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抵达目的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决定好行程后,金大发和墨兰也就相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等他们走后我看了眼正在玩电脑的慕容云三,问道:“慕容前辈,你说这趟我们的把握有多大?”

正在玩扫雷的慕容云三很是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怂呢?长沙那么险恶的地方你小子不也没缺胳膊少腿的回来了嘛,现在不过是去那个塔马兰看一眼,瞧你害怕的,裤子都湿了吧!”

我苦笑着揉了揉鼻子,难道真的是我太过敏感了?平心而论。这次去塔马兰真的算不上太过凶险,毕竟我们只是去塔马兰看一眼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而已,那些海捞公司的人也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们只需要扮演几位游客,基本就能平安无恙的回来了,但是为什么我依旧会这么不安呢,难道是这一年里精神绷的太紧了?

想到这我连忙去卫生间洗了个澡,随后躺在床上听了会歌,心里面的悸动才缓缓退散,不知道什么原因,躺着躺着我就懒得不想动了,随后便缓缓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一早如果不是唐果来喊我吃早饭的话,我估计还会赖在床上不起来,睡眼惺忪的给小丫头开了门后,只见唐果不开心的对着我举起了如花般娇嫩的手掌,露出了拍门拍红了的手掌心。

“不好意思……这几天比较累。”我耸了耸肩心里有些无奈,把唐果迎进来后我就跑到卫生间里洗漱一番,随后带着唐果上餐厅里吃了顿早饭。

吃完饭后,我坐在大厅里的椅子上犹豫了下,随后看着旁边的唐果说道:“唐果。你想不想回家?”

唐果愣了下,随后摇了摇头,拿起画板写道:“不想,我来毛里求斯还没出去好好玩过呢。”

我拍了拍脑袋心里大骂自己愚蠢,这两天除了晚上带唐果出去逛了会街外就没有带她出去过了。想来她一个人待在酒店里也挺孤单的。

想到这,我犹豫了下,继续说道:“我今天可能要去塔马兰一趟,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过去?”

我话还没说完,唐果就温顺的点了点头,看到这我莫名又有些想要吐槽唐宇了,有这么好的女儿不藏着掖着好好保护起来也就罢了,居然还放心大胆的把唐果交到了我的手里,是太过相信我的人品了,还是说已经知道了我有贼心没贼胆的本性了……

想到这,我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正想着呢,身旁的唐果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指了指我的身旁。

我扭头一看,发现金大发和墨兰二人此刻也来到了酒店大厅,看到我们他俩走了过来,尤其是金大发,见到唐果更是眼前一亮,说道:“呦,这不是唐果吗?罗布泊一别真是越长越水灵了。”

唐果礼貌性的点了点头,随后用画板写了个大发哥哥好。

金大发见状一副老大宽慰的模样。说道:“不仅人漂亮了,连修养也越来越深了,将来谁能娶了唐果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虽然我没有回头,但依旧能感觉到身旁传来的一阵注视,我头皮一麻没敢回头。随后干笑几声站起身道:“行了,你俩既然来了那我就跟你们说一声,这次去塔马兰唐果也会跟着我们一起过去,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去找苗赋吧。”

“欢迎欢迎!唐果能和我们一起那就最好了,毕竟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罗布泊的革命友情依旧延续至今。”金大发挫了搓手,笑道。

而墨兰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态度也就是默认了,自从洛阳土夫子联谊晚会之后,虽然墨兰和唐果二人没有直接的交锋,但根据男人的直觉我还是感受到了二人之间那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随后我们四人一起上楼把慕容云三叫了出来,接着收拾好行囊后就找到了苗赋,面对一脸懵比的苗赋我直接了当的告诉他我们要去塔马兰。

“为什么呀!”苗赋摊了摊手,一脸不解的说道:“为什么一定要去塔马兰呀,毛里求斯适合练习潜水的地方多的是。为什么死盯着这一处呀,再说了你们是不知道,这两天那个海捞公司仿佛锁定了某一块区域一样,所以调集了所有的海捞船在那里来回游泊,为了避人耳目塔马兰的一些阳光沙滩都已经暂时性的歇业了,你们现在过去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我知道你说的很对,也确实是为了安全考虑,但是塔马兰我们一定要去。”我想了想,随后语气轻缓起来,继续道:“再说了。你唯一担心的也不过是安全问题,但是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可以保证自己和你都平安归来。”

说罢,我看了眼身旁的慕容云三,慕容云三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拿起手中的一根钢铁棒球棒轻轻一扭,棒球棒发出一阵咯吱声后就变成了一个钢铁麻花。

苗赋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了慕容云三一眼,半饷他依旧倔强的摇了摇头,道:“不行。你这位朋友是厉害,甚至厉害的超出了我的认知,但是他再厉害,能挡得住子弹火箭筒吗?”

说到这他顿了顿,接着压低音量道:“而且这里虽然是一个岛国。但也是非洲呀!非洲你懂吗?毛里求斯就是一个明里共和制,背地里却是大部落首领成总统的私人帝国,虽然他们为了旅游业不会光明正大的动刀动枪,可是等你们出海时,信不信有几艘军舰追在你们屁股后面撵?”

看到苗赋如此倔强我有些无奈也有些同情,毕竟这些身处异国他乡的同胞们确实在国外享受不了太高的地位,尤其是毛里求斯的苗人,近年来因为繁衍的族群越来越大,所以已经遭到本土毛里求斯人的排挤了。

“小伙子,要不你对着我的脑袋开一枪。试试我有没有事?”然而此时慕容云三眯了眯眼,随后犹如一条猎豹一样死死的盯着苗赋,那双眼中释放出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息,震慑的苗赋一动不动没过多久就流下了满头大汗,见状慕容云三忽然收回气息对他笑了笑。道:“不是老汉我吹牛b,当今世上能威胁到我的武器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样,其他的要么威力不够,要么速度太慢,所以你就放宽心吧。老老实实的带我们去塔马兰走一趟,保你平安无事的回来。”

苗赋咽了口口水,看着慕容云三神色有些惊疑不定仿佛不知道刚刚自己为何会那样失态一样。

见状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们保证你的安全不说,这次的薪水我也会加倍给你的,当然了,你要是还不愿意的话那我也就只能去找别人了,毕竟身在毛里求斯的苗族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总能找到几个符合我们要求的人。”

“这……”苗赋犹豫了下,随后才猛地点了点头,面色挣扎道:“行,我带你们去,不过事情稍有不对你们就得回来,这点你要答应我,不然你还是另请高就吧。”

“行,这点我向你保证。”我拍了拍胸脯,随后苗赋才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对了苗赋,你们这边有没有自动步枪卖?”正打算搬行李走人的时候。一旁的金大发忽然冲着苗赋问道:“如果有的话你可以帮我们搞几支来,这样一路上也好防身。”

“步枪?手枪都没地买!”苗赋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可是旅游圣地,政府不会允许贩卖武器的,要是落到了什么不法份子的手里。再死了几个人,那这就是外交事件了,如果死者的国家报轩再大肆宣传一波的话,那毛里求斯要损失多少游客呀,所以这一块是毛里求斯政府的高压线。不能触碰。”

“可是这个国家就在不法份子的手里呀。”金大发耸了耸肩,一脸的不开心。

“没办法,总有那么一小搓人是不受法律约束的,对待这个真相我们只能选择接受,或者被迫接受。”苗赋苦笑一声,颇有种看破红尘的无奈感。

扯了一会后,我们便租了一辆车随后开始往车里装行李,但是我刚准备帮把手的时候,身旁的唐果却扯了扯我的衣角,写道:“初三哥哥,这次去的地方是不是有危险呀?”

“是的。”我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所以你还要跟我们一起去吗?如果情况危急了我很有可能就顾不上你了。”

唐果笑了笑,笑容纯净且无瑕,随后她拿起常年挂在胸前的画板,写道:“没事的,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我愣了下,随后摸了摸唐果的头没有再说什么,坦白的说唐果是个好姑娘,虽然因为长时间的自闭所以显得有些与世无争和天真。可从性格上也能看出她将来定是一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有这样的女人在你身旁你永远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家,相反,在工作忙碌结束后当同事都去酒吧,ktv放松的时候你会无比渴望回家,因为有她在的家会是个温暖的港湾,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喜欢温柔型女人的缘故所在。

当然了,我和唐果只能算是有缘相遇,但却无份而终,何况我从一开始就把她当做是我的妹妹,所以心里除了有些愧疚外,也着实没有其他的想法。

不过一想到唐果未来要嫁给某个男人时,我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这股酸意大概和唐宇的心态是同出一辙的,想到这我笑了笑,摸着唐果的脑袋道:“行了,走吧,有我在会没事的。”

唐果点了点头,眯着眼看似很享受现在的时光。

之后我们把东西都搬到了车上,然后一路向塔马兰出发,因为我们不认识路,所以车子就由毛里求斯老司机苗赋驾驶,我们几个人要么在玩手机游戏,要么在想着到塔马兰后如何应付那里的局面,一直到中午时分,苗赋把车子一停,才下车冲我们说道:“到了,都下车吧。”

一听到地方了我浑身一个激灵就连忙爬了起来,接着我下车向外面看了两眼,发现所谓的塔马兰不过是一个有些像是度假村的小镇子罢了。

“这……就是塔马兰?”下车后金大发摘下墨镜,冲着面前的度假村有些不敢相信似的问着。

“不然你以为呢?像是北京那样的国际大都市?”苗赋无奈的看了金大发一眼,接着随口吐槽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