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故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应了一声,随即便带着众人往楼上走去,只是此刻身后依旧传来了店家老板略有些落寞的声音:“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呀,实在不行就只能搬到县城里去了。”

老板的这句话让我心头微微一悸动,要知道在我们这里一般上了年纪的人很少会背井离乡,即便是自己的儿子在大城市里有了出息要接他们去享福大部分的人也是不愿意去的,因为这里是他们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故土,如果不是青山村的事情真的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的话,没有人会愿意背井离乡的。

上楼后我们先一起走进了一个房间,随后秦行天把门关上,一脸凝重的对我问道:“初三,你之前不是说青山村的异况还没有对外蔓延的吗?”

“我也不知道,总参那边给我的答复是这样子的。”我此时颇为头疼,因为一旦青山村的异况开始蔓延,那无疑说明里面的情况开始恶化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即便只到村口都异常的凶险。

“眼下我们先静观其变吧,看今晚镇上到底有没有异况,如果真的闹鬼的话,那我们再从长计议。”一个满脸皱眉的老婆婆说道,这人叫凤红。根据她的打扮应当是道家传人,当初我刚去找她时她一听我是老乞丐的朋友就没有丝毫犹豫的跟我来了,所以我对她也是异常的尊重。

“嗯,凤红说的对。”李全忠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来都来了。那我们肯定不能白跑一趟,如果青山村的事情真的恶化了,那初三我和你一起去,如果解决不了那这是我命中一劫,如果解决的了,那这也是一桩不小的福报。”

“行行行,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来还不行吗。”秦行天无奈的摆了摆手。

商量了一会后,我们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我躺在床上并把房中的灯给关闭,随后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边仔细听着窗外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转眼间时间便来到了午夜十一点半。此刻我已经困的眼皮子都在打架了,但窗外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息,仿佛全镇子就只剩下我一个活人了一样,看着被月光映射的朦胧而洁白的窗帘一时间我愣住了神,陷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

就在我即将睡着的时候,从窗外冷不丁的传来了一声悠长而诡异的声音,这声音让我促不及防之下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缓过神来身后居然起了一片冷汗!

让我这么惊讶的主要原因是,此刻从室内可以看到,窗帘的中央有一个人影,他仿佛扒住了窗户边缘一样只露出了上半身,因为有窗帘的阻隔所以我也看不到那人是谁,只听到一阵阵悠长而怨毒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冤呀,冤呀……”

那人重复着这一句话,我因为太过吃惊所以全身崩紧根本不敢有一丝动作,渐渐的,那声音的语调发生了变化,从原本的冤呀冤呀变成了怨呀!

听到这声音的我被其中蕴含的不甘和怨毒深深的威慑到了,以至于不敢有一丝实质性的动作。

就在这时,窗户忽然传来了被轻轻推开的摩擦声。因为有了空隙所以原本一动不动的窗帘也被夜风抚起,透着不断波动的窗帘缝隙,我看到窗户外面果然扒着一个人!

见此情形我不敢犹豫,起身便向门外跑去,虽然不知道慕容云三他们为什么还不赶来。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可是让我惶恐的是,门居然被从外面反锁住了,任我如何尝试都无法将之打开。

眼看着窗外的那人即将爬进来,我连忙打开了龙王戒,准备在迫不得已的时候给它致命一击!这时,窗户外面的那人终于爬了进来,只见它浑身高度腐烂,两只眼眶中的眼球甚至都快掉下来了,不过它依旧死死的盯着我,嘴里还喊着怨呀怨呀,那一口残次且乌黑的牙齿更是让我有些不寒而栗,虽然以前没少跟这种东西打交道,但它骇人的外表还是震慑住了我!

因为我手上只有龙王戒,那口禾刀还放在面包车里。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向我爬来,并想着等到一定距离时再向它发动突然袭击。

“怨呀……怨呀……”

它口中依旧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并且不断的向着我爬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它距离我已经非常之接近了,看着它身后被拖行出来的一条满是乌黑血液的印痕,我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当它距离我不足一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理智告诉我是时候出手了,但我依旧愣愣的站在原地,直视着那双已经极为不协调的眼睛,而此刻它也停下了,并伸出一只颤抖且散发着浓烈恶臭的手臂向我的腿缓缓抓去,动作之慢仿佛放了慢镜头一样。

当那只手即将碰到我的腿的时候,从窗外忽然飞来一道黑影并牢牢的挂在了这具阴尸的身上。随后只听噼里啪啦一阵雷响,我脚下的这具阴尸就被打的浑身乱颤并散发出一阵乌黑恶臭的黑烟,随即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看那浑身焦黑的模样应该已经挂了。

还没等我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身后的门就嘎吱一声打开了,我扭头一看,发现慕容云三他们此时都站在门口并直直的看着地上的那具焦尸。

“看样子……应该是个普通的小鬼。”这时,窗户那边忽然传来了凤红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发现她此刻正站在窗户边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不对……”慕容云三缓缓的摇了摇头。并蹲在地上打量了那具焦尸片刻,随后才抬起头看着我们说道:“这具阴尸原本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受了很重的伤势。”

“受了很重的伤势?”凤红皱了皱眉头,当她的目光接触到地面上那一条满是乌黑血迹的印痕时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说道:“看起来应该是了,难道这附近有哪个高人也在此隐居?”

慕容云三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不过看样子从这具阴尸身上是发现不了什么线索了。”

“慕容前辈……刚刚你们干嘛去了?”此刻已经反应过来的我连忙问道,要知道刚刚再晚一点我可能就没命了。

“在暗中观察呗,你小子怕个什么。有我们在场连鬼王都动不了你,何况这只还不是。”秦行天白了我一眼,说道:“不过这具阴尸除了蕴含很浓郁的怨气之外,我们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你话不尽然。”凤红摇了摇头,随后将目光对准了我,说道:“这具阴尸之前一直没对别人下过手,这点从镇上的情况和反应就能看的出来,可为什么今天我们刚来这阴尸就盯上初三了呢?恐怕不仅仅是用巧合能解释的吧。”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刚刚我的反应也异常的奇怪,看着那具阴尸心里居然莫名有些悸动,导致没有及时下手,如果不是凤红他们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死了。

“初……初三……”

正当我们都身陷疑云的时候,地上原本还一动不动的阴尸忽然发出一阵模糊且微弱的呼唤。

“初……初三呀……”

当阴尸再一次发出呼唤的时候,我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这阴尸嘴里叫着的居然是我的名字!

一道闪电划过我的心头,我不可思议的看了眼地上的阴尸,心里终于明白刚刚心中的悸动是从何而来了,这具阴尸……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仿佛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

大牛……我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个人名,随后一切都清晰起来,这人绝对是大牛!想到这,我连忙趴在地上并抱住了张大牛,这一刻,那恐怖的面庞再无法让我的心中产生一丝恐惧,因为我知道。这是我从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一起玩耍的发小张大牛!

“大牛,是你吗?”我抱住张大牛问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它的这副模样我鼻子一酸,有些温热的东西涌上了我的眼眶。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怀里的张大牛眼神中没有一丝神采,我抱着它他也没有一丝动作,就仿佛已经灯尽油枯了一样,只是他那微张的嘴缝中,却断断续续的嘱咐道:“别,别回去,村子……里,里的人已经疯了……它,它们会,杀你……”

话还没说完,张大牛便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了,我抱着他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温热的泪水一瞬间便流满了脸庞,我此刻仿佛还能看到,儿时身材瘦弱的我每次受到欺负后,身材高大却有些憨傻的张大牛便会替我出头,我还记得,我考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大办庆学宴,已经辍学已久的张大牛眼中那替我高兴的神采,我还记得,大一刚放假时,回到村子迎接我的那一堆人里,张大牛那想找我却有些自卑和不好意思的腼腆,当然了我还记得,青山村的事情发生之后,我不顾一切的想要回村子里时,张大牛站在村口劝我的背影。

但是这一切终究只能变成回忆了,并且犹如一块烧红的烙铁一样在我的心里留下一个个无法抹去的印记……

慕容云三他们见我这样一个个陷入了沉默之中,随后便默契的走了,我抱着张大牛一个人发了许久的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肩膀上还能扛下多少人的希望,我也不知道,自己最后会不会辜负他们。

第二天一早,慕容云三他们便纷纷赶了过来,随后他们默默的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用一块床单把地上的张大牛给团团包裹住了,随后偷偷带出去,订棺材,找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下葬,这一切加在一起用了将近一白天的时间,而我则全程默默的跟在他们身边,当属于张大牛的坟包被垒起来后,秦行天默默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便跟着慕容云三他们回到了旅店里。

我一个人枯坐在坟头,因为想的太多了,所以此刻心中反而一片空明,其实我知道张大牛早已经是个死人了,我也知道,他如今也算得到了解脱,但我就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