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劝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老家地处北方,所以一到冬天便大雪皑皑,我们六人在没过脚面的雪地里默默的走到了那个残破土地庙的门前,时隔许久,这土地庙里除了一些从屋顶漏洞里掉落的积雪之外一切和当时无异,而门前一大一小两个坟包更是格外的显眼。

告知四隐士老乞丐的坟是那个后,秦行天率先拎着一壶酒便坐在了老乞丐的坟前,把壶中的酒洒在雪里一些后。秦行天自己喝了一口才擦着嘴角说道:“老兄弟我来看你了,当年长白山一别如今已有十余年未见了,可是再见时你居然已先我们一步而去,当真是造化弄人呀。”

一旁的李全忠也点了点头,叹道:“当时还以为老黄应该是我们五个人中寿命最长的,他要是潜心修炼最后不难有一番成就,可惜呀,偏偏要逆天而行。”

我此刻没有凑上去。而是安静的待在一旁看他们独自叙旧,虽然以往没有接触过他们,但从他们的情绪中也能看出这些人以往私交不浅,如今老友逝世一个个的心中自然难受。

叹了口气,我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慕容云三,只见他此刻蹲在老乞丐旁边的小坟前在不停的打量着什么,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前辈。你在看什么呢?”

“滋滋滋,这旁边埋的是谁呀?”慕容云三没有回我的话,而是自顾自的问道,语气中充满了惊奇。

我想了想。从上次老乞丐的话语中不难得之,这旁边埋着的应当是老乞丐的师傅。

“他师傅了不得哦……”慕容云三站起身来,随后冲着这座小坟鞠躬一拜,说道:“虽我年岁比你高,但论这资历道行你还算是我的前辈,今天我慕容云三就给前辈敬一杯酒,以敬前辈洒脱。”

说罢,他就拿出一壶酒,倒在小坟前半瓶后才把剩余的一饮而尽,看到这我有些好奇,要知道慕容云三性格高傲,可从没有对那个人如此尊敬过呀,即便是那秦始皇也得不到他的这种待遇,于是我连忙把慕容云三拉到一旁,问这老乞丐的师傅究竟是什么来头。

“若论道行来看,这人足可称得上是陆地神仙。”慕容云三回头看了眼那座坟包后才感慨道:“虽不知他因何而亡。但看他死后的埋骨之地就足以让我心生敬意。”

说着他指了指周围的环境,继续道:“你看看这周围的风水,当真是再平常不过呀。”

虽然我不会看风水,但还是明白了慕容云三话里的意思。自古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王公贵族死后都想要一块风水上佳的埋骨之地,甚至为了一块地可以强抢豪夺,但是这老乞丐的师傅实力比慕容云三还要强,却对身后之事如此随意可见其生性一二,想到这我顿时起了一丝仰慕之情,也只有这样的人才符合我印象中那种世外高人的出尘洒脱呀!

想到这我连忙也上去给这老乞丐的师傅拜了一拜,但心里却依旧有些遗憾,遗憾自己不能和这等人相逢一场,只能在其死后才领略一些生前的风采。

一切处理妥当之后,天边的太阳也快下山了,在我们回小镇之前我站在路旁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无边无际的雪地上一大一小两座坟包仿佛和自然融为了一体。如果不仔细看甚至在这茫茫雪地中根本就找不到它们的身影,看着看着我心里的忧伤忽然消散一空,其实老乞丐生前的心愿已经满足了,他虽然逆不过天,可也终究达成了永远陪在师傅身旁的心愿,虽然这心愿略有瑕疵,但也终究是实现了。

想到这我坦然一笑,转身再无留恋的跟上了慕容云三他们的脚步。

回到镇上后,虽然这时正是傍晚,换作以前满镇子的人要么在饭店里和朋友喝酒,要么三五成群的下地撵兔子,可不知道是不是青山村的原因。傍晚的镇子显得格外的冷清,满大街甚至都看不到几个行人,那家家户户门前挂着的红灯笼非但没有缓解这种清冷的气氛,还让这副画面显得格外的诡异起来。

回到旅馆里后,那老板见我们回来了连忙招了招手,随后吩咐道:“你几位在这歇脚没问题,可到了晚上就别出去了,八点以后我得锁门!”

“老板,为什么呀?晚上出去吃个夜宵都不行?”我故作疑惑的问道。

“嘿,这年头,大半夜的谁敢开门做生意呀。”老板摆了摆手,随后轻声道:“再说了,这地方到了晚上不太平!”

“不太平?”我愣了一下,因为总参可是说过,目前青山村虽然会吞噬闯入村子里的人,可是也并不会主动去侵犯外界。但听这老板的语气这里面怎么好似有猫腻呢?

想了想我决定再继续问一问,从包里掏出一根烟后我笑嘻嘻的走到了老板的面前,说道:“不会吧老板,现在讲究的可是科学,封建迷信是要不得的,而且刚刚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到这这里就成了不太平呢?要不您跟我说说?”

老板接过烟无奈的看了我们一眼,才说道:“好吧,告诉你们可以,但你们必须得给我保证,晚上过了八点就不能出去了。”

“行行行,您说。”我一口答应下来。随后便耐心的等待老板的下文。

“其实,事情还得从一年前说起,那时候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子叫青山村,本来还好好的。可忽然一夜之间鸡犬不留了,当真是一个活物都没有呀!而且不光是他们,连一些外出打工的青山村村民也不例外,都在那一天晚上人间蒸发了,最邪门的是一个服务员,他也是青山村的人,事发当晚他还上着班呢,可店长说仿佛是一扭头的时间。那人就没了,你说这事邪门不?不过这还没完,有些胆大的小伙子想趁着青山村没人了进去捞点东西出来卖,可无论是一个人进去还是几个人结伙。进那里面连个响都没就消失了,长此以往不止没人敢进去了,连周围的几个村也都迁移了,从那之后我们这里总算太平了一些,可是最近又变了!”

“您说,我听着呢。”见重点来了我忙打起精神继续问道。

“诶,最近那个青山村每天晚上都有好多人喊冤呀冤呀,那声音可叫一个渗人了,而且这里晚上之后,据说就有一青山村村民的冤魂过来游荡,虽然没人见过,但那声音我确实听到过,就在前天晚上,我正睡觉呢,大街上忽然有个男人喊冤,我当时被吵醒了心里有一股火。开了窗子就往外骂了一声,结果你猜怎么着?那明明就在街上的声音却看不到人!要知道这条街总共就这么长,这晚上还有路灯呢,声音明明离我不远可就是看不到人。你说这不是闹鬼这是什么?”说着,老板心有余悸的往外看了一眼,仿佛前天晚上的事情给他添了不少的心理阴影。

我回头看了眼众人,秦行天对我微微一点头,我会意的转过头看了眼老板,笑道:“嘿,听您一说好像确有此事,那我听您的,今晚不出门!”

“这就对了嘛!你我无怨无仇的我蒙你干嘛!”说着老板转身就把门给关上了,还贴门后上了一个锁,紧接着他回头不放心的看着我说道:“记住了呀,晚上发生啥动静也装作不知道,要实在被吵得不行了就蒙上头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