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椅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溃败,围剿,屠杀。

不太了解战争的我只能联想到这三个词汇,当远方的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的时候,战场上的战斗也落下了帷幕,只见狼烟滚滚,遍地都是残破的旗帜和兵刃,当然了,最多的还是一具具尸体。

即便在梦境里,我仿佛也能闻到空气中的血猩味,然而当战争结束的时候,场中的尸体却无人处理,所以没过几天,便有无数乌鸦犹如一团团乌云一样在此距离,不时还有野狗和豺狼来到这里吃人肠肚,一时间我看着这副犹如地狱般的景象竟然不由有些疑惑,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那梦由心生。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为何会梦到呢?

然而我刚想到这里便醒了过来,但当我睁开眼睛时,竟发现自己身处于镇上小宾馆的客房里。

摇了摇头清醒过之后,我起身出门并找到了慕容云三等人,从他们的口中。我得知是慕容云三把我带回来的。

说到这,一旁的秦行天忍不住插了一句,道:“我感觉初三的爷爷了不得呀,死后短短一年内居然就成长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呀。”

“这事老身也是闻所未闻。”凤红点头应和道。

“以他人为炉鼎,道行自然一日千里。只是这日后可就不好说了。”听到凤红二人的惊叹,似有所知的慕容云三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来。

“炉鼎?”秦行天愣了一下,随后张嘴有些不可思议道:“好,好大的魄力。”

听到这我感觉有些不对味了,总感觉慕容云三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于是连忙问慕容云三到底在说什么。

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跟你说了你也解决不了,何必在自寻烦恼呢,不过这趟总算没白来,初三你下次再来的时候,把金大发和墨兰也叫上吧,毕竟要想解决这件事情。还得到墓里走一趟。”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不禁有些忧虑,所以我犹豫了下,问道:“没问题是没问题,毕竟倒斗我们算是行家,可是墓里面的东西怎么处理?慕容前辈你好似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呀。”

慕容云三想了想,才转头看向了秦行天和凤红,说道:“那里面的大家伙我可以处理,但难免也会有些虾兵蟹将,你们四人一年后可否再来一遭?”

“前辈说的那里话。”李全忠笑了笑,说道:“我们其实已经想好了,行天因为有公务在身所以无法在此长留,但我们三人是闲云野鹤,所以我们决定就留在这里守护青山村附近的百姓,到时候万一青山村发生了什么异变,我们还能及时告诉你们,等青山村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走也无妨。”

听到这我不禁有些肃然起敬,起身给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后,我说道:“各位前辈心系众生初三敬佩不已。”

“谈不上什么深明大义。”李全忠把我扶起来后,笑道:“我们修道之人只看重一个因果,今日之因结他日之果,所以我们三人在今天种下一个因,眼里却盯着明日结出的果子。不过这果子到底是甜是苦可就全靠初三你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毕竟不管怎么样,这三位前辈都算帮了我一个大忙。

随后我们在这里又闲聊了一会,慕容云三才起身看着众人说道:“也罢,我和初三现在就走了,他回去之后还有件大事需要处理。你们都有我俩的手机号,如果这地方出现了什么问题,及时打给我们二人就可以了。”

我这时下意识的看了眼日期,发现出来也确实有好几天了,回去之后要不了多久就要去参加潜水培训,所以我也就没说什么。

但是走之前,我给三位隐士留了十几万块钱,毕竟他们大多了然一身,如果身上没些钱的话也很难在这里生活下去,三位隐士笑了笑后也并没有推辞,见他们把钱收了我才安心,随后便带着慕容云三和秦行天开车离开了小镇。

在车上,坐在后排的秦行天看似心情很不错,一边用手机和秘书聊天,嘴里面还一边哼着小曲,慕容云三看着满脸都带着猥琐笑容的秦行天不由眉头一跳,说道:“小子,别急着高兴。回去后好好养膘,过段时间我还得找你的。”

一听这话秦行天苦笑一声,说道:“得,您老既然发话了那即便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绝无二话呀。”

“哼,油腔滑调那里像是修道之人。”慕容云三白了秦行天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诶,没办法,官场如战场,这嘴巴就是机枪大炮。”秦行天耸了耸肩,说道:“前辈,您是怎么和初三认识的呀,不会是他盗了您老人家的墓吧?”

“他倒是没把我的墓给盗了。只是自己盗了自己的墓而已。”慕容云三扭头看了我一眼,言语中满是调笑。

正在开车的我听到这话心里不禁有些怪怪的,如果唐代张初三真是我的前世的话,那自己盗了自己的墓这句话也没什么毛病。

“我靠!”正在玩手机的秦行天听到这话不禁吓了一跳,连手里的手机都险些飞出去,半饷他死死的盯着我看,说道:“初三,你不会是那种死而复生的超级大佬吧?”

“我要是超级大佬今天就不会灰溜溜的回来了。”我苦笑一声,说道:“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轮回一说,确实不可参悟。”秦行天一脸深沉的对我说道:“哪怕今天的事情,看似意外但冥冥中也有它的因果存在,而这种因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正是你先辈亲自种下的。”

我想了想,决定回去托江夏查点东西,比如我们村子历代族长和重要人物的资料,虽然青山村一个村子不过几百口人,即便有资料也大多一笔带过,但其中肯定也藏着一些蛛丝马迹。

想到这,我调整好情绪冲着秦行天问道:“秦叔,这方面你最拿手,你感觉我先辈为什么要这样做?甚至为了一个还不明朗的目的就把全村人都推进了火坑里。”

“不能说是推进火坑里。”秦行天想了想,才说道:“总之,我擅长的也只是推断运势吉凶。你们村子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难免有些失望。

我们从上午出发,一直到深夜才赶回洛阳,在火车站秦行天下了车,我和慕容云三把他送到候车室时他想了想,忽然对我说道:“初三。我走了,有前辈在你身边我不担心你的安全,所以你只需要努力完成自己需要完成的事情就可以了,今天你问我你们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无法给你答案,因为你是青山村唯一的幸存者。也是这一脉唯一的后裔,如果这件事只有一个人能弄明白的话,那这个人就是你,懂吗?”

我愣了下,随后内心竟有些坦然,于是我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秦叔,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呢回去后好好干,多注意下自身的私生活作风,以后说不定能当大官呢。”

“嘿嘿,大官就算了,我也不过是在修行而已。”秦行天嘿嘿一笑,随后便毫无留恋的转身走了。

我目送他离开后,才跟着慕容云三回到了车里,其实仔细一想确实是我太偏激了,明明时机不到,却迫切的想要寻求真相。可有时候即便知道真相了又如何,自己也没能力去改变,所以还不如一路前行下去,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自己拥有了一些力量后再去追寻答案,这样就不会显得盲目了。

想到这我心情顿时好了许多。随后我暂时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和慕容云三回到姚记当铺后,已经提前和龙一打好招呼的我毫无阻碍的就走进了门里,进去后只见龙一正端详的坐在红木椅子上,面前还放着三杯尚且冒着温气的茶水。

见我们回来了,龙一指了指面前的空座笑道:“可以呀。回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坐吧,茶刚泡好没多久。”

“多谢老爷子恩赏!”我嘻嘻一笑,接着就坐在了龙一的旁边,拿起桌上的茶水呡了一口后,我看着身旁的龙一问道:“老爷子,我走后的这段时间里洛阳没再发生什么吧?”

“没,还算风平浪静。”龙一哈哈一笑,说道:“你小子今天有些奇怪呀,平时从老家回来后都得难过个好几天,还得我开导开导,这次回来后怎么这么开心呀?是不是青山村的事情解决了?”

“没呢,不过也算弄明白了一些事情。”我心头一暖,冲着龙一笑道:“而且这事一时半会解决不了,我总不能老把这件事憋在心里吧?”

“嗯,你真的长大了。”龙一颇为感慨的拍了拍红木椅子的扶手,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流逝,这红木椅子扶手上的漆早已被磨灭。露出了下面木料的质地,但龙一却从没想过要换一张椅子。

“这张椅子是你爷爷当年送给我的。”龙一看我的目光盯着椅子不由笑道:“那小子当年想讨好我,就虎愣虎愣的去亲自打了一张出来,当时我试了试,还真的很好用,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这张椅子。所以离不开了。”

我愣了下,随后心中略显复杂的点了点头,因为不止我爷爷会木工,我爸当年也是村里的木匠,村子里每家每户的椅子板凳桌子,大多都是出自我爸的手,只是年代变迁,到近些年机器制作的家具流行之后,没了生意的我爸也就很少再做了。

没有注意到我神色变化的龙一继续眉飞色舞的说道:“这椅子皮实呀,这么多年了到现在都还很耐用,平时给客人坐的椅子这么多年都换十几茬了,你爷爷做的椅子到现在晃起来都还是没有一丝响动。有时候,传统工艺也确实有可取之处,只是越发没落了而已。”

我点了点头,笑道:“是呀,那些无门无派的土夫子,虽然手上拿着枪看似威风,但遇到阴尸可就麻爪了。”

“不提他们。”龙一不屑的摆了摆手,才将话题说到了正事上:“你这两天做做准备,再过不久九指就应该送你们去参加潜水培训去了,这次去的地方不知深浅,所以你可一定要用心学,千万不能偷懒耍滑,知道了吗?”

“这么快?”我愣了一下,要知道现在的天气可还很冷呀,最起码国内找不到在这个季节适合进行潜水培训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