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邓宽来访/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我缓过神来后,我看着田宇夫忍不住咽了口水,问道:“田爷,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呀?”

田宇夫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因为,那时候洛阳的土夫子大部分都做错了一件事,而做错了的人都已经死了,在那件事中抱有一丝怜悯之心的人则活了下来。”

“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我想了半天,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诶,别问了。”田宇夫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如今再追问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当初的那个人早已变成了一捧黄土,人既然死了,那就把往事也埋进去吧。”

说罢,田宇夫独饮了一杯清酒。

我在一旁默默的想了许久。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居然让龙一和田宇夫连提也不想提及,而且那个人居然以一己之力就毁掉了当时最强大,也最繁华的洛阳倒斗界。

不管怎么说。这力量还真是让人心生向往。

就当我暗自憧憬的时候,田宇夫瞄了我一眼,随后说道:“怎么,很羡慕那个人的力量?”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笑道:“如果我也这么强的话,那现在也不用为寻找九世铜莲而烦恼了。”

“你不懂。”田宇夫摇了摇头,颇为怜悯的说道:“那个人可比你惨多了,父母横死。家族被夺,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甚至自己都变成了半死不活的行尸,纵使最后大仇得报,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人想要拥有力量只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索取更多,二是为了守护自己在意的东西,而我想要力量便是想要守护我的亲人朋友,如果最后落得和那人一样的下场,那这力量不要也罢。

闲聊一夜,一直到深夜三点多我才和慕容云三回家,路上慕容云三打开窗子,一边吹着风一边笑道:“那个叫白万行的小娃娃挺有意思的,以后我们倒可以多来找他玩玩。”

我点了点头,过完年后没事确实可以带慕容云三来找下田宇夫。一方面他俩比较投缘,另一方面田宇夫一个孤寡老人确实挺可怜的。

回到姚记当铺,穿着睡衣给我们开门的龙一打了一个哈欠,随后问我们白万行咋样。简单跟他聊了一些后龙一点了点头转身便回楼上睡觉去了。

和慕容云三分开以后,我回房间洗了个澡就躺在了床上,没过多久便趁着酒意进入了梦乡。

就这样我一直在姚记当铺待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打发完过来拜年的下属后,我才穿着新衣服和龙一一起去了姚九指的四合院内。

一路上只见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许多小孩手里拿着彩灯爆竹在肆意打闹,而天空上更是浮现出一朵朵璀璨至极的烟花,从来没在大城市里过年的我除了感觉到繁华之外,还有深深的寂寥,最起码往年这个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已经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了……

一想到这,我心里顿时就难受了起来。一旁察觉到我情绪的龙一摸了摸我的头,说道:“怎么,想家了?”

我点了点头,龙一见状想了想,说道:“过几天没事的话你可以去看一下你父母他们。”

我叹了口气,内心却并不怎么想去,因为我害怕看到父母遗体的我会再次情绪失控。

龙一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宽慰道:“好了,大过年的开心点,这等下都快到九指家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把情绪深藏在了心底,毕竟我不想在这种日子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到别人。

到了姚九指的家里后。金大发和墨兰早早的就赶到了地方,我们围在一起说了会话后,我便掏出手机悄悄的给唐果还有孙蓝衣等人发了条祝福短信,接着吃完饭后,我们便在客厅里一边磕瓜子一边看了会春节联欢晚会。

然而还没看多久呢便陆陆续续有人过来拜年,其中最让我惊喜的便是江夏把发丘经给我带过来了,还美名其曰说是新年礼物,但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会发丘经里的内容,江夏便把我拉到了一旁。

“初三,有人要见你。”到院子里后,江夏给我扔了一根烟。

“谁呀?”我接过烟疑惑的问了一句,江夏无奈的指了指门外,说道:“还能有谁,我的顶头上司邓宽。”

“邓宽?他这个时候找我干嘛?”我皱了皱眉头,内心并不想和他打交道,因为和这种人打交道要格外的谨慎,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引来麻烦。

“坦白的说,我也不知道。”江夏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他现在正在门外等你呢。”

我愣了下,最后看了江夏一眼后。才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推开门后,只见一个穿着黑色皮大衣的中年男子正蹲在台阶上抽烟,听到身后的开门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笑道:“你就是张初三吧。”

我抽了口烟。随后沉默的点了点头。

邓宽笑了笑,接着挪了挪屁股,示意让我坐在他旁边。

我心里虽然一千万个不愿意,但也只能默默的妥协。坐下来后邓宽伸了个懒腰,抱怨道:“诶,大过年的连个假都不放,真羡慕江夏那个小子。老家就在洛阳想回家就能回家看看。”

“您要是想请假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别您您您的,不介意的话叫我邓哥就行了。”邓宽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孤身寡人一个,就是想回家也无家可归呀。”

我愣了一下。随后认真的看了眼邓宽,但此刻他的脸上只有坦然,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一样。

“你看看,洛阳这地界多美。”邓宽没有在意我的目光,他指了指前面,只见一些孩童提着灯笼,在一些人家门口刚刚放过的爆竹废屑堆里翻找着一些个幸存下来的爆竹,而远处的天空更是不时有一些烟花升起,炸裂,璀璨,随后湮灭,因为这时候刚刚十二点,所以前后左右每个方向都有爆竹,烟花炸裂的轰鸣声,或高昂或沉闷,这座城市在这一刻迸发了让人为之着迷的魅力。

虽然不怎么喜欢邓宽这个人。但我还是由衷的点了点头,随后两个人便静静的坐在台阶上看着这一副盛世昌隆的场景,过了许久,邓宽把手里早已燃尽的烟屁股往地上一捣,随后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接着才扭头看向我,说道:“行了,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嗯?”我愣了一下,但还没反应过来,邓宽就坐上一辆吉普车随后扬长而去了,我一个人在台阶上愣了许久。本来以为这次出来后邓宽会对我做一番思想品德课呢,没想到居然就这么轻飘飘的走了。

他大老远的跑过来,不会真的只是想和我看一会风景的吧?我摇了摇头,内心满是不解。

但想不通我也就没有继续想了,转身便回到了客厅里,这时见我回来了金大发便拉着我打牌,一直玩到凌晨五点才放我离开,和龙一回到当铺后,我随意洗了个澡便躺床上睡了。

大年初一过后,我头两天依次去了唐果,孙蓝衣和李梦洁的家里,还去江家给江嵩拜了个年,好不容易清闲下来早已按耐不住的我立马给四大隐士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过来和我一起把青山村的事情给了结了。

除了秦行天外,其他三大隐士都非常配合的在约定的时间里赶到了,只有秦行天过了一两个星期才悠哉悠哉的赶了过来,说实在的,看秦行天满面油光的样子我特想让慕容云三再把他给打一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