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台湾/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苗赋愣了一下,接着他耸了耸肩,笑道:“可是这本来就是个有钱当狗都无所谓的时代,不是吗?”

我仔细的看了眼苗赋,当发现他神情不似做伪的时候我才疑惑的问道:“苗赋,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在提了,现在我只有一件事情非常疑惑,既然你是彼得的人。那我们当初要直接来塔马兰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呢?”

“哈哈哈,因为我高估你了。”苗赋大笑几声,解释道:“其实从姚九指说他要派几个人来毛里求斯的时候,彼得先生就已经注意到你们了,当时彼得先生的意思是把你们引到大湾港去,我们在那里已经布置了些人手,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直接让我带你去塔马兰。原本我还以为莫非老板的位置已经被你们发现了呢,可是后来通过观察我又否决了这个判断,因为你对毛里求斯各方面的势力根本就一无所知,也多亏你为了说服我。让你身旁的那位老爷子显露了些身手,那时我发现即便把你们带到大湾去,也不一定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我干脆真的把你们带到了塔马兰。之后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吧。”

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些,可真听到这个答复我心里还是有些发凉,没想到还真的因为我,才把大家带到了龙潭虎穴,而且也是我让慕容云三显露的实力,才让原本毫无防备之心的彼得做了些后手,这次行动失利的责任除了运气这一方面的原因之外,不得不说我的决策失误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责任。

看着略有些落寞的我,苗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好好考虑一下吧,鸟择良木而栖,你也不要怪我。”

说罢他就转身走了出去。

苗赋走后不久,金大发和墨兰就相继醒了过来,当看到自身所处的环境以及我的解释之后,二人皆沉默了一会,半饷,金大发苦笑一声,扭头对我道:“这事情确实太过巧合了,谁也没想到苗赋是对方的内奸,而且初三你要去塔马兰这个抉择是大家同意之后才决定的。唯一要说错的,恐怕也只能怪运气太差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讨论谁对谁错。”墨兰从醒来后就一直显得相当冷静,道:“慕容前辈逃出去后带着唐果不知所踪,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九爷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处境。要知道我们原定的计划是要和总参他们合作的,所以国家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彼得他能否笑到最后还不太好说呢。”

“对,到时候外交部一干涉,我就不信彼得还能这么硬气!”金大发精神一震,连忙应和道。

虽然墨兰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彼得没那么容易就会认输,经过这几天和彼得的接触,我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冷静,面面俱到的赌徒,现在他为了那个所谓的长生之秘已经下了重注。即便国家插手他会不会认输也是两说,如果他真的敢掀翻桌子梭哈,那我和墨兰几人的处境可就糟糕了。

接下来我们又商谈了一会,内容无非是先静观其变。最起码也要先稳住彼得,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们所处的地方仿佛和外界与世隔绝了一样,虽然那些保镖没怎么过问我们三个人的事情,吃的喝的也都是最好的,可是慕容云三,国家的救援都仿佛是我们自己yy的一样,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脾气最为暴躁的金大发也越发不耐起来。

就在我们三个人心里都越来越没底的时候,彼得却一个人来看我们了。

从精神上来看,彼得依旧是面带微笑充满着优雅,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一样,他走进来后径直坐在了椅子上,随后看着我们三个人笑道:“先生们,我们要出发了。”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皆看到了惊疑不定。难道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彼得就已经找到了石板上的具体地点和坐标了?

“你已经知道埋藏着长生之秘的地点在那里了?”我看着彼得疑惑的问道。

“大致知道了一点,虽然坐标没有找到,可也知道它具体在那个地方了。”彼得指了指这个房间的四周,道:“接下来我们就直接前往目标地点了,这么多天你们可能都非常好奇自己被囚禁在了哪里,其实你们一直都待在我的船上,这间房间经过特殊处理,所以你们感受不到船的颠簸,因为这里之前是我的卧室,为了照顾你们,我把它交给了你们。希望这些天你们过的都还愉快,不然就显得我太过无礼了。

“无礼?刚刚好像连你自己都说了,这是囚禁!”墨兰在旁边冷不丁的吐槽了一句。

此刻我略有些担心的看了墨兰一眼,要知道此刻人为毡板我为鱼肉。到时候彼得万一恼羞成怒的伤害了墨兰,那可就是一场噩梦了。

“哈哈,好吧,这位漂亮的小姐。请恕我中文不精。”彼得哈哈一笑,道:“可无论我是不是在囚禁你们,但最起码我们现在目的一致不是吗?你们帮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满意了就会让你们走。还会附送一笔钱给你们,这是一场两利的合作。”

见墨兰懒得跟他说话了,彼得便将目光转向了我的身上,道:“希望你们好好休息休息,毕竟过几个星期你们可能就要忙了。”

见彼得正要起身往外走,我犹豫了下,随后叫住了他,问道:“我能问一下。那个地点是在哪里吗?”

彼得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道:“中国,台湾。”

听到最后两个字我精神猛地一震。台湾?这不正是我们预订计划里,从毛里求斯回到洛阳后要去赶到的地方吗?!

“对了。”走到门口后,彼得想了想,回头继续道:“不得不说。我的计划被你们三个人打乱了,本来我以为,你们三个人不过是某个倒斗势力里的骨干罢了,可是我显然是想简单了。这两天你们中国的外交大使向我们的政府提出交涉,要求我把你们三个人给交出来,不然可能会进行一些必要性的干涉,看来你们三个人的身份很不简单,居然能让你们的政府态度如此强硬。”

说到这他看了我们一眼,当目光转向明显想要说些什么的金大发时他摇了摇头,笑道:“可惜你们遇到了我,而我,比你们的政府态度更强硬。”

说罢,他就转身走了。

“他,他是一个疯子吗?”彼得走后很久,金大发望着门外喃喃道:“难道他不知道把一个大国惹怒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还是他自信到毛里求斯的政府会给予他政治庇护?”

我摇了摇头,很显然,这彼得是一个疯子的同时也是一个赌徒,他赌自己能得到长生之秘,只要能得到,那肯定会有无数的国家向他抛出橄榄枝,他本人也会迈上一个新的巅峰,这样的人很可怕,而更可怕的是,他还是我们的敌人。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和他合作一次吧?”犹豫了会,金大发看着我和墨兰小心翼翼的说道:“现在的形式已经很明显了,他是一个疯子,所以我们除非能杀了他并从这艘船上逃出去,不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威胁他了。”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无论如何,我不同意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而且我有种感觉,即便我们真达成了彼得的心愿,他也不会放我们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