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就是这里/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什么?”我愣了一下,脑子里一时间没拐过来弯。

慕容云三无奈的指了指脚下的地面,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们村子的村址建在了一个墓葬的上面,刚刚那位应该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要知道我家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青山村里,可从没听说过下面有古墓的消息,再说了。即便下面有个墓,可为什么我们青山村延续几百年都没发生过意外,偏偏在去年的某一天就险些灭根了呢?

“应该不会错的。”慕容云三异常肯定的说道:“刚刚那位虽然实力强劲,但身上有一股味,那种味只有常年待在类似于封闭墓室这种环境内才能熏陶出来,你是土夫子。对于这方面的东西你应该比我还懂,应当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你不是不能闻到空气中的气味吗?”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虽然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依旧对慕容云三充满了疑惑。

“是,我们确实没有味觉和嗅觉。可是也能感应到同类的气息和血腥味这种尤为敏感的东西。”慕容云三无奈的耸了耸肩,叹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弄明白你们村子下面为何有一块墓,究竟是百年前的无意为之还是另有隐情,这里面的文章一定要查清楚。”

“另有文章?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无法理解慕容云三话里的意思,因为这如果不是巧合的话总不可能是有人在千百年前就提前布好的局吧?

“你看看这四周。”慕容云三指了指周围,说道:“你们村子周边风水可谓平常至极,既没傍水也没环山,连个稍大点的护砂都没,有什么资本让别人把墓迁在这里?而且根据我的推断来看,你们村子下面的这块墓很有可能是块大墓,你难道一点都不疑惑吗?”

“我可以替前辈的话作证。”秦行天看了我一眼。说道:“初三,你村子周边的风水确实普通至极,如果慕容前辈所说属实的话。那按理说是不可能吸引到像皇亲国戚这种人物来此修建自己身后的陵寝的。”

慕容云三和秦行天的话语犹如一道闪电一样劈在了我的心头,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很多,虽然对村子的往事我了解的不是太多,可是小时候也听村里的老人说,几百年前青山村的先辈们就从远方迁到此地安居落户,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村子繁衍生息已经有了几百口人,而且大部分都沾亲带故不是婶子就是姑,所以当初青山村的前人们究竟把村子迁移到这里是有什么目的的呢?如果是巧合那这几率也太小了吧!这地方又不是洛阳,还不至于到踩个坑底下就有个大墓这么玄乎。要知道我们老家风水普遍不咋滴,这么多年顶天也就发现了个将军墓,所以这个墓主人的身份如果真的很高的话,那把陵寝修建在这里显然是不正常的。

这时,我猛然想起了爷爷墓葬的格局,鬼翻棺还好,可是墓压墓这个格局可是爷爷自己造就出来的呀!难道说……爷爷底下的那个墓和我们村子底下的是同一个墓?而爷爷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一点呢?

想到这我回头看了眼远处的小山丘,随后连忙摇了摇头,虽然小山丘离这里不算太远。可如果这两个墓真的是同一个的话,那也太惊人了,因为这根本就超出了普通王公贵族墓的格局。甚至大部分的皇帝都修建不了这种规格的陵寝,虽然下意识的否决了这个猜想,但怀疑和猜测还是犹如野草一样在我心中疯狂蔓延。

随后我按耐不住,便带着众人向小山丘的方向赶了过去,一路上众人的气氛有些沉默,半饷。身后的秦行天忽然说道:“初三,你们村子附近怎么没有坟呀?”

“因为民国时期我们村里有个土财主给村子捐了一块地,因为我们村每家每户都沾亲带故。所以那块地就被当做祖地来用了,村子但凡有上了年纪的老人死后一般都埋进那里去,这样每年清明也好祭拜点。不然都是亲戚,清明祭拜了这个不去拜那个也挺不合适的,但一个村子周边跑一趟也挺累的。所以有了自己的墓地不仅省时还规范了许多,不像隔壁村有时候因为自家的坟占了别人家的地导致两家老死不相往来的多的是。”我下意识的说道,其实正是因为一个村大多都是自己人的缘故,所以我们村比别的村更显得有凝聚力一点,因为我们村不仅有族长,还有自己的祖地,连村子里的村长大多都是由族长担任的。

“你那祖地,想必离这里有点距离吧。”身后的秦行天冷不丁的问道。

“还行吧,虽然有点远但每逢清明一村人集合一起去祭拜的场面也挺壮观的。”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后自己就愣在了原地,因为我明白秦行天是什么意思了。

我们村子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有几百口人,经过上百年的时间流逝除了祖地里外,村子周围竟然没有一块墓葬,除了我爷爷……

爷爷刚死的时候。我以为是村民们怕爷爷才不肯让他迁进祖坟里去,再加上我爸一直说这是爷爷临死前的遗愿我才满不开心的答应了,因为村子里但凡死了人都得迁进祖坟里,我们家论起族谱来还是嫡系那一支,可是为什么进不了祖坟呢?怎么想都怎么感觉爷爷受到了侮辱,可是如今想来。这里面大有猫腻……

要知道,风水这个东西和蜻蜓点水是一样的,同一个地方一点之后不能再点,用一次也就废掉了,鬼翻棺和墓压墓同样是只能用一次的,难道说……这个格局村子一直在为我爷爷留着?!

这恐怕已经不是我爷爷一个人的主意了。这事最起码族长也要知道,甚至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用百年时间去布的一个局!

难道说,爷爷知道,族长知道,我爸妈恐怕也知道,只有我,犹如一个傻子般的被闷在鼓里。

一时间我心里升起了一股怒火,并转头向小山丘冲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关于我父母和爷爷的事情每次都是看似简单,但每次都在我以为即将知晓真相的时候用一次意外狠狠的抽我的耳光,就犹如一个套娃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你究竟要揭开多少个秘密才能窥到事件本身的真相,难道我一直到死也要被闷在鼓里吗?一时间,愤怒和惶恐犹如两头巨兽一样在撕扯着我的内心。

不远处的小山丘和往年一样,别处都是皑皑白雪,只有小山丘上光突突的,那红色的泥土和周围一望无际的白色形成了鲜明对比,就犹如纯净白宣上的墨点一样的刺眼。

然而当我刚跑到小山丘的面前时,内心忽然升起了一股危险的感觉,就犹如被毒蛇盯住的小鸟一样,内心一阵悸动连身体都不自觉的僵硬了下来。

“这小山丘……有点邪门呀。”正当我被这股气场威慑的满头大汗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了秦行天的声音。

我艰难的回头一看,只见除了慕容云三外四大隐士都是满脸的凝重,半饷,凤红扭头看了眼身旁的慕容云三,问道:“慕容前辈,您有什么发现吗?”

慕容云三没有说话,他眯着眼仔细的盯着小山丘看了半饷,才点头道:“没错了,就是这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