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面目全非/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坐在将近六点,我看了眼天边即将昏暗下去的夜色后,才站起身冲张大牛的坟头看了一眼,并轻声道:“大牛,谢谢你,只不过村子我还是要回的,因为我一定要弄清杀害你们的真凶。”

说罢,我才拖着几近没有一丝力量的身躯回到了旅馆,刚到旅馆我连饭都不想吃,刚趴到床上还没一会呢就沉沉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可能是太累了,这一觉我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才爬起身来,出去匆忙吃了个饭后,我就拉着慕容云三他们要赶去青山村。

“初三,真的不再多打探打探?”秦行天的面上有些犹豫,似是心中有什么顾虑,半饷。他看了眼旁边的慕容云三后才干笑道:“上次你朋友也说了,说你们村民都疯了,让你不要回去不然它们会杀了你的,从它阴尸的身份看来这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甚至它的重伤都有可能是那些所谓的村民干的,如果我的假设成立的话,那些村民死后变成的冤魂再遇到你时,很有可能就不会再念及什么旧日的关系了,这样一来我们就不提了,就连你本人也会有极大的风险,你确实还要迎难而上吗?”

提起大牛我的心情还是非常沉重,不过也如秦行天所说的一样。那大牛之前在村子里呆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就身受重伤了呢?要么有高人想要解决青山村的事务,所以进村子里打伤了大牛,要么就如秦行天所说,张大牛身上的伤是村民们造成的,很有可能张大牛在感知到身边同伴的变化后先是苦苦相劝,最后那些已经丧失理智和人性的村民冤魂们将大牛打伤,最后大牛独自逃了出来,并四下寻找着我的踪迹,再结合之前总参所说,已经没人敢再去管青山村的事情所说,那第一种的可能性就极大了。

坦白的说我此刻内心已经有些动摇了,倒不是我怕死,而是不想连累秦行天四人,他们之前答应的再好也不过是看在老乞丐的面子上才愿意来的,先不提有几个人敢冒着生命危险陪我进村的,但他们即便是敢。如果途中谁出意外了,恐怕这人情债我就要背一辈子,就犹如大牛和刘戎一样。

想了想,我决定取一个折中的办法。于是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秦叔,我们先到村子外面看一眼但是不进去,如果四位感觉里面实在险恶的话,那我们就收手,你们看这样如何?”

秦行天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说道:“行,听你的。”

见众人没有异议我心里松了口气,随后我便开着车带着众人向村子开了过去,因为青山村周围的几个村子已经尽数迁移,再加上土地无人耕种所以以往此时应白雪皑皑的土地上成了灌木丛和杂草的乐园。看了眼窗外的景色,原本以为对家乡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的我竟看不到昔日家乡面貌的一二,一眼放去除了陌生就是苍凉。

这里,还是我的家乡吗?

看着那些被白雪披上一层外衣的灌木丛我心里有些迷茫,随后我苦笑一声,从青山村一夜之间鸡犬不留之后,这里就再也不是我的家了。

汽车在乡间小路上艰难爬行,原本尚算平整的小路因为长时间没路人行走和修理早已被荒草覆盖,就在我们即将绕过路口抵达青山村的时候,从汽车的左面忽然跑出两个不明人士并拦住了我们的车。

“你好,前面不通路,你调头往左有条水泥路。比这条路好走的多。”把车窗摇开后,一个年轻人挫着手对我说道,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出这人不是本地人,因为本地人很少有他这种在冬天会被冻出这种作态来的,再加上在这种地方拦截车辆,所以我想都不想就知道了面前二人的身份。

“兄弟,你俩是总参的吧?”我笑了笑,随后从烟盒里掏出了两根烟要散给他们。

“什么总参?”那年轻人眼神微微一愣。随后便疑惑的问道。

看到年轻人眼神一瞬间的呆泄我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见二人不敢接烟我只能无奈的把烟放了回去,随后掏出手机给江夏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嘟嘟两声电话就被江夏接起了,我先是客套性的说了一句。随后便直入正题道:“江夏,我被你们的人给拦住了。”

江夏的语气一顿,随后他沉默了会,才继续说道:“初三,你还是回去了?”

“嗯,不过这次我不会跟上次那样鲁莽了。”我笑了笑,说道:“现在我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你就放心吧。”

江夏这个人和我一样,心中都有一个执念和追求,我的执念是青山村,他的执念是江思越,我的追求是九世铜莲,他的追求还暂且不明,可能是怜怜相惜,江夏沉默了会就说道:“懂了。你把电话给哪人吧。”

我笑了笑,随后把手机递给了那个一脸惊疑不定的年轻人,年轻人犹豫了下却不敢接,倒是他旁边的那个中年大叔显得老练的许多,他无奈的看了年轻人一眼,才接过电话和江夏聊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中年大叔挂掉电话并把手机还给了我,随后他向我敬了个礼。说道:“首长好!”

说罢他踢了踢那个年轻人的屁股,骂道:“妈蛋,做事一点都不机灵,还愣着干嘛赶紧放行!”

说罢中年大叔冲我歉意一笑,说道:“不好意思,这是组里新人,请问首长是要去青山村?”

“嗯,我们先到村外看看情况再说。”我点了点头。接着重新递给那个中年大叔一根烟,说道:“大叔贵姓?”

“免贵姓刘。”中年男子接过烟后笑了笑,说道:“首长等下要到村子外面看看可以,但进去的话我就劝几位作罢。”

“别叫我首长了,我连党员都不是,这头衔太大,压的慌,刘叔您就叫我小张吧。”我冲刘姓男子笑了笑。才继续道:“至于这青山村……虽然我来之前听说这里很邪门,但情况真有那么严重吗?刘叔你天天守在这,应该有什么发现吧?”

“情况绝对比你想象的严重。”刘大叔苦笑一声,说道:“之前来了个西藏喇嘛,说是某地极为有名的大师,总之就是吹的神乎其神的,可是进去后别说个人影了,连句话都没传来。就跟悄无声息死里面了一样,除了这个这地还来了许多人,据说都挺厉害的,连我们内部都调派了许多高手。但和那个喇嘛一样,进去之后都是泥牛入海,翻不起一点浪花呀!”说罢刘大叔深深的抽了口烟,神色中露出了些许疲惫,继续道:“不过所幸的是,这村子里面虽然跟无底洞一样,但只要你不进村子还是没什么事的,不过这是前段时间的事了,这一两个星期这村子夜夜有人含冤,声音时大时小,大的时候跟几十个人鬼哭狼嚎似的,小的时候就犹如一个女子在抽泣一样,不过这也没把我们少折腾呀,当真是睡觉都得睁一只眼睛。”

这通话说完,刘大叔手里的那根烟也抽的差不多了,他把烟头扔进雪地里后,就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继续说道:“对了,除了村子不能进之外,那边还有个小山丘,那地方也算是个禁地,虽然没青山村那鬼地方邪乎,但上面也没了不少人。”

“什么?”本来还在心里默默盘算的我猛地一激灵,随后看着刘大叔惊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