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照顾好她/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个横幅的我们先是一愣,随后立马迎了上去。

可能是看到我们是中国人,所以姚九指请的导游很快就看到我们并迎了上来,只见一个模样二十多岁,身穿一身休闲服的国人走到我们面前,操着一口略显变味的客家话说道:“请问你们是不是洛阳那边来的客人?”

我点了点头并向他伸出了右手,轻轻一握后说道:“你好,我是张初三。”

那个年轻人听到没找错人立马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笑道:“上帝保佑,总算找到你们了。”

随后他放开我。并和墨兰金大发几人依次握了手,才开始介绍自己。

原来这个年轻人叫苗赋,是最早移民到毛里求斯的客家人后裔,虽然在这里土生土长,但却并没有丢掉自己的母语,这么多年早已对毛里求斯这个不大的岛国了如指掌了。

介绍完自己之后,苗赋提出要带我们去吃个饭,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一方面肚子里确实有些饿了,一方面吃饭的时候也可以了解下毛里求斯的风土人情和今后的训练计划。

坐上一辆奥迪车后,苗赋一边开车一边滔滔不绝的为我们介绍毛里求斯这个国家,从言语中我能听出这个和我岁数相差不大的年轻人绝对是个六眼玲珑的熟路子。

“别看毛里求斯位于非洲,但这里无论是GDP还是人均收入简直能和欧美媲美,而且这里的黑人素质也很高,不少人都能说上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可以说毛里求斯是地球上最像天堂的一个国家,你们训练之余我可以带你们带那几座死火山上玩一玩,到时候你们会为那里的景色而感到震撼的。”

我没有太过专注苗赋犹如机关枪般滔滔不绝的嘴巴,而是将目光放向了窗外,经过一番打量后我发现苗赋所言非虚,仅仅我看到的这么多人里面,就有不少游客打扮的欧美人士,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毛里求斯旅游业一定十分发达。

说着说着,车子就开到了一家餐馆的门口,我下车冲着这小餐馆打量了一番,发现招牌上的文字用的居然不是英文而是用纯粹的中文印刷的。

打开门我冲里面扫了一圈,发现在里面吃饭的绝大部分都是国人,而苗赋把我们带到一张桌子的旁边后冲着厨房里大声吼了一句:“老潘!快点出来招呼客人呀!”

说完他冲我们笑了笑,道:“这里的厨子是四川人,刚来毛里求斯没两年,烧的一手好川菜。”

见状我和金大发都有些食指大开了,本来以为到了毛里求斯要吃上几个月的意大利面,没想到竟然能吃到正宗川菜,于是我们立马挑了个位置坐下来,纷纷做好了点菜的准备。

苗赋喊完没多久,一个身穿白色厨师服的中年大叔就拎着勺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随后他了苗赋一眼,说道:“叫叫叫,整天就你嗓门最大。”

接着他看向我们,咦了一声,道:“生面孔?几位都是刚从国内过来的吧。”

“嘿嘿,是呀,大叔怎么称呼?金大发嘿嘿一笑,接着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给苗赋和厨师大叔分别扔了一根,厨师大叔见到中华眼睛一亮。说道:“呦,正宗国货,好家伙,终于能好好尝尝烟味了。”

说罢他点火一直抽了半根,才冲我们笑道:“不好意思。这毛里求斯平常卖的都是欧美烟,抽起来贼没劲,而国货卖的少,贼贵不说还大多都是假货,所以有些失态了,至于我吗,姓潘名强,你们几位是来毛里求斯旅游的还是……”

“国内天气冷,我们是来练习潜水的。”我冲潘强笑了笑,说道。

“潜水?”潘强眉头一皱,随后看着苗赋问道:“苗子,那帮人走了没?”

“没呢。”苗赋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难看,随后强笑道:“不过他们捞他们的,我们游我们的,大湾这么大片海滩。他们总不能全占了去吧?”

“你还是小心点吧,那帮人什么事做不出来?放中世纪就是被英女王发了抢掠证的持证海盗。”潘强摇了摇头,接着看着我们说道:“行,今个先不说这些了,几位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烧。”

随意报了几个川菜名后,等潘强走后我迫不及待的看向苗赋,问道:“刚刚潘叔嘴里的那帮人是谁呀?”

“海捞公司,不过是毛里求斯的海捞公司。”潘强苦笑一声,说道:“这地在以前是西班牙和英国联通非洲的重要航道,所以海里面有非常多的沉船。光是己知在这片海里满载黄金的沉船就有几十艘,而毛里求斯面对这‘大海的馈赠’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呢,所以就成立了一个海捞公司,不过这个海捞公司是前总统以私人身份成立的海捞公司,现总统和前总统关系不错,这也为前总统成立的海捞公司加上了一层保护网,可以说,他们就是毛里求斯的海上皇帝,为了避人耳目,他们打捞沉船的时候一般是不会让外人靠近的。甚至敢公然枪杀围观者,那些白人还好一点,像我们亚洲过来的别说去看一眼了,连打听都不敢打听这件事。”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些许不安,没想到刚一来到毛里求斯,就从苗赋嘴里听到了海捞公司这个我们最想避开的存在,而且这个海捞公司还是半官方的,这就是烧红的刺,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那……有什么办法能避开他们的吗?”我犹豫了下,说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在毛里求斯多待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练也不迟。”

“没关系。”苗赋摆了摆手,说道:“毛里求斯身为一个岛国,四面八方都是海。我们打听好他们在那里,然后避开就可以了,没关系的。”

“行,那一切你来安排。”见苗赋这样说了我点了点头,毕竟论起毛里求斯还是苗赋更了解一些。

没过多久。潘强就在桌子上烧了满满一桌子菜,其中有好几样还是他送给我们的,见潘强如此好客金大发犹豫了下,随后从后备箱里掏出了两条中华,潘强眼神冒光的推辞了一番后就收下了烟。

吃完饭后我们来到了姚九指为我们准备的酒店里面,苗赋让我们好好休息一夜,第二天前往大湾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我因为左右无事所以和金大发他们交代两句后也自己回到了房间内。

因为时差,所以毛里求斯此时还是下午,躺在床上一时间我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觉,但没一会我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出于警惕我问了几声是谁,但门外的人并没有回答我的疑惑,见此情形我光着脚轻轻的走到了门前,并从猫眼里对着外面看了一眼,随后发现门外的人竟然是唐果。

虽然心里有些怪异,但我还是打开了房门,但是房门打开门外孤零零的只有一个唐果,我把她迎进来后有些疑惑,问道:“唐果,唐大哥在哪?”

唐果笑了笑,随后拿起胸前的画板写道:“他回去了。”

“回去了?”我愣了下,大脑一时间没转过弯来,随后我下意识性的问了句:“回哪了?”

“回洛阳了,因为洛阳有一笔大单子需要他亲自签名,所以他把我送到这里后就一个人回去了。”唐果拿起画板毫不在意的写道,仿佛全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他一个人回去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这了?”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因为我不知道一向宠溺唐果的唐宇怎么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举动。

然而我话刚一说完,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唐宇给我发的短信。

“照顾好唐果。她有什么闪失我一定饶不了你。”

看着这条短信我愣了半饷,再一抬头只见唐果低着头貌似有些不安和无助,一时间我心头一软,摸了摸她的头后笑道:“行,我知道了。那你就暂时跟在我身旁吧,玩几天后我再把你送回去,怎么样?”

唐果抬起了头,随后冲我用力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欣喜,接着她拉住我的手,写道:“初三哥哥,一起出去玩吧?”

我犹豫了下,随后就点头同意了,毕竟在房间里我也睡不着。干脆就陪唐果出去玩玩。

出去后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不会英语,一时间吃了文化的亏的我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对着商家的问话就跟听天书一样。

好在虽然我不会,但唐果却对英语异常的熟练,那画板上写的英语不仅条理清晰,连笔迹都带着一股难言的优雅,很显然唐果惊艳了许多人,所以一路采购下我们砍了不少价,当吃饱喝足还买了不少工艺品的我们回到酒店里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把唐果送回房间里后,我就满身疲惫的回去洗了个澡,但还没躺在床上多久呢,窗户的玻璃却忽然被人敲响了。

我一个激灵就立马坐了起来,要知道我可是在酒店的十楼呀,这玻璃外面怎么可能有人!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门口的门就澎的一声响随后被撞了开来,还穿着睡衣的慕容云三就眯着眼走了进来。

进来后他没有理我,而是径直走到了窗户的旁边,接着他轻轻的推开窗户,用手在外面摸了摸,接着拿着一张纸条就走到了我的身旁。

看了眼后,慕容云三轻描淡写的把纸条扔给了我,随后说道:“那人来了。”

“谁?”我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的是一连串的数字,让我有些不明所以。

“白万行,我记得他的气息。”慕容云三回头看了眼窗外满天繁星的天空,随后说道:“从洛阳追到毛里求斯,看来你爷爷的那位下属对你很是上心呀。”

“不可能吧。”我下意识的反驳道,因为洛阳距离毛里求斯可是横跨了半个地球呀,而白万行那个模样显然是不可能坐飞机的,那他究竟靠什么能从洛阳追我到毛里求斯的呢?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慕容云三白了我一眼,说道:“如果他实力强一点,扒个飞机一夜之间就能到毛里求斯了,现在我们的问题只有两个,一,他为什么要对你穷追不舍,二,他给你的这个纸条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愣了下,随后便将目光对准了手里的这张纸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