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时机未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慕容云三蹲在地上用手捻了一点鲜红色的泥土,把泥土放到嘴里仔细品了品后他才站起身,说道:“你爷爷下面的墓和你们村子下面的是同一个墓,看来这苦主当真不简单呀。”

秦行天愣了一下,随后用脚踩了踩小山丘上那些猩红如血的泥土后才咂舌道:“这土里好大的怨气呀。”

凤红点了点头,随后她从身上抽出一张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寻邪符,口中念念自语一会后,空中便无端刮来一阵大风。把寻邪符摇摇晃晃的吹上了天空,接着那张寻邪符在空中飘了一会后,才在山丘尽头不见了踪影。

凤红见状面色一松,说道:“虽然寻邪符找不到目标,可是这里比之前那个村子要好的很多。”

“嗯,我也再来算一卦吧。”秦行天说着便掏出了三枚康熙铜钱,用了一次九占后虽然都是反面居多,可也没有之前那么唬人了,秦行天算完最后一卦后站起身来,冲着慕容云三说道:“虽然凶险,但是我们机会依旧不小,慕容前辈我们到底要不要上去?”

慕容云三瞄了我一眼。才无奈道:“上去吧,总不能白来一趟吧,真出意外我会尽力护你们周全的。”

见慕容云三发话众人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法器,秦行天是一把黑色铜钱,而凤红手里则捏着几张符咒,我把禾刀攥在手中,等一切准备好之后,我们才面色凝重的向小山丘上缓缓而去。

进入到小山丘之上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原本耳旁呼啸的风声也立马停息了下来,就仿佛和外面是两个不同的时空一样,而且空气中还飘散着一股腐臭味,这股腐臭味异常浓烈有些像是刚开棺时的那股闷臭气,闻的多了不仅头脑昏沉连四肢都隐隐有些无力。

“这些药丸是我做的,专门防瘴气尸毒的,你们口服一颗吧。”这时,就在我越发无力的时候,身后的李全忠忽然从腰间的布口袋里掏出了五粒黑漆漆的药丸,这药丸看起来肮脏不说个头还不小,可是凤红和秦行天却没有丝毫迟疑的接过随后直接吞了下去。

我犹豫了下,随后拿过一粒也硬着头皮吞了下去,结果因为个头大,卡在嗓子眼里我狂咽唾沫才艰难的吞了下去。

“傻小子,这东西嚼碎之后再咽下去。不然噎死你!”秦行天白了我一眼,随后自顾自的嚼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皱着眉头咂了咂嘴,随后发现这药丸还挺好吃的,有些甜不说还带着一股独特的药甘味。

“小心点。这周围有些不对劲。”慕容云三看了眼四周,随后转头冲我们说道。

“不对劲?凤红你寻邪符呢?再用一张试试。”秦行天一听立马向身旁的凤红说道。

凤红点了点头没有拒绝,等她把腰间的寻邪符拿出来的时候,这次符咒并没有被风吹走,而是在空中不停摇晃,一会东一会西根本无法判定它要前往那个方向。

“小心,这四周估计都有东西在盯着我们。”凤红面色一变,随后冲我们说道。

凤红的话立马让我们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随后众人在原地僵持了片刻后,慕容云三忽然冷不丁的说道:“有些奇怪,那些东西好似没有上来的打算,只是在远远的盯着我们。”

“盯着我们?”李全忠眉头一皱。想了半天后才说道:“难道它们背后还有一个操控者?”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八九不离十了,你们先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说罢他没等我们同意,就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远处,过了会慕容云三一脸复杂的回来了,接着他指了指我,说道:“我们在这等着。让初三一个人上去吧。”

“让他一个人上去?这不太好吧。”秦行天苦笑一声,说道:“万一那些东西对初三不怀好意,那他孤身上去岂不是会有危险?”

“没事秦叔,就让我一个人上去看看吧。”我摇了摇头,因为我已经知道慕容云三话里的意思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我爷爷的意思,毕竟这小山丘正是他的埋骨之地,如果说那些东西背后真的有一个操控者的话,理应是我爷爷。

见我坚持秦行天没了办法,半饷凤红给了我几张符咒,让我遇到危险时贴在身上自保,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和老乞丐当初给我的金刚符差不多,而秦行天也给了我几枚铜钱,拿着这些东西我向二人道了声谢,随后才一个人慢慢的向山上走去。

脱离队伍后。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寒冷,而且前后左右都有被窥视的感觉,我忍着这些一直走到山顶,才看到那个孤零零的枯坟。

过了这么久。爷爷的坟包已经变的和我脚下的土地一个颜色了,那暗红如血的色泽着实让人看着不舒服,只是想到在江家和罗布泊时爷爷的霸气出手,那一股深深的护犊之情就让我眼眶有些温热。

可能是这一年着实成长了许多,这次我没有再和上次那样歇斯底里,而是较为冷静的走到了爷爷的坟前,然而我刚刚跪下,就发现爷爷坟前的土地上居然写了一行字。

时机未到。

我愣了下,随后看着这四个字心里陷入了沉思,时机未到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想了片刻我感觉这应该是爷爷的劝诫,让我不要太早的前往青山村,但也就是这四个字,解开了我心中疑惑已久的一个问题。

爷爷果然对青山村的事情早有预料,包括族长,我爸妈,恐怕都知道这件事的始末。也许更早之前,青山村历代的族长包括当初把青山村迁到此处的先人们,都已经预见了这一天的来临,只是……究竟是什么才驱使他们布局上百年,连历代后人都能紧遵这个任务的呢?

又或者说,他们布局这么久针对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呢?是我那个造孽太多的先祖,还是他留下的因果循环?一时间我脑海里被各种猜测给填满了。

想了半天,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随后我调整了下情绪,才慎重的对着面前的孤坟说道:“爷爷我知道了,这次我不会再鲁莽任性了,我知道我肩上背负了多少,所以不会再轻易把自己置身险地,辜负你们的期望了。”

说出这番话后我心里轻松了不少,接着我坐在地上,依靠在爷爷的坟前。虽然泥土冰冷,可我的心里一时间却无比的宁静,就好似,在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像别的小伙子一样,能坐在椅子上,听着自己的爷爷讲着那些人生的大道理或者自己的往事,末了还把自己撵出去添茶。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也就是在这一刻,周围腥臭的气味仿佛一下子淡了下来,而头顶的阳光也透过某层阻碍洒了下来,把我周围的寒冷给驱散一空。一时间我重新听到了风声,风声中还掺杂着一些低语,就仿佛有人在我耳旁轻声的诉说着什么一样。

我微眯着眼,听着这阵低语只感觉精神越来越放松,也越来越惬意,最后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看到了一个场景,在一个夕阳如血的下午,一处战场上有两方士兵在相互厮杀,正当二者鏖战不分上下的时候,从一方军队的右侧却忽然冲出了一队骑兵,这队骑兵犹如风一样的切入军队里,犹如烧红的刀切黄油一样,随着骑兵的加入,原本两者僵持不下的局面立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