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龙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微微一愣我也很快就释然了,毕竟之前已经见过秦行天那个鸟样子的我,现在面对这种情况也已经能很快适应下来了。

走进这栋写字楼后,前台的迎宾小姐很礼貌的微微一弯腰,并冲着我们二人笑道:“二位先生,请问你们是办理业务还是和董事长有预约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身旁的胡陶就走了上去,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给前台小姐后。前台小姐就很爽快的放行了,看到这我不禁有些好奇,看起来这胡陶虽然外表没有什么惊人之处,但能如此快的得到这个侯耀文的预约想必在台湾也是有点根基的。

没来得及多想,胡陶就把我带到了一间印有董事长办公室的房间外面,胡陶敲了几下房门之后,里面就传来了一句异常儒雅有磁性的男声:“进来。”

胡陶打开房门,我没有犹豫也跟着他走了进去,进门后扑鼻而来就是一股淡淡的熏香,下意识屏住呼吸的我皱眉向四周看了两眼,才发现这是一间异常古色古香的办公厅。

进去后最显眼的,莫过于墙上挂着的一副字画,上书:上善若水四个大字,笔法轻柔流畅还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境,连我这个行外人都知道此画绝对价值不菲,除此之外房间中央还有一个半人高的九龙抱珠鼎,九条龙头皆冒着淡淡的白色熏香,看着这一房间用梨花木打造的家具,即便是我也不禁为这间办公室的奢华程度而感到咂舌。

“呦,小胡来啦。赶紧坐吧,别干站着呀。”

正当我有些心不在焉的时候,从面前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我精神一震随后定睛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卦还带着一副金丝眼睛的中年男子站在办公桌旁笑看着我们,虽然他模样看上去应该已经三四十了,但是从面相可以看得出他平时保养很好,如果不是这一身的穿着打扮的话,估计我还真不好判断他的年龄。

“许久没来看望候大师,还请大师勿怪呀。”胡陶笑了笑,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坐下。

等我俩坐好后,侯耀文慢步走到我们的身旁,坐下后就一边沏茶一边笑道:“说的那里话呀,我知道你们忙,所以见外话就别说了。”

说到这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诧异道:“小胡。这位小兄弟是……?”

“哦,忘了给您介绍了。”胡陶笑着挠了挠头,随后指着我说道:“这是洛阳四龙头里面的张掌印张初三,这次他来台湾要办点事。姚老爷子就把这差事交给我了。”

“呦,贵客贵客呀!”胡陶面上露出了些许震惊,随后笑道:“之前一直听说洛阳的东龙头年方二十出头就已经指掌东城掌印之位,这一年来还做过不少壮举,之前还一直想着能不能和这位张掌印见一面呢,没想到今天还真就心想事成了!”

“那里那里!候大师言重了。”听到这话我顿时尴尬的不行,随后摆手连忙道:“不过是九爷一直以来的帮衬还有我爷爷以前的一些老部下的抬爱我才能坐上这个位置,说来已经有些汗颜候大师就别折煞我了,您要是不见怪叫我一声初三就行,张掌印这个名头从您嘴里着实是听得我坐立不安呀。”

“哈哈哈哈!年轻人不骄不躁,难怪能有今日这番成就。”侯耀文笑着指了指我,道:“也罢。反正这也没外人,那我也就不讲那么多的规矩了,初三你既然来台湾了,那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说一声就行了。只要我能办到就绝不推辞。”

我心里松了口气,既然这侯耀文肯帮我忙,那无论如何这事也多了丝希望,于是我掏出石板临摹的纸张,摊在桌子上后对着侯耀文问道:“候叔,这是我意外得来的一张临摹图,出自两千多年前,这上面埋藏着一个坐标。而这个坐标就是我所需要的,之前为了解开这上面的谜底我找了不少的历史学家,可是耗费了一两个月的时间也没有丝毫进展,所以我来拜访您,不知道您能不能从这上面发现出什么线索来。”

侯耀文皱了皱眉头,随后他拿起那张临摹图看了半饷,才放下图纸冲我苦笑一声,道:“初三呀。你要是让候叔我算八字,看阴宅这我还在行,可是这上面的东西连历史学家都看不懂,你让候叔我怎么帮你呢?”

听到这话我心里已经凉了半截了,之前正是因为彼得请的那些古埃及历史学家对石板的研究没有丝毫进展,我才想碰碰运气找一些风水大师的,可是根据侯耀文的话语来看,我这趟显然是要跑空了。

看到我失落的表情侯耀文摸了摸下巴,随后看着那张临摹图又发了一会的呆,接着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咦了声后诧异道:“你说这出自两千多年前?可是这背面的中间分明是用线条勾画了一条中国龙呀,而据我所知。那时候中国的龙图腾还处于草图阶段,那些王朝大多都是用蛇,鹰,狼等等一些动物作为图腾的,可是这画上显然表示我们目前所认知的历史并不准确呀,也许两千多年前,龙图腾就已经出现在华夏大地了。”

“话是这样说的,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苦笑一声。心里已经盘算着等下把临摹图传给姚九指了。

侯耀文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看了那中国龙图形一会后,才抬起头对我说道:“初三,如果你不急着用的话,今天就把临摹图放我这吧,我现在心里有了些头绪,可是一时间抓不住,最迟明天,明天我给你一个答复,你看这样如何?”

我想了想,随后就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现在我也不差这一天时间了。

因为这临摹图的事情。所以一时间我们也没有叙旧的心情了,喝了几杯茶后我便起身和胡陶向侯耀文辞别,在不远处的酒店里休息了一天后,我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侯耀文的公司里。

刚走到前台。前台的迎宾妹子就歉意的看了我一眼,道:“大师昨天一夜没睡,好像在研究什么东西,他说没有他的指使任何人都不见,所以还请您晚一点再来吧。”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有了些许的感动,不管最后有没有什么线索,侯耀文肯在这件事上如此费心就值得我欠他一个人情了,可还没等我离去,我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个未知号码,归属地是台湾。略微诧异的接起来一听,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侯耀文略显疲惫的声音:“初三是吧,你来我这一趟吧,你给我的临摹图我好像已经有些头绪了。”

听到这我精神猛地一震。随后连忙把手机给了前台的迎宾妹子,因为有侯耀文的吩咐,所以这次我顺利的走到了侯耀文的办公室里,刚一打开房门依旧是那股熟悉的熏香味,而在淡淡的云雾之中,侯耀文双手撑着桌子一双眼睛依旧在不停的对着面前的临摹图打量,见我来了他抬起了头,一夜没睡的他眼眶有些微黑,不过看得出精神还是很亢奋的,他冲我摆了摆手,笑道:“初三,你过来。”

我走到侯耀文的身边,只见此时侯耀文指着临摹图背面的那一条中国龙笑道:“看到它,你的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会是什么?”

“龙呀!”我疑惑的看了侯耀文一眼,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哈哈哈,你只猜对了一半。”侯耀文摇了摇头,随后指着这个图像笑道:“这应该说是龙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