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一个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场的气氛沉默了一会,半饷,田宇夫揉了揉脸,举起酒强笑道:“行了,过年要开心点,今天初三你和前辈都来了,这个年我也就当是提前过了。”

说罢,我们三人便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这次因为我带过来许多好吃的,所以桌上也不差下酒菜,临了田宇夫趁着酒意给我们钓了一只河鱼上来,一通收拾后便把河鱼下了锅。

最后酒有。菜有,还有一锅鲜美的鱼汤,喝的已有些微醉的我心情不禁开朗了不少。

吃饱喝足后,我们便坐在一旁闲聊。抓住一个机会我冲着田宇夫问道:“田爷,最近我老是感觉白爷怪怪的。”

“白万行?”田宇夫皱了皱眉头,说道:“他怎么了。”

我想了想,随后便把最近几次和白万行接触的经过告诉给了田宇夫。田宇夫皱眉想了想,才说道:“这些年自从四小龙分开后,我们便没见过几次面了,尤其是近几年更是闲有来往。我刚才听你一说,确实感觉老白行为举止有些怪异,以后他如果再找你,切不可跟他去危险的地方,听他说话也要留个心眼。”

说到这他看了眼身旁的慕容云三,笑道:“不过有前辈时时刻刻跟在你的身旁,应当没什么大问题。”

慕容云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孩子总是不让人省心,即便是我有时候都护不了他的周全,这不,过完年不久后就要去台湾了。”

“去台湾?”田宇夫愣了一下,随后不解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初三去台湾应当是找寻九世铜莲,可是台湾自古就是抑龙之地,所以从古至今都没有什么王公贵族愿意把自己的墓迁到那里去,这等土地上按理说不会藏着九世铜莲这种龙兴之物呀。”

“不是台湾……”我苦笑一声,说道:“是去海里,上次我和九爷商讨了一会,得知那海底下极有可能藏着一条潜龙。”

“潜龙出渊好大的手笔!”田宇夫猛地叫了一声好,随后道:“光有这个想法的人就能称得上一个智字。而能在茫茫海面上找寻到一条隐龙这便需要不出世的风水大师,再加上极为困难的海底造墓,有这等财力的人究竟会是谁呢?应该不是默默无闻之辈。”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我查阅了各种资料。可依旧没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所以那里的墓主人身份依旧是一个迷。

“可是老夫是旱魁一族,生性不能见水,否则就会实力大减,所以到了台湾下水之后便全要看初三的造化了。”说着,慕容云三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先是一愣,随后充满怀疑的看了慕容云三一眼,要知道即便不说慕容云三曾经下水搏真龙的事迹,就说他这左一杯右一杯的喝酒架势就不像是惧水的样子,所以,慕容云三之所以这样说肯定是在顾忌什么。

虽然很疑惑但是我还是没有问他。毕竟慕容云三虽然平时显得有些不正经,可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想必他这样说肯定是有原因的。

“要不……让初三把我培养的鬼王带过去?”田宇夫犹豫了下,说道。

“那个鬼王你培养至今,不知道实力已有多少,既然你说了,那我就趁着这个机会看一眼吧。”慕容云三坐直身子,显得有些好奇。

田宇夫点了点头,接着他从船头的一个大箱子里掏出一个铃铛,这铃铛血迹斑斑显得异常古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铃铛刚一拿出来四周的流水仿佛都停息了一样,而远处城区也寂静下来,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三人了一样。

接着,田宇夫轻轻的摇了摇手里的铃铛,铃铛顿时发出一阵异常清脆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样,田宇夫摇晃的铃铛发出一阵阵富有节奏的铃声,没听多久我眼前的世界就有些摇晃扭曲了。

这时,身旁的慕容云三拍了我一下。就犹如从噩梦中惊醒一样,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时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正当我还有些后怕的时候,船筏旁边的水里忽然传出一阵水声,就犹如有一条大鱼要破水而出一样。

因为今晚的月光不错,所以我能够比较清晰的看到那边的状况,只见一团黑色的丝絮物浮出水面,这场景我并不陌生。因为当初在西丘的时候我就经历了一件这样的事情!

当这具阴尸浮出水面后,它用一双和旁人无异但颜色有些乌黑的手掌扒上了船筏的边缘,接着便一动不动的待在那里,可是我却有些不敢看这具阴尸,因为我总感觉在那湿淋淋的发丝背后,有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正在盯着我看。

然而慕容云三却漫不经心的走到阴尸的旁边,用手把它盖住脸颊的发丝给拨了开来,随后只见一张颇显清秀但面色有些乌黑的女人脸从发丝后露了出来。

细细看了半天。慕容云三回头冲着田宇夫说道:“实力还不错,再过两年应该就能派上些用场了。”

“嗯,好歹我也花了数十年去培育,时间应当来得及。”田宇夫颇为苦涩的笑了笑。毕竟田宇夫为这具尸体浪费了数十年的青春,最后却只得来慕容云三一句实力尚可的评价,任谁也会满嘴苦涩的。

“老夫修炼上千年外加旱魁之身才有今日这个成就,小伙子你就知足吧。”慕容云三摆了摆手。颇为感慨的说道:“这具尸你继续培育,初三那边就不用你操心了,来自外界的压力我会帮他挡住,但要是连进斗后都需要别人保护。那他迟早要夭折,所以有些风雨就让他自己去面对吧。”

“嗯,慕容前辈说的对,田爷您就别操心了。我命硬,阎王爷收不了我。”我笑了笑,虽然慕容云三这番话说的有些生硬可也不无道理,有些磨练必须我自己去面对,如果连眼下的一些坎都过不去,那我以后更没戏。

“行,既然前辈都这样说了,那全由你安排吧。”说罢。田宇夫摇了摇铃铛,那具女尸便又沉进了水里。

接着来我们又聊了一会,这时我也终于问了一个特别疑惑的事情。

“田爷,听龙老爷子说,我爷爷刚进洛阳时的光景和现在不同,听说那时有什么蝎子倒爬城,探云手什么的,后来经历了一场浩劫就烟消云散了,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我看着田宇夫满怀期待的问道。

“那个时候……”田宇夫犹豫了下,才叹道:“其实不止是洛阳,当时全国都可谓百家争鸣,不过要论倒斗这方面的事情,还是属洛阳最强,毕竟中华上下几千年的斗中传承,有的要么在岁月长河中被湮灭,要么就犹如倒斗四大家一样始终屹立不倒。可是那段时期确实出现了许多惊才绝艳的人物,而你爷爷正是其中之一,那时候洛阳不止有四龙头,更有洛阳八大家,而江家当时就位列八大家之一,可惜呀,如今另外的七个家族要么满门被灭,要么隐遁江湖,可以说,那个年代已经被埋葬了。”

“被埋葬了?”我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解,于是继续问道:“田爷,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做的,国家?还是某个势力?”

“都不是……”田宇夫摇了摇头,面上露出些羞愧之情,继续说道:“是被一个人给埋葬了。”

“嘶……一个人?”我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我无法想象,居然是一个人把当时繁华异常的洛阳倒斗界搞成了如今这个样子,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到底有多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