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得逞/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中,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应该早已看到我们灯光的慕容云三却不见了踪影,看着四周在夜幕下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海底,我心里涌出了一股恐惧。

此刻我终于明白了何为深海恐惧症了,在漆黑的海底,四周安静的没有一丝声息,但你知道四周有东西正在窥视你,这种恐惧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不过好在身旁有金大发和墨兰的陪伴,让我能够继续强撑下去。

渐渐的。氧气瓶里的氧气已经用掉了三分之一,而慕容云三却迟迟没有回来,看着氧气瓶里代表着残存氧气量的指针在缓缓下滑,我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放弃这一次的计划了。

可是就在我即将要做出决定的时候,远处的一艘沉船二楼某个窗口忽然窜出了一道黑影,犹如海蛇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并消失在了另一个窗口之内,我们见此情形不由浑身一僵,随后提高警惕静静的观察着周边的一切。

忽然间,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阵水波,我下意识的仰头一看,发现一个满头乌黑长发的不明物体正在向我们扑来,不过一道利刃划过海水向不明物体劈砍过去,那不明物体见偷袭不成犹如海蛇一般把身体扭成了九十度,躲过这一刀后向远处的一艘沉船游去。

不过也就在这一空当,我总算看清楚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了,那赫然是一个人,凭借着记忆我认出那就是慕容云三为了配合我们演戏,从沉船里斩杀的阴尸。不对,应当叫它水鬼!

认出水鬼身份的不止我一个,墨兰收刀后冲我们打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周围有阴尸,待在原地不要动。

我和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在原地和水鬼僵持。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嘴角已经有些苦涩了,因为氧气越用越少,等氧气不足的时候我们怎么办?撤退肯定会被水鬼追击,到时候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一时间,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可是最先丢了耐心的不是我们,只见一道黑影从某处珊瑚的背后闪了出来,接着犹如一条游鱼一样向我们迅速冲了过来,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样,从几艘沉船的内部陆续游出几道黑影,它们从不同方向冲我们袭来,其速度之快让我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不过逃避没有丝毫用处,看着向我这面袭来的两道黑影,我握了握手里的禾刀,随后冲着最先冲到我面前的黑影当头劈了下去,因为在水中,所以刀的下落速度肯定受到了些影响,那黑影很轻松的躲过这一刀后伸出了一只犹如鸡爪般枯瘦的手,并冲我的胸口抓了过来。

我头皮一麻,正要举刀格挡的时候从身后忽然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声,并把即将得逞的水鬼打的浑身乱颤,我瞅准机会持刀向它横砍过去,毫无阻碍的就把这只水鬼切成了两截。

来不及道谢,另一只水鬼就冲到了我的面前,这次身后的金大发就无瑕在帮我了,因为在水下动作受到的限制确实太大,所以我毫无疑问的就陷入了苦战之中。

随着打斗持续的时间越来越久,我也越发支撑不住了,因为水鬼在水中如鱼得水,而我们却犹如背上了一层枷锁一样。此消彼长之下自然不是它们的对手。

就在情况越来越危险的时候,从远处却窜来了一个人影,这人影速度之快简直是水鬼的两倍,然而就在我心里一凉下意识的就要喊墨兰他们逃跑的时候,那黑影却一拳把我面前的水鬼打成了两截,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黑影就向其他方向冲了过去,没过多久,我们为之焦头烂额的水鬼群就被那黑影给撕扯的四分五裂了。

终于,我发现了面前的黑影就是慕容云三,心里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但一股幽怨也随之而生,下意识的想问慕容云三去哪里了,但因为这里是海底所以也只得作罢。

就在这时慕容云三挥了挥手,示意让我们跟过去,我精神一瞬间亢奋起来,因为我们即将找到沉船,并且还能看看让海捞公司朝思暮想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跟在慕容云三屁股后面,走到地方的我却有些大吃一惊,因为这所谓的沉船早已被珊瑚虫和贝壳类生物吞噬,从外表完全辨认不出这曾经是一艘船,只不过在表面有一个小小洞口,而慕容云三钻进去后才向我们挥了挥手,我按耐下好奇心。跟着金大发等人钻进了这个洞口里面,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其实别有洞天。

根据位置来看,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是船员的休息室,不过里面的东西要么被时光所腐蚀殆尽,要么表面布满了贝壳根本无法辨认曾经那究竟是什么器械,稍微看了几眼后,我们就冲着船舱内部缓缓游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贝壳的原因,所以这艘沉船的内部还比较的坚硬,从内部轮廓也能看出昔日的一二分格局,看着四周一个个空旷无比的船员休息室,我心里开始有些焦躁不安了,毕竟时光的力量太过强大。毛里求斯特殊的地理环境也使得这艘沉船里很少有什么东西是完整的,既如此我们最后真的能找到那个东西吗?看着周围被贝壳类生物给吞噬殆尽的沉船我心里有些没底了。

走在这艘称之为贝壳之船更为恰当一点的沉船内部,我们缓缓走上了第二层的船舱之中,到了这里慕容云三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分头行动,我犹豫了下就点头答应了。毕竟这里应该被慕容云三给搜查完毕了才对,所以应当是安全的。

四个人分开后,我独自游进了一个房间里面,用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我发现这里面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有几个类似于瓦罐样的物品。不过这几个瓦罐都已经被贝壳给吞噬了,所以没什么有线索的地方。

没过多久,我就已经独自搜索完四个房间了,这时候我心里不免有些烦躁,因为这第二层的船舱也没多大,难道这趟就要一无所获了?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些许不寻常的东西,因为在灯光的照耀下,水流中的杂质居然在往上面的某一个方向缓缓涌去,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个房间的甲板上面居然破了一个大洞!这个船,是有第三层的!

我精神一震,随后没有通知金大发他们就独自钻进洞口随后游了上去,这个大洞的上面同样是一个房间,只是和下面一样,物品已经被各种微生物吞噬殆尽,我踹开这个房间的木门,随后向走廊走了过去,但一番搜索下来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物品,一时间我火热的心头被泼上了一瓢冷水,就犹如跌下悬崖时被人拉了一把,上去后才发现那人居然是嗜血的阴尸一样。

稍微缓了一会,我打起精神走进了最后一个房间之中,但是在这个房间里,我却发现了些许不同。

这个房间和其他房间不同,面积要大的许多,而且空荡荡的房间里在东边的角落居然放着一个箱子!我精神一震随后连忙游了过去,蹲在地上打量了片刻,这个箱子应该是由铁打造而成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箱子的表面也同样布满了贝壳。

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这箱子即便是用铁铸成的,也终究难挡岁月的侵蚀,轻轻的用手把它打开后,只见里面放着的依旧是个铁盒子,不过这个铁盒子要小的很多,大概有20厘米左右,因为有铁箱子的保护,所以它并没有被贝壳寄生,整体的保存程度还是较为完好的。

把这个铁盒子拿起来后我冲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后就向外面走了出去,但刚一出门,我仿佛看到了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一时间我立马抽出背后的禾刀,随后静静的冲四周看了看。

在原地等了半饷后。我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动静,但是我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持着禾刀缓缓向外走了过去,一直到我走下第二层船舱都没有受到什么袭击,一时间我有些疑惑,难道刚刚是我的错觉?

来不及多想,我就看到门外闪过了金大发的身影,我出去后拍了下他的肩膀,神经敏感的他抽出水下步枪差点对着我就是一枪托,看到我后他松了口气,随后打手势问我去哪了。

我拍了拍手里的铁盒子,随后指了指上面,金大发往上看了一眼接着点了点头,和墨兰慕容云三几个人汇合后,我们又一起去第三层搜查了一遍,但既没有找到那个黑影,也没看到有第四层的痕迹,所以我们检查一番后就游出了沉船。

出去后我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没想到策划一番还真让我虎口夺食了,如果沉船里唯一有能符合白万行的纸条和海捞公司那不顾损失的疯狂行为的,也只有这个铁盒子了,所以我确信要么根本就没有那个东西,要有的话就一定是我手里的这一个了。

虽然心里非常好奇这里面装着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因为它外表已被铸死。所以也只能等带回去后再行查看了,此时所有人的心情都和我一样,充满了死后逃跑的庆幸感,虽然这次的海底之行没以往那么危险,可也着实能让人为之庆幸一番了。

然而游出水面后,我却发现了一幕让我瞠目结舌的画面,只见四艘漆黑的大船静静的停靠在水面上,组成一个圈把我们包围在了中央,看到我们游出来后瞬间就有几道亮眼的光柱冲我们照了过来,看到这束强光的时候我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然而还没等我钻进水里呢,四周就传来了摩托艇的声音。而且还有步枪射击的声音,当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这次算是栽了,为了小命我并没有犯什么英雄主义毛病,而是乖乖举起双手投降。

然而我的识趣并没有换来应有的回报,当摩托艇的声音传到我身旁后。我脑袋一疼随后下意识的晕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但是等我清醒后,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木桩的上面,我向身旁看了眼,发现金大发和墨兰也和我处境一样,看到他俩没什么事我松了口气,随后才有空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你醒了?我的朋友。”

但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