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再会田宇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站在原地犹豫了会,还是忍住了追上去询问的冲动。

回到房间里我一直在琢磨着龙一所说的结局是什么意思,他究竟是随口一说,还是已经预知到什么了呢?这一点我无从得之。

最后我叹了口气,起身把灯关上后便躺在床上休息了,毕竟这事无论再怎么想,那龙一也是不会告诉我的,所以与其在这里枉费心神我还不如走一步算一步呢。

这一夜在床上愣了许久。一直到夜深人们我才进入梦乡,第二天起床后,我一如往常的帮着龙一打扫着店铺内的卫生,这时因为距离大年初一只有几天的时间,所以整个洛阳都漫着喜气洋洋的氛围,甚至这两天夜里已经有不少人家开始放烟花爆竹了,看着外面洋溢的年味龙一打扫完卫生后伸了一个懒腰,随后冲着我说道:“初三呀,现在到年关了,从今天开始就没什么生意了,所以今天以后我们就可以关门休息一段时间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毕竟土夫子也是人,基本稍微有些操守的人都不会在这两天内盗墓,不然这阴德可就折损大咯!

“你呢,这两天也别闲着了,去一趟田宇夫那里吧。”龙一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道:“这大过年的,往年咱们不知道他的下落也就罢了,可既然知道了,那就得过去一趟,我左思右想,发现能和他说上话的人也只有你了。”

“行,这事我来办。”我想了想,随即便很爽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我此时确实还有不少的事情想要问田宇夫呢,如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给处理一下。

随后的两天里我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既没有去哄墨兰,也没去哄蔣明君,因为我已经不想再考虑这些事情了,以后是福是祸我都已经无所谓了,最起码,在找到九世铜莲之前是这样的。

一直到大年初一的前一天晚上,我才提着一些小礼品坐着车赶到了捞尸村,到村口时慕容云三跟着我一起下了车,我借着月色便看了眼不远处的捞尸村。

即便捞尸这个行当非常禁忌。即便捞尸人显得有些避世排生,可是如今过年了依旧家家户户门口挂着两盏红灯笼,虽然依旧显得冷清,但多少也有了些年味。

走到小码头。我坐在岸边耐心的等待了起来,而慕容云三则坐在我身旁,过了会冲我笑道:“小子,你看我对你多关照,知道这地方邪门还特意下车来当你的保镖。”

“前辈,这地方你能看出些门道?”我冲着慕容云三问道,因为之前我一直感觉捞尸村的格局有些怪异,只是一直都摸不清而已。

“废话,这可是八卦锁尸阵。”说着,慕容云三站起身指着四处,说道:“这也算是个风水宝地了,至少帮这些捞尸匠挑村址的风水师是个高人。这虽然名为锁尸阵,但其既能让那些愿意轮回投胎转世的阴魂如愿,也能困住那些想要为恶世间的阴尸,这两者像是相互矛盾但却犹如那太极一般相生相济,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困在此地的阴尸可不在少数呀。”

说罢,慕容云三颇为感慨的看了看四周,说道:“现在还算好的了,至少是风平浪静,可是要等到鬼节这种阴门大开的时候,这地方可就百鬼横行了。”

听到我不禁有些咂舌,便疑惑道:“那这些捞尸人怎么还不迁村呀。”

“迁?往那迁?”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说道:“先不说类似的地方不好找,就这洛阳恐怕也就是独一份了,而且他们一迁走,剩下的这些阴尸怎么办?不处理好将来恐怕会有一场大祸!他们与其说是捞尸匠。我看还不如说是守尸人呢。”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里面还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而且那些捞尸匠看似非常排生,但依照慕容云三的话说应当也心性不错。

“你爷爷的那个部下,之所以来这里恐怕也是早有计划的呀。”慕容云三眯了眯眼,看着远处的河面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先是一愣,随后便发现了些蹊跷,这田宇夫先是自己只捞异尸不说。每次上岸歇脚还选在这种地方,不难看出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而这捞尸村唯一能吸引田宇夫的,恐怕也就是地下深埋着的无数具阴尸了吧。

但是,他要这么多阴尸究竟干嘛用呢?用他的话说他要养一具尸,可如果真用的上这么大的布局和心血,那具尸完成之日实力又该有多强呢?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然而这一切现在还是个迷,没过多久,河面上就传来了阵阵划水的声音,我借着月光仔细向那边看去,发现一艘小木筏正向这边缓缓驶来。

当河靠岸后,船上的人果不其然就是田宇夫。田宇夫见到我没有丝毫吃惊,先是让我帮他扛些物资到船上后,才带着我离开了捞尸村。

在船上,田宇夫的目光不断的在向慕容云三打量着。慕容云三冲他嘿嘿一笑,说道:“小伙子,你就别打我的主意了,我胃口大,你养不起。”

“前辈说的那里话。”田宇夫摇了摇头,神态自若的说道:“我养的那具尸大成之日若是能有前辈这样的实力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又怎敢打前辈您的主意呢?只是见初三身旁有您的照抚,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诶,你是走上了一条歪路。”慕容云三拿起桌子上的一块面饼就嚼了起来,随后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养的尸就好比百虫喂起来的蛊王,虽然强大却无意识,更谈不上什么忠诚。所以就好比一把双刃剑,用不好能把你自己都折进去。”

“哈哈哈哈!”把船撑到河中心后,田宇夫大笑了起来,接着他坐在桌子旁边的一个布垫上。面上神情让人捉摸不清,只见此刻他看着慕容云三,问道:“前辈你说,像我这样的人。即便不养这具尸不也已经把自己给折进去了嘛。”

“好死不如赖活着。”慕容云三舔了舔满是面渣的手掌,毫不在意的说道:“我都成了这副样子,不比你还要惨吗?可我依旧活的很乐呵呀!所以人嘛,总是要看开点的。”

田宇夫没有说话,他端起桌上的一瓶清酒随后又拿出了三个酒杯,给我们一人斟了一杯后他端起酒看着慕容云三,笑道:“前辈,你骗的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慕容云三正在端酒的手猛地顿了一下。随后他才若无其事的将酒一饮而尽,一点擦着嘴,一边说道:“有时候不骗自己这日子过不下去。”

此刻我愣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好似老友重逢一般的慕容云三和田宇夫,虽然我听他们对话听的有些昏头昏脑。但不难看出,二人仿佛有股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说起话来也有些怜怜相惜。

就这样,他俩聊着天。我在一旁斟酒,过了好一会田宇夫才将目光转向我,说道:“初三,近些可好?”

“托田爷的福,总算没出什么大岔子。”我嘿嘿一笑,轻飘飘的一记马屁就送了上去。

“哈哈哈,你呀你呀!”田宇夫指了指我,笑道:“不管怎么说,你能走到这一步也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想必张晋张爷在九泉之下也应相当欣慰。”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莫名有些哀伤,此刻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远处的大桥,连两旁的岸边都是一片灯海,天空中不时还有烟花炸响,极尽灿烂后又瞬间湮灭,这本该是一副绝美的夜景,可是此刻我有些难受,不知道,爷爷在下面过的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