道。

“我出五万!”金大发笑嘻嘻的举起了手,冲着台上的主持人笑道。

这时我愣了一下,随后连忙向着金大发和另几个和我关系异常好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别人不知道这副画的底细但是我知道呀,所以没必要让她们花这些冤枉钱。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点了点头。

因为有我的暗示,所以五万价格之后过了很久都没人再竞拍了。这时候主持人有些站不住了,他看了眼众人,说道:“张掌印的这副画虽然看似简单但实则深有蕴意。虽只有寥寥两笔但却绘出了一只翩翩起舞的墨蝶,其中蕴含的意境更是为之着迷,在见惯了古墨山水画的今天。张掌印的这副画让我不禁有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说是一种新流派的奠基人也不为过,所以买回这副画不仅能支持慈善事业,还能得到一副新流派的开山之作,这是何等的物超所值呀,所以各位还打算在一旁袖手旁观吗?”

即便是我这时候也颇为无语的看了这个拍卖师一眼,不得不说这行当的嘴上功夫确实了得,连我都感觉这人是在鬼扯。

“说话摸摸良心。”刘东颇为鄙视的看着那个拍卖师,说道:“这东西不过就是小孩子的涂鸦之作,到你嘴里怎么这么玄乎呢。”

“额,这个……”拍卖师脸色一红,即便心里再憋屈可碍于刘东的身份也不敢发作。

就在拍卖即将尘埃落定的时候,站在人群中的唐果又举起了牌子,拍卖师一看顿时来了精神,说道:“看。这位小姐又出价了,六万!有没有比她出价更高的?没有的话这副画就归这位小姐所有了!”

“我出十万。”

喊了两声后,人群里忽然传来了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竞拍的人居然是墨兰!

墨兰话音刚落,唐果就举起了一个写有新价格的牌子,随后二人仿佛杠上了一样,不断把价格抬上了一个个新的高峰。

这时无论我如何给二人使眼色,她俩都视而不见的继续互掐,这让我十分头疼却又无可奈何。

“五百万!”

正当二人依旧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的时候,人群里就又传来了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但这说话的人异常的霸气。直接把价格翻了数十倍,以显自己的志在必得。

我回头想看看是谁又来添乱,结果发现来的竟是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雅静!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在此时横插一脚,但雅静得意的看了我一眼,让我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雅静一下子把价格抬到五百万的举动震慑住了不少人,然而就在这时,人群里的唐果又不甘示弱的把价格给抬了上去。

我此时狠狠的瞪了一眼唐果,但一向听话的她在这时就显得尤为倔强,我无奈的看着站在唐果旁边的唐宇,想让他去制止唐果,但唐宇无奈的耸了耸肩,那表情的意思就是我爱莫能助。

随后的剧情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只见三女之间好似发生了一场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我的画价格也不断的走上新高峰,并很快打破了刘东保有的新记录,当价格来到三千万的时候。只见墨兰满脸不甘的放弃了竞争,所以场中还在相互竞拍的人就只剩下雅静和唐果了。

唐果的爸爸也就是唐宇,身为洛阳第一大商肯定是资产雄厚的,而雅静虽然不知道她的来历,但根据龙一的话语显然也并不简单,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资本家的竞争,但疯狂的雅静和唐果显然是给我上了一课。

看着一个个数字从拍卖师的嘴里蹦出,我很想一脚把他踹开然后把画撕了,但仅存的理智还是制止了我的这种冲动。

最终,这副画的价格定格在了五千万,而那个之前一直在疯狂加价的雅静在这个价格面前就停住了脚步,非常的干净利落。以至于让我怀疑她是不是举办方请来的托,而得到这副画的唐果异常的开心,但她身旁的唐宇就非常无奈了,毕竟换做任何人,自己闺女花个几千万买了幅涂鸦之作都会无奈的,何况这人还是精打细算的唐宇。

这时候全场最开心的人不是唐果。而是台上的那个拍卖师,毕竟自己拍卖的东西卖出了这样一个高价,其中的分成就已经极为可观了。但当他宣布这幅画的归属后,全场的绝大部分人包括刘东都是一脸呆滞,毕竟任何人也没想到,这副看上去像是涂鸦之作的东西居然能卖出这样的一个天价。

替唐宇感到肉疼的我心情异常沉重,所以也没空去奚落愣在一旁的刘东了,走下台后我直奔唐果而去,面对低着脑袋不敢抬头的唐果我原本责怪的话语都到嘴边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我笑了笑,轻声道:“唐果。告诉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我的这幅画呢?你想要的话我回头可以给你画一幅呀,为什么要花这个冤枉钱呢?”

唐果揪着裙角的手停了下来。随后拿着画板写道:“那个叫刘东的人说你画的蝴蝶是涂鸦之作,所以我想让初三哥哥你风光一下。”

风光一下?我愣了半饷随后哭笑不得,先不提我现在需不需要让人捧我。就算要捧我,这也太特么奢侈了吧。

“你急什么呢?”身旁的唐宇看了我一眼,满脸不爽的说道:“都说了是慈善拍卖,我每年捐的钱也不止这个数了,这次不过是让唐果代我的手捐的罢了。”

“可是……这钱真的会用于慈善吗?”我苦笑着看着唐宇,心中对那鸡贼的举办方不怎么信任。

“初三,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唐宇指了指四周,说道:“每年的晚会都是由你们四龙头举办的,你感觉他们敢贪这个钱吗?”

我愣了一下,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晚会的举办方是谁,随后我猛地一拍脑袋,这洛阳倒斗界的联谊晚会除了四龙头外还能有谁有资格举办,合着我绕了大半天,把姚九指和我自己都给绕进去了。

闹了一个大乌龙的我揉了揉鼻子,随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呀,一般像这种事务我都是让下属去处理的,所以我还真的不知道。”

唐宇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便带着唐果去付账取画了,我犹豫了会后便找到了姚九指,后者看到我后招了招手,说道:“听说你已经跟江夏谈过了?”

我略显不安的点了点头,说道:“对,我想这次发丘经应该会被送回来的。”

姚九指笑了笑,随后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总参厚着脸皮还是不肯把发丘经还给我们呢?那我们是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低着头没敢说话,毕竟在这件事上我确实没有听姚九指的。

“放心吧,我也就跟你说一说罢了。”姚九指看我这副神情不由有些哭笑不得,随后他摆了摆手,感慨道:“我只是把这种可能提前告诉你罢了,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能自己判断了,东西能拿回来,说明你分析的正确,可要是拿不出来,这次的亏我们就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