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秘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还想不承认?”徐知海看到我和胡陶二人不说话,便笑了笑自顾自的说道:“老头我这地方虽然不怎么偏僻,但一年四季除了自己人和珍珠商外也很少会有别的人过来,而且看你不是个本地人,即便是游客要买珍珠那些贩子们也不会告诉你我们的地址,那群家伙的嘴巴可严着呢,生怕外人从自己份额上再撕下一块来,再看你小子腰间这东西,那准是土夫子没跑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腰间,这才发现腰里的天官印露在了外面,见身份已经暴露我干脆也就不隐瞒了。揉了揉鼻子就苦笑一声,道:“得,您老人家慧眼如炬,晚辈就不在你老人家面前班门弄斧了。小子确实是土夫子,从洛阳那边赶到的台湾,这次实不相瞒确实想请徐老帮我一个忙。”

“嘿嘿,是吧。”徐知海颇为得意的看了我们二人一眼,道:“老头子我自打6岁就在船上讨生活,九岁那年便孤身一人在近海采珠,这南来北往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我还能看不出来?看你小子心眼还算实诚。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能帮上的我尽量帮你一把。”

我松了口气,发现徐知海这人还确实不错,随后我把兜里的石板临摹图拿了出来,摊在桌上后对着徐知海说道:“老爷子你看这里,这图背面刻画的一条龙其实指的是龙脉,而且还是一条隐龙,它的大致地点就在台湾的周边海域,可是我们研究了许久,一直没得到它的具体位置,我想您老在台湾这边待了几十年,在水下的日子也不计其数,要说最了解东海的想必就是您老人家了吧,所以这次来我就想问问,您知不知道东海哪里有一条隐龙或者说哪里比较邪门,不正常的?”

徐知海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随后他双手撑在桌子上,弯着腰眯着眼认真的看了一会,见此情形我有些激动,看徐知海的样子应该知道些什么。看来这步棋我还真的走对了!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徐知海看了一会后就摇了摇头,说道:“这我还真的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我是采珠人。不是你们土夫子,这龙脉不龙脉的我也不知道呀,而且我们大多在水域不是很深的地方采珠,如果你说的这个地点在深海,那恐怕问哪个采珠人都不好使,小伙子,你找错人了。”

听到这个答复的我心头一凉,正如徐知海所说,如果采珠人里面连徐知海都看不出这张临摹图里面藏着什么玄机的话,那恐怕我再去找任何一个采珠人也问不出个什么了。

难道忙活一圈,我最后只能灰溜溜的回去?可是现在彼得那边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如果再拖下去的话我和墨兰等人很可能就危险了。因为彼得很有可能会拿我们几个人当筹码,以和国家海警继续周旋,在他们的严密看护下我们根本就没什么希望可以逃出生天,这种命运不在自己手里的感觉让我非常不喜欢。

想了想我还是有些不甘心。把胡陶拉出房间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就好,随后我重新回到房间里。看着一脸疑惑的徐知海哀求道:“徐老,论东海没人比您更了解,我之所以要找到这张地图上的地点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如果您老知道的话还请说出来,此大恩初三没齿难忘。”

“我也很想帮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这地图上面的鬼地方在哪里呀。”徐知海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的说道:“现在我也已经土埋脖子了,那些采珠人和土夫子间的恩恩怨怨也早已不放在心上了,所以如果我知道的话肯定会告诉你的。”

徐知海说的这些话十分的诚恳,也打消了我心里最后一丝侥幸,我懵懵的站在徐知海的面前,心里面满是不甘心,可是事已至此不甘心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我叹了口气,低落的向门外走去,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一枚彼得手里的筹码了,大不了到时候见机行事,寻求一丝破绽以逃出生天。

到门口后,胡陶看我面色不是很好也没有说什么,递给我一根烟后二人就蹲在门口抽起了闷烟。一根烟抽完后,胡陶把烟头扔在地上又用脚碾了碾,随后才抬头看着我问道:“初三,现在怎么办?”

这一根烟的功夫我也冷静了不少,盘算盘算发现自己还有一些时间,于是我站起身来深吸口气,道:“继续找人,无论是风水大师还是采珠人。能见几个是几个吧,陶哥,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见外了。”胡陶笑着摇了摇头,道:“走吧,回去后我给你打听打听,趁这两天多帮你找点人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正要起身往镇外走去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声略显疑惑的声音。

“小伙子,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执着呢?我敢在这里打包票,整个台湾知道这个坐标的人或许有,但绝对不超过三个。”

听到这个声音我愣了下,随后转身虫子站在门口的徐知海苦笑一声,道:“老爷子,我这是非找不可呀,我要是不找,那我的几个朋友可就危险了。”

徐知海面色微微一愣,随后面色变得有些伤感,只不过他还是摇头叹道:“别找了,找到了也没用,那地方没几个人能找到,找到的也没几个人能活着出来。”

说罢,他就转身向屋内走了过去,听到这话的我在原地愣了许久,反应过来后我立马冲徐知海追了过去,随后看着坐在桌子前的徐知海哀求道:“徐老,您就别再瞒我了,小子寻这地点真是有大用处呀!”

徐知海呵呵一笑,随后他递给了我一碗水,淡然道:“我既然提了这事,也就没打算继续跟你瞒下去了。你小子比我当初幸运,最起码你那几个朋友还能救,我的朋友则是永远回不来咯!”

“行!您说,我听着!”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后盯着徐知海期待他的后文。

“其实你这张地图破解起来不难。”徐知海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桌上的临摹图冲我分析道:“不得不说你小子确实聪明呀,知道来找我们采珠人,要知道我们采珠人对东海周边了如指掌,而你的这张地图给我看了两眼。心里面就八九不离十了,你看,这图中的潜龙周边线条看上去杂乱无序,但它恰恰就是一副海岸线地图,你看这最左边的线条指的是大陆海岸线,而这中下位置的线条就是台湾岛了,至于台湾岛旁边的线条则是琉球群岛的海岸线,其实你只要拿着东海地图自己仔细比对比对,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出这里面的玄机了,而我是靠大海吃了一辈子饭的,你这个我看几眼心里就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设计这张地图的人还是留了些许心机,这条龙体型这么大,即便地点就在它的眼中,那海域也不小了,换作一般人可能还傻乎乎的让你去慢慢找,可我也说了,你小子运气好,碰到了我。”

说着,徐知海摸着线条龙的龙眼面上流露出了些许哀伤,沉默了一会后,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用略显沙哑的声音说道:“当初,就是在这个地方,我没了三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之前我不告诉你,就是不想你成为第二个我,不过看你小子有苦难言,像是朋友有难才被迫寻找这个地方,所以这个我本想埋在肚子一辈子的秘密今天就告诉你一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